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1940 

誰偷走了我們的眼健康?近視可不只是戴個眼鏡

日前,在今年「全國愛眼日」新聞發布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全國防盲技術指導組組長王寧利再次呼籲大家呵護眼睛,關注眼健康。

2020-06-16 07:1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除了喪失生命,沒有比喪失視力更(令人)恐懼的事了。」日前,在今年「全國愛眼日」新聞發布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全國防盲技術指導組組長王寧利再次呼籲大家呵護眼睛,關注眼健康。

1999年,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際防盲協會發起了「視覺2020」全球性倡議,提出至2020年,在全球範圍內消除可避免盲(白內障、沙眼、河盲、兒童盲、低視力與屈光不正),逆轉在1990-2020年期間可避免的視覺損傷可能翻倍的趨勢。

我國是西太平洋地區第一個啟動「視覺2020」行動的國家。2016年制定並實施了《「十三五」全國眼健康規劃》。今年是「視覺2020」行動目標年,是《「十三五」全國眼健康規劃》收官之年,也是健康扶貧決戰決勝之年。

「沒有眼健康就沒有大健康,促進大健康才能推動眼健康,而沒有大健康也就沒有健康中國。」王寧利說。

近視不只是戴個眼鏡那麼簡單

調查顯示,2018年全國兒童青少年總體近視率為53.6%。其中,小學生為36%,初中生為71.6%,高中生為81%。屈光不正中的近視,是世界範圍內發病率最高且年齡跨度最大的眼健康問題。其中,高度近視視網膜病變在致盲原因中占相當高的比例。

很多年輕人有一個誤區——近視不就是戴個眼鏡嗎?其實不然。近視一旦發生了就不可逆轉,特別是在低年齡階段發生近視的孩子,更容易變成高度近視,導致視力損傷,老年以後甚至會因此失明。

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執行主任許迅介紹,(高度近視)患者眼底的併發症多發生在四五十歲以後,那時的工作以及以後的老年生活可能會受到很大影響。「隨著近視度數的發展,人的眼軸逐漸變長,眼球就像一個氣球越吹越大,最薄弱的地方在眼底,會出現萎縮、組織變薄甚至破裂的情況。對高度近視患者,目前的治療手段有限,一些人會因此失明」。

許迅表示,青少年的近視防控任務非常艱巨,從上學後才開始防治已經晚了,希望能夠從0歲就開始開展覆蓋近視全周期的、高品質的視覺健康服務,醫防協同,這樣才能看到近視發病率、患病率下降的曙光。

許迅認為,近視防控應是「金字塔」形的三級任務:一級是「塔底」,需要普遍控制人群的危險因素,篩選出高危人群,預防近視的發生;二級是「塔中」,對已發生近視的人群要積極應對,延緩其進展,防止變成高度近視甚至病理性近視;三級是「塔尖」,對已有的高度近視患者,需治療併發症,防止失明。「針對高度近視患者,目前只有較少的三級醫院的眼科和專科醫院才能治療,主要目的是降低視力損傷和盲率」。

對於「做雷射手術就一勞永逸」的說法,許迅認為,雷射手術可以矯正近視,幫人們把眼鏡摘掉,但並不能改變已經變大、變形的眼球,不能改變已經出現的眼底問題,也就不能降低致盲和視力損傷的風險。「從這點來看,預防近視發生、防止近視度數快速增長,對於預防近視可能帶來的嚴重危害意義非常重大」。

每個人都有可能發生白內障

「如果活到100歲,那麼每個人都可能發生白內障,這是年齡相關性致盲眼病。但是只要做手術就能復明。」王寧利說。

截至2019年,我國60歲以上人口達2.54億,占全國總人口的18.1%,並且老齡人口仍在不斷增多。老年人數量的增加意味著年齡相關性眼病的患者數量將不斷增加,包括屈光不正和白內障,而這兩類眼病正是我國的主要眼病負擔。此外,常見的主要致盲性眼病,包括青光眼、黃斑病變等眼底疾病,也都是年齡相關性眼病,老年人群的患病率遠高於年輕人。

近年來,國家頒布一系列關於推進醫療聯合體建設和發展、推進分級診療制度建設、全面提升縣級醫院綜合診療能力的政策,縣級醫院的眼科服務能力進一步提升。目前,我國約90%的縣設有眼科醫療機構,其中約90%可以獨立開展白內障復明手術。2018年,我國具備白內障手術能力的醫生是13835人,是2000年(5939人)的2.33倍。

「1999年,我國100萬人白內障手術例數是300多,經過21年的發展,2020年,已經接近3000了。比這個數字更重要的是有多少白內障患者得到了及時治療。2014年統計的時候,是60%多,現在估計已經超過70%了,所以這是一個在可治癒盲方面取得的進步。」王寧利說。

王寧利表示,目前,我國主要致盲性眼病已由沙眼為代表的傳染性眼病,轉變為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等代謝性眼病,和老年性白內障等年齡相關性眼病。我國眼科疾病譜的重大轉變,也引導了致盲眼病由治療轉向防控。「我們將繼續推進可防可控致盲眼病適宜技術的培訓和推廣,關注主要致盲眼病防治技術下沉,將關口前移減少致盲眼病的發病率,增加防治效果,為實現光明中國而努力」。

不但要看得見,更要看得清

從啟動「視覺2020」行動至今,我國致盲率進一步降低,2006年和2014年的兩次9省市盲和視力損傷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顯示,按照日常生活視力來評估,我國盲和中重度視力損傷患者的患病率分別下降了37.8%和15.4%。經過估算,僅在50歲以上人群中,我國盲人數就減少了70多萬人,重度視力損傷患者減少了50餘萬人。

北京同仁醫院常務副院長張羅說:「我們的工作目標由過去的重在提升眼科,特別是縣域眼科的醫療服務能力,著力做好防盲工作,逐步轉向推動眼科及眼視光服務高質量發展。我們的目標是不但要讓老百姓看得見,更要讓老百姓看得清。」

據了解,2003年到2018年,我國眼科醫師由1.91萬人增加到4.48萬人,眼科專職護士由1.61萬人增加至大約5萬人。眼科醫師的中、高級醫師占比以及眼科醫護比也逐漸趨於合理,視光師的數量從2006年的1487人增長到了2018年的6218人。眼科床位數從2000年的4萬多張已經增加至2018年的13萬多張,增長了3倍。2015年,超過80%的縣級醫院配備非接觸眼壓計、手術顯微鏡、直接檢眼鏡、間接檢眼鏡等基本眼科設備。

此外,我國還建立了國家、省(區市)、市級防盲治盲管理體系和縣、鄉、村眼病防治網絡,確保眼科資源的公平、可及。

「眼健康需要群防群控、綜合施策,既需要專業部門的推動,也需要社會各界包括個人、家庭等共同參與。」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周長強說。

周長強表示,下一步將按照健康中國要求,結合我國國情和致盲性眼病疾病譜變化,編制「十四五」全國眼健康規劃,進一步完善三級防盲治盲和眼健康服務體系,加強基層眼科專業隊伍建設,建立眼科醫療質量控制體系,推動眼科醫療服務高質量發展,努力滿足人們不斷提高的眼健康需求。

記者 張曼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