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擔舟Ta的故事

訂閱

發行量:6 

扁擔舟攝影文學《遙望》

也曾夢想仗劍走天涯,怎奈屋漏又逢連陰雨,劍已銹,出鞘折,讓生命瞬間失去抵抗,不如於其懷抱,一曲高歌海闊天空,問自由!

2020-06-15 23:13 / 8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從前,過去了就不再來;無言,獨坐遙望江湖外。塵世間,難逃避的噩運總是被人習慣地叫做命運,渾然不知已積孽甚重。世人皆在叫怨,鮮有頌德者。於是說:「社會變了,變得戾氣太重,能動手不動口,連人話都不會說!」應知常在江湖飄,肯定要挨刀。出來混,遲早都要還!也曾夢想仗劍走天涯,怎奈屋漏又逢連陰雨,劍已銹,出鞘折,讓生命瞬間失去抵抗,不如於其懷抱,一曲高歌海闊天空,問自由!


昨日的風是自由的!荒原上一片連著一片的粉黛子草,緊跟著風的腳步搖曳成波,沙沙地歡叫著,一會向東,一會又向西,翻滾著浪,忙著在風中褪去青、黃,慢慢地搖成絢爛的紫紅,卻不曾回過頭來看一眼這過路的旅人。無緣的人吶,你紫色里淺淺的笑容是看不到了。這一路歷經了多少困苦才相見,未能見你最美的芬芳,難免留下遺憾。

昨日的雨是自由的!帶著點甜,從天而來,灑落人間,洗凈著塵世污穢。雨過天晴,吸呼著新鮮的空氣,人們精神抖擻。與君笑談:「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而今這雨,帶著銅臭、污穢,不知何時又來,落下一地斑駁。遙望窗外,沉默的天際,問蒼天,可知心裡的感覺?歲月沉淪,無盡思念藏在於心,將憂鬱掩蓋。

昨日的山河是自由的!山林任意生長,鬱鬱蔥蔥、枝繁葉茂。崇山峻岭間,古木參天、高聳入雲,萬類禽獸儘自由,只聞鳥鳴,人蹤跡滅,待到山花爛漫時,層林盡染。江河隨性流淌,萬丈狂瀾、奔騰不息。蒼穹大地上,水澤茫茫、洶湧澎湃,無數水生任逍遙,可觀豚躍,魚游如雲,滾滾長江東逝水,淘盡英雄。兩千多年前一曲絕唱之作的愛情歌《上邪》講了一個奇女子對愛情的忠貞。「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陣陣,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倘若王先謙可以穿越時空,不知是否還能講出:「五者皆必無之事,則我之不能絕君明矣。」



昨日的人群是自由!雖然有些擁擠,近得時不時可以聞到身邊人的口臭,當你滿眼嫌棄地、拼了吃奶的勁挪開一個身位,一口濃烈的菸草味嗆得你想吐他一臉,他人臉上卻是壞壞的笑。遙望著你落荒而逃又逃無可逃的身形,可知你心裡的感覺,只是這一切何時才能再見!


昨日回家的路是自由的!如果不是為了討生活,誰願意孤身漂泊在他鄉。多少人滿懷著希冀遠離家鄉,帶著憧憬踏上南下北上的征途,只為拼搏一個美好的未來。我們也許,一年只是一次回家;也許,幾年回一次家,但每每回家的路,永遠都是那麼的幸福、肯定。隻身在陌生城市的鋼筋水泥叢林中游離的太久,儘管布衣簡食、粗茶淡飯、奴顏屈膝的苦苦掙扎也餵不飽城主腹中的「慾望」。迷茫、無措、失意間,那條回家的路,變得越來越窄、越來越小,慢慢地消失於天際,迷失了方向。

我也曾如一隻鷺,渴望在藍天下自由地飛翔,尋找可以棲息的家園,而今只剩下形單影隻。



我也曾如一個失意者,獨自徘徊在離別的渡口,隔江相望的城池裡裝滿著希望和未來,也期待著更美好的人回來。



我也曾無數次地遙望著這個城市的天際,它是這麼的美好,這樣的博大,我為之拼搏奮鬥。也許,某年某月的某天,在城市的邊緣角落可以停泊。


我也曾是這個城市無名的建築者,行走在鋼筋水泥林中,揮灑著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討著生活,年復一年,日復一日。



為了生活,我們不得不經常行走在極危的高空獨木橋,拿命換著明天的美好。城市的高樓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密,而少有人會記住我們的存在。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們都回到自己的家鄉,也許城市將不再擁擠,那時的城會有我們的容身一地。


高高的塔吊,輕易地吊起了廣廈千萬間,吃力地吊著生活!



一眼望不到邊的城市,正在旺銷。華燈初上,星羅棋布,點亮了城市的繁華,很多像我一樣的人還在堅強地尋找著那盞獨屬於我們自己的燈火。


夜幕下的天空很藍,路燈昏黃,格子樓里的漆黑窗口猶如一隻只怪獸的嘴,等著吞食誰的精氣,然後吐吶修成正果得道,慢慢地明亮起來,又指引著那個回家的人。

很多的人終其一生,耗其精血,只為點亮城市的一盞燈,卻不為城銘記,又淪為城的羔羊,苟延殘喘的活著,渾然不顧其它。


直至有一天,一隻口罩封住了口鼻、一米線間隔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才有所恍悟。原本習以為常、司空見慣,又毫不在意的陽光、空氣、水賦予我們的健康和自由的生活儘是如此的重要!



心中的理想不應被淡忘,人群中你淺淺的笑容是我最深的思念。如果生命失去了抵抗和奮鬥,那人這一生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這個世界在不斷地變遷,我們總有再唱海闊天空的時候。此去一別,抹不去的是對你的思念,遙望你在天邊一方,盼你莫要哀傷!





Photos by Tonkeg'S Story|編輯:Ta的故事|攝影&撰文:扁擔舟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