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祺祺

訂閱

發行量:51 

被人遺忘的「肥貓」:他可能是混得最差的影帝,但他一點也不慘

他是一個挺著「九個月大」的肚子、帶著招牌式傻笑,本性天真善良卻有智力缺陷的男主角。彼時,鄭則仕已在演藝圈摸爬滾打二十年有餘,可演起憨態可掬的肥貓來,眼神里卻仍舊透出一種童真,據說只有經歷過大起大落、看遍了人情冷暖的人才能如此透徹。

2020-06-15 12:5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他是一個挺著「九個月大」的肚子、帶著招牌式傻笑,本性天真善良卻有智力缺陷的男主角。

彼時,鄭則仕已在演藝圈摸爬滾打二十年有餘,可演起憨態可掬的肥貓來,眼神里卻仍舊透出一種童真,據說只有經歷過大起大落、看遍了人情冷暖的人才能如此透徹。


鄭則仕自小出身貧寒,在巔峰時破產,欠下1700萬巨款,多次被傳「死亡」,不得不賣掉全部家產重整旗鼓。

生活似乎從未給過他優待,但他卻並不覺得自己悲慘。

在那些起起伏伏的際遇中,鄭則仕一直在做著自己熱愛的事業,一直有家人相伴左右、三兩位老友不離不棄,又何必奢求更多呢?

01 我想當明星

1951年,廣東汕頭的一個貧寒家庭迎來了他們的長子,取名鄭則仕。

這一家人住在貧民區,父母靠著苦力賺錢養家,後來又添了幾個弟弟妹妹,讓原本就勉強度日的生活更難了。

升初中那年,鄭則仕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香港一所重點中學,但家裡的積蓄無法同時供幾個小孩讀書,鄭則仕便懂事地退了學。

人們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也許就是鄭則仕身為長子的命運吧。


那時候他只是十幾歲的孩子,不懂技術也沒什麼力氣,只能去珠寶店當學徒,日復一日重複著同樣的工作,雖然賺的不多但好在夠穩定,弟弟妹妹的學費也有了著落。

就這樣熬過了三四年的時間,有天鄭則仕在電視里看到香港童星馮寶寶,一下被吸引了,他盯著螢幕中光鮮亮麗的明星暗下決心:我要被更多人關注,我要賺更多的錢。

21歲這年,鄭則仕看到長弓影業公司舉辦第一期演員訓練班的消息,毅然決然地跑去報名,雖然順利考入,但後續發展卻並不理想,最後不得不做回老本行,當技工。


又過了四年,香港無線電視(優惠|詳情)台舉辦聲寶片場之演技比賽,這個機會再次喚醒了鄭則仕的演員夢,雖然那時候他已經是一名成熟的技工,收入也不錯,但他還是偷偷報名參加了比賽。

可惜總冠軍的獎盃也沒能換來父母的諒解,他獨自掙扎了許久後堅定地對他們說:我能賺錢,賺比珠寶店更多的錢,給我一年的時間,如果這次不行,我這輩子都不再想做藝人了。

父母選擇相信他,給了他最重要的那份支持,他也終於在1976年正式步入演藝圈。

02 鄰家有「肥貓」初長成

鄭則仕並非我們印象中明星的樣子,他不夠帥,身材也不夠好,但好在性格逗趣很適合喜劇角色,於是TVB最開始就安排他到周潤發、繆騫人主持的節目中擔任「長期嘉賓」。

說是「嘉賓」,其實就是要他扮小丑搞笑,也沒什麼的鏡頭,但鄭則仕卻很滿足,因為他知道,萬事的開頭都難。


通過節目中的長期合作,鄭則仕結識了周潤發,這是他在演藝圈中收穫的第一份友誼,他十分珍惜。

彼時周潤發算是炙手可熱的當紅小生,經常與鄭則仕分享自己在演戲方面的經驗,也經常在生活上給他照顧,每每到了午飯時間,周潤發都會準時跑來喊鄭則仕:「胖子,我們一起吃飯吧!」

那時候鄭則仕的身材已經漸漸圓潤起來了,食量也格外大,周潤發就陪著他大吃特吃,要是飯錢超過了10塊肯定是周潤發掏腰包,因為周潤發知道自己這個朋友沒什麼錢。


後來周潤發去好萊塢發展,成了國際巨星,鄭則仕卻遭遇投資失敗欠下巨額債務,兩人的身份距離越來越大,聯繫自然也少了。

這段友誼最終還是難逃「疏遠」的命運。

釋迦牟尼說過:「不論你遇見誰,他都是你生命中該出現的那個人,絕非偶然,他一定會教會你一些什麼。」

周潤發留給鄭則仕的,大概就是拍電影的經驗吧。

四年的龍套生涯後,鄭則仕終於參演《灰靈》首次登上大熒幕,片中他不僅是一個演員,還擔任導演和監製。

次年他憑藉在電影《失婚老豆》中的出色表演,首次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


1985年,鄭則仕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部溫馨的悲情片《何必有我》,這是他第一次拋開「喜劇演員」的身份以「肥貓」形象亮相,也是後來劇版《肥貓尋親記》的雛形。


該片讓鄭則仕摘得第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桂冠,獲得票房口碑雙豐收。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這已經是鄭則仕的第40部電影了。

03 愛情來了,錢卻沒了

鄭則仕9年拍了40部電影,通過自己的拼搏在娛樂圈站穩了腳跟,也跟每一位「社畜」一樣,忙著工作把自己的終身大事給耽誤了。

鄭則仕本以為自己會單身一輩子,曾對記者立下flag說:「我可能會終身不娶」,卻不想沒過幾年林燕明就出現了。

「因戲結緣、一見鍾情」這個梗雖略顯老套,但鄭則仕第一眼看到林燕明的時候確實是被她的恬靜貌美吸引了,那種心動的感覺提醒著他,決不能錯過這個姑娘。


1991年,在拍拖兩年後的一次家庭聚會上,鄭則仕向林燕明求婚,兩人在朋友們的祝福聲中定親,舉辦了宴客69席的豪華婚禮,舉家搬進豪宅。

那時候夫妻倆事業有成、生活富足、兒女雙全,所謂「人生贏家」也不過如此了吧。

然而人生難免起起伏伏,鄭則仕從人生巔峰到低谷,那是跌得相當疼。

1993年,鄭則仕跟朋友合開了家電影公司,不巧時逢香港影視大蕭條,影帝會演戲卻並不善於經商,公司一度入不敷出,拍攝的《風雲之劫後英雄傳》也票房慘敗,公司資金缺口高達1700多萬港幣。

要知道當年香港跑馬地的200平豪宅也只需幾百萬,1700萬這個天文數字足以讓鄭則仕一夜回到解放前。

為了還債,鄭則仕賣掉了所有身外之物,帶著老婆孩子搬回到幾十平方的小屋。

最慘的時候,鄭則仕身上只有20塊錢,為了蹭劇組盒飯他什麼龍套都跑,甚至與翁虹合作了三級片《青樓十二房》。


更令人心寒的是,鄭則仕往日待朋友重情重義,落魄之時卻沒有一個人幫襯,甚至邀請當時跟他稱兄道弟的男星來拍片,對方還明確表示必須當即結清全部片酬,一點兒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倒是此前沒有過合作的劉德華得知這件事後,立馬邀請他拍電影,並讓他擔任自己的電影《兄弟》的製片人。

多年後,鄭則仕在《追龍》的發布會上心酸地回憶道:「娛樂圈沒有真朋友的,在我最落魄的時候,只有劉德華伸出了援手。」


幸好在這個時候鄭則仕不是孤身一人,他有家、有妻子、有一對聽話孝順的子女,他的精神支柱還在。

曾有不少人問林燕明,為什麼選擇大自己14歲的鄭則仕,即便這個男人翻了車也不離不棄。

林燕明只笑笑,回答道:「不要緊,一家人慢慢熬,總會有辦法的。」

在她看來,對家人的愛是沒有理由的,即便有,也無需與外人道。

04 沒關係,鹹魚是可以翻身的

有了妻子的支持,鄭則仕工作更加賣力了。

1996年,他憑藉《三個受傷的警察》再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1997年,他因「肥貓」一角引起電視界人士關注,受香港亞視邀請出演電視劇版《肥貓正傳》,還接著拍攝了《肥貓正傳Ⅱ》。

2002年,他與陳瑩、斯琴高娃、鮑蕾等人出演現代家庭喜劇片《肥貓尋親記》,這是內地觀眾最熟悉的一版「肥貓」,也是最後一部「肥貓」。


那時候鄭則仕有51歲了,前前後後演過5個版本的「肥貓」,加起來超過一百多集,他對這個角色非常珍惜,每次出演都慎之又慎,但他說:隨著年齡的增長,也考慮到觀眾的審美疲勞,是時候該停下來了。

2004年,鄭則仕終於還清了債務,不用再為賺錢勞心傷神。

十年,那是在娛樂圈足以改天換地的時間。

周潤發、梁朝偉都成了「大佬」,他卻褪去影帝光環,在「爛片」中摸爬滾打,甚至參加綜藝節目的戲份都會被全部剪掉。

偶爾出現在新聞里的鄭則仕,不是「被去世」就是在澄清謠言。

前不久傳出「妻子重病仍捐款50萬」的消息就是真假各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