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電影網

訂閱

發行量:587 

「甜寵劇」熱度不降 該如何「出圈」向影院進軍?

「甜寵劇」風頭正盛 為何「甜寵電影」院線頻頻失寵?多部「甜寵」模式影視劇取得了極為突出的市場表現:《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點擊量達21億,《雙世寵妃2》上線一小時播放量便破億。

2020-06-16 09:5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甜寵劇」風頭正盛 為何「甜寵電影」院線頻頻失寵? 時長:00:00 來源:電影網

「甜寵劇」風頭正盛 為何「甜寵電影」院線頻頻失寵?收起

觀看此視頻請啟用或安裝Flash插件

時長:00:00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近兩年,「甜寵劇」的熱度持續不降。多部「甜寵」模式影視劇取得了極為突出的市場表現:《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點擊量達21億,《雙世寵妃2》上線一小時播放量便破億。

「甜寵」類影視雖風頭正盛,卻並非一直甜得誘人。如果非要設立一個節點,那也許是2019年7月上線的電視劇《親愛的,熱愛的》。

就在那一個月,李現成為全國廣大女性的7月「現男友」,也是在那之後,《光明日報》等官方媒體相繼發文批評「甜膩過頭」的愛情劇。

「甜寵」模式劇集的處境,一度跌入低谷。就在大家皆以為「甜寵」故事將離市場漸遠之時,2020年,又一波「甜寵劇」風潮襲來。

據公眾號「娛樂資本論」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已有21部甜寵劇和觀眾見面,其中還冒出不少熱度口碑之作。反觀甜寵類電影,則一直以來數量較少,佳作難尋,且存在甜寵劇曾面臨的困境。

而在2020年待映和籌備片單中,「甜寵向」青春愛情類影片開始大量湧現,「甜寵風」到底該如何借鑑螢屏成功經驗在大銀幕上「突圍」?

今天,我們邀請到了中央戲劇學院副教授倪駿。

1.「甜寵劇」 VS 「甜寵電影」

今年開春以來,國產劇得到不少關注,其中以《傳聞中的陳芊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為代表的「甜寵劇」最是博人眼球,劇里搞笑、「甜寵」的反套路劇情十分「出圈」。它們在贏得高播放量、熱度值的同時,也取得了較好的口碑評價。

那麼,究竟何為「甜寵劇」?「甜寵劇」的成功是否也能夠給「甜寵向」電影帶來啟發?

曾擔任網劇《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劇本總監的倪駿,對「甜寵劇」有著非常明確且理智的認知。「從學術意義上來說,它當然不是一個『類型』,它可能是雜糅的類型中,愛情方面的某種劇作方向」,倪駿介紹道。她用青春、偶像、愛情等關鍵詞總結了此類創作,強調「甜寵劇」的演員應青春靚麗,男女主角最好是「特別登對,在一起有化學反應」。

她補充道,在保證「明確的愛情線索」的基礎上,男女主談戀愛過程中的各種「名場面」和「發糖」也必不可少,因為,「實際上我們所說的『甜寵』,就是指主人公在談戀愛的時候要夠甜夠寵」。

倪駿結合自身創作經驗表示,「如果我們去寫甜寵劇,對方肯定要求你這一集必須有發糖場面」。做到了上述這些,「甜寵劇」便初具雛形了。但「甜寵劇」的幸運似乎沒能延伸到大銀幕,近些年「甜寵」影片也時有出現,它們中的一部分取得了不錯票房,但受到觀眾廣泛認可的卻少之又少。

倪駿認為,原因主要有兩點。

一,電影、電視劇觀眾畫像的差異巨大。「去電影院看電影,大多數情況是合家歡,但在家看劇的一般都是自己看,所以從比例看,單身女青年看劇比較多,她們也更能接納『甜寵』定位」。

二,電影、電視劇的觀看形式和心理期待不同。在家看電視重在伴隨,去影院看電影儀式感更強。因此,我們看劇時往往期待愉快的情緒體驗,看電影時則隱隱希望在黑暗環境中實現某種「情緒宣洩」,甚至短暫逃離生活日常,在影院「哭一場」。

2.「甜寵」影劇互補

2019年3月,《北京日報》曾刊文警告「甜寵劇」當心甜過頭,同年7月,《光明日報》也發表了題為《愛情劇不能甜膩過頭》的文章。

「甜寵劇」的「破圈」一時間成了大問題。實現「甜寵」影劇互補,迎來同類型影視作品創作的真正「高光時刻」,成為了許多創作者的共同期待。

倪駿表示,這一點也是她的「心病」,「其實我們天天想的就是怎麼讓『甜寵劇』『出圈』,怎麼樣讓這樣的劇不套路、不雷同,突破掉男女主角模式化的戀愛方式」。而最近上映的一些劇則通過不一樣的概念設定,「讓我們看到了這種可能性」。

《傳聞中的陳芊芊》就是一個值得參考的重要案例,「它的設定特別有趣,完全是反套路的」,女主角不再是「傻白甜」,相反,她還非常霸道,而男主角本也是霸道性格,卻不得不裝小白兔。

《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中,也用到了穿越元素,女兒穿越到過去找自己的父母,然後嘗試和母親做朋友。「實際上這個劇現在豆瓣評分有8.5分,已經非常高了」,倪駿補充道。

從這一角度來看,那些成功的青春電影中所展現的質地、想像力和情懷,可能就是許多粗製濫造的「甜寵劇」所欠缺的。而一旦把握到這一點,「甜寵劇」便具備了「出圈」的可能。

從2020年即將上映的愛情電影片單看來,「甜寵劇」已在向影院進軍,《月半愛麗絲》《你的婚禮》《我是真的討厭異地戀》《如果聲音不記得》...僅片名,就充滿了甜蜜的愛情氣息。

「『甜寵劇』培養了一批觀眾,他們對『甜寵』題材或IP本身是有一定粘性的,這是不是有可能被移植到電影院?」倪駿提出了這樣的思考和設想。

她也補充道,尊重觀眾是贏取觀眾信賴的根本,因此,片方必須做出真正電影化的改編,「它要有現實意義,讓你思考愛情到底是什麼」。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