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化醫生

訂閱

發行量:54 

肝炎-脂肪肝-肝硬化:與肝癌相關的5個重要問題

微波凝固療法是一種較新的消融方法,可在腫瘤中誘發凝固性壞死,並且可能更適合於手術風險大或手術禁區或直徑> 3 cm的腫瘤。

2020-07-19 03:3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肝癌最常見形式為肝細胞癌(HCC),該腫瘤為非常常見的疾病,在我國發病率和死亡率均很高。哪些人應該接受監測以及如何進行監測?一旦確定了肝臟病變,下一步該怎麼做?可以提供哪些治療選擇?

以下是有關肝癌的五個重要問題。

  • 1.肝癌最重要的危險因素是肝硬化。

在80%-90%的患者中,肝硬化的發生先於肝癌,所有肝硬化患者中有1/3會發展為肝癌。在所有肝硬化患者中,肝癌的發生率每年為1%-8%。

建議每6個月對高危患者人群進行肝癌監測,最符合成本效益。監測時間間隔理由是,肝癌平均每6個月的腫瘤增加1倍的可能。例如,在超聲檢查中未檢測到的1厘米腫瘤將在6個月內增大到2厘米。超聲對於檢測這種較大尺寸的腫瘤將更加敏感,並且腫瘤仍將完全處於可供有效治療的尺寸標準之內。比較監測腫瘤變化的研究還發現6個月對於提高生存率是最佳的。

儘管不常見,但肝癌可以在沒有肝硬化的情況下發生。沒有肝硬化的B型肝炎感染被公認為是導致肝癌的主要病因C型肝炎感染伴晚期纖維化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也與非肝硬化性肝癌相關。

表1.按人群劃分的肝癌發病率

  • 2.脂肪肝是導致肝癌發生率上升的主要因素。

在美國和歐洲進行的大量前瞻性研究已經確定了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與肝癌之間的關係。在美國人群中,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的患病率為25%,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患病率為3%,40%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患者將進展到纖維化的晚期。

儘管有報導說在沒有肝硬化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背景下發生肝癌,但其發生率很低,每年的發生率僅為0.1%。但是,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影響了三分之一的美國人,非肝硬化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導致肝癌的值得注意。

遺傳因素,例如PNPLA3的存在,也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高度易感性有關,因此也有患肝癌的風險。

  • 3.治療慢性肝炎感染可降低肝癌的風險,但不能消除。

治癒慢性C型肝炎感染可使肝癌發生風險降低71%。到目前為止,這是降低肝癌風險的最有效方法,特別是對於那些患有晚期纖維化的患者。

患有晚期肝纖維化(F3期)或肝硬化的C型肝炎感染患者應在開始使用抗病毒藥物治療之前接受影像學檢查,此後應繼續進行監測。

肝炎對抗病毒藥物治療的效果差與肝癌的發生和進展有關。可行肝切除或消融的肝癌患者,在某些情況下還應進行移植,應將抗病毒治療推遲至肝癌治療完成後再進行。在較晚期肝癌患者中,抗病毒治療應權衡腫瘤負荷,肝功能障礙程度,預期壽命和患者意願。對肝癌治療完全反應後,抗病毒藥物與腫瘤復發無關,但可以將C肝病毒感染的治療推遲4-6個月,以確認對腫瘤的完全控制。

對抗病毒治療的肝癌療法有完全反應的患者,由於持續存在肝癌復發風險,因此每3-6個月需要長期地通過CT或MRI進行肝癌監測。

  • 4.肝活檢對於肝癌的診斷不是必需的。

識別出肝病灶後,使用肝臟成像報告和數據系統進行斷層動態成像(CT掃描或MRI),通過考慮其典型特徵(例如大小,動脈期強化,生長特徵等)做出診斷。

CT或MRI的選擇通常取決於可用的技術和醫生的偏好。然而,一項薈萃分析得出的結論是,MRI比CT更敏感(80%比68%)。對於腎功能不全或對CT掃描造影劑過敏的患者,超聲造影是一種選擇;超聲造影也可用於區分非腫瘤血栓和腫瘤血栓。

甲胎蛋白(AFP)通常用於幫助診斷肝癌。除了AFP以外,還可以使用新的腫瘤標記物(AFP與lens culinaris凝集素,des-γ-羧基凝血酶原結合)。這些腫瘤標記物一起提高了監測的敏感性和肝癌的診斷,並可能在治療和預後中起作用。

現在,肝活檢僅用於不確定的病變

5.如果在早期發現了肝癌,是可以治癒的。

肝癌的治療方法包括肝癌切除,射頻消融和肝移植。

手術切除是早期肝癌和肝功能良好患者的首選治療方法,其5年生存率約為70%。復發與微血管浸潤有關。手術切除的風險和益處應與局部區域消融治療方法權衡。

對於不適合手術的早期肝癌,消融是一種選擇。射頻消融已取代經皮乙醇消融成為首選的靶向治療。射頻消融的最佳結果見於新診斷的病變<2 cm的肝癌,其5年生存率為47%-68%。微波凝固療法是一種較新的消融方法,可在腫瘤中誘發凝固性壞死,並且可能更適合於手術風險大或手術禁區或直徑> 3 cm的腫瘤。

肝硬化但沒有門靜脈高壓症的肝癌患者可進行肝切除。但是,如果存在門靜脈高壓症,則移植是最佳的治療選擇。在美國,所有移植中有20%-30%用於肝癌。肝移植後1年生存率為94%,3年生存率為80%;肝癌的復發率為10%-15%。

不符合治癒方案的肝癌患者應考慮姑息治療,包括經動脈化療栓塞和經動脈栓塞,立體定向身體放療或全身化療。 姑息治療也可用於等待移植的患者。

直到最近,口服多激酶抑制劑索拉非尼仍是唯一獲批的肝癌全身療法。 現在,對於肝功能良好的患者,無法切除的肝癌有幾種全身治療方案可供選擇(表2)。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