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韻詩人

訂閱

發行量:20 

加入新世代的熱狗、忙著野營的張震岳,究竟給新說唱帶來了什麼?

7月25日下午,《說唱新世代》官宣熱狗正式加盟。其實早在上半年的時候,網上就已經曝出了熱狗退出《中國新說唱》的消息,當時網友均紛紛聲援支持。

2020-08-05 01:5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7月25日下午,《說唱新世代》官宣熱狗正式加盟。


豪華的導師陣容、力圖打造沉浸式說唱生存競演模式,讓這檔節目獲得了相當高的關注度。同樣,作為目前第一位從一檔說唱節目跳槽到另一檔的導師,熱狗這番選擇不免會引發廣大網友臆想並為此展開激烈討論。


其實早在上半年的時候,網上就已經曝出了熱狗退出《中國新說唱》的消息,當時網友均紛紛聲援支持。近幾年來節目組惡意剪輯也導致熱狗口碑下滑形象大損,很多粉絲都直言趕緊走,不要被節目組無限消費,就連熱狗自己也曾多次發微博控訴節目組的「罪行」。



最死忠的科粉習慣不了詹姆斯穿紫色,可即使再拽的rapper也要恰飯。今年6月份,熱狗被曝再添一子,自述說「現在的心情就是房子要不夠住了,可能又要搬到大一點的,好慘。」為了能讓狗哥解決經濟壓力,大量粉絲又都呼籲狗哥不行就再恰一年爛錢。


或許很多粉絲早已經習慣,在新說唱的節目中看到狗哥,但熱狗還是選擇跳槽去了B站。但相比於新說唱被詬病了三年的賽制,B站的《說唱新世代》賽制提出了一個很新穎的點「生存」,從宣傳片的「萬物皆可說唱「看出,定位就很接地氣。


說句題外話,我很期待還沒上線的《說唱新世代》,比起說唱技巧和選手本身,我更好奇它到底能怎樣展現「新世代」。畢竟,這屆rapper面臨的,可能是最有造梗能力的觀眾群和最Real的導師團,表情管理崩壞可能會剪成鬼畜,一言不合就彈幕,屬實是有些難。



就在大家期待《中國新說唱》究竟還會帶來怎樣的「驚喜」時,7月29日,中國新說唱節目組正式公布了最終導師的陣容,分別是吳亦凡、潘瑋柏、張靚穎、GAI。


沒有Jony J就算了,可備受大家關注的朴宰范也沒有出現在導師名單里。張靚穎的rap彩蛋疑似暗示、愛奇藝費盡心思預熱話題……節目組之前的各種騷操作,沒成想到頭來卻是看了個寂寞,網友們顯然不買帳,頓時順勢就來了波親切問候。



這邊熱狗確認參加了新世代,而經常與熱狗「捆綁」在一起的張震岳正忙著做野營達人,遊山玩水游離於塵世之外。三檔節目都已經正式官宣,所以他是不會參加說唱選秀節目了。



有新存在就難免會有老對比。2017年,一檔名為《中國有嘻哈》的節目像一陣颶風,席捲了全國。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吳亦凡這樣的流量明星並不能滿足說唱愛好者的需求,而此時熱狗張震岳的出現就像偷走火種的普羅米修斯,將Hip-Hop文化的魅力展現給不曾了解過的聽眾,給予他們一劑最有效的強心丸。


反觀今年新說唱選擇放棄熱狗,效果會不會更好真的很難說。



經過愛奇藝三年節目的洗禮,即使是「三年嘻哈粉」也擁有了不少的閱歷,更別提那些長久關注說唱音樂的資深愛好者們。


加上新說唱今年的製作人陣容大換血,雖說過去有不少網友都嫌棄過新說唱這個「明星製作人天團」,但現如今真少了每次都能製造笑點的OG「岳來岳狗」,還真是有點不習慣。



畢竟回憶太美,讓我們將時間拉回到17年的那個夏天。如果說吳亦凡、潘瑋柏給節目帶來了流量和關注度,那麼熱狗張震岳絕對增加了節目的權威性和專業性。


作為說唱圈最具話語權的老大哥,熱狗無疑是整個節目最核心,有他在就意味著純正的地下Hip-Hop將會沸騰。也正所謂術業有專攻,作為寫過無數經典情歌的「情歌王子」,張震岳似乎沒有什麼發言權。


從《中國有嘻哈》開播到結束,很多人都在質疑張震岳到底懂不懂說唱?因為那句「我覺得不行」就收到了不少誹議。第一季被Ty.Diss、第二季被3Bangz諷刺,未來星還不忘附贈扎心三連...…



其實,觀眾質疑張震岳無非就是那幾個點,首先,隔行如隔山。張震岳一個唱歌的,憑什麼且有什麼能力要來專業性如此之強的說唱領域分一杯羹?其次,就像之前提到的,和其他幾位製作人相比,張震岳確實沒有太大的流量。


但不可否認,張震岳確實是一個實力派;作為熱狗多年的好兄弟,熱狗從地下到檯面上再到成功,包括製作人公演的那些曲目,都離不開張震岳和他的旋律加成。


所以節目組邀請熱狗必然會邀請張震岳,即使背負罵名也是賺了關注度。單拎出來可能沒那麼強的效果,可放到一起就是威望,二人相輔相成,共同打造實力戰隊。


就憑這兩點,再麼吐槽都無濟於事,節目組照請不誤,阿岳依舊穩坐三季新說唱導師的寶座指點江山。



在被多方夾擊吐槽的同時,阿岳還成為了網絡源源不斷的生產力——表情包。在節目上的所言所為,竟然成了日後三年,網友對其不斷娛樂向的理由。


而在第三季的新說唱里,網友們發現阿岳好像沒那麼嚴格了,沒有什麼「我覺得不行」的梗,而是直接端了碗心靈雞湯:「成就大事,要有耐心,成功不是垂手可得。」



有了老OG坐鎮,自然也吸引了更多實力強的rapper參加,這樣以來,不但提高了節目的整體水平,而且也貢獻了一定量的話題。當導師就像考研,看人很重要。


作為導師團里的一塊「香餑餑」,三季以來,熱狗張震岳戰隊的選手實力都很強勁,很多優秀rapper都被納入麾下。


上到17年的冠軍GAI、艾福傑尼、黃旭。下到18年的功夫胖、劉柏辛、派克特。再到去年的西奧、新秀、Cream D。而且隊員風格也都獨樹一幟,具有很強的辨識度。



成功並不能用流量來定義,創作也從來不是「譁眾取寵」,好的演藝人肯定是要拿作品說話的。


這也許就是老將的魅力,且不談說唱技巧和音樂水準,作為多年的老搭檔,光是二人的經歷就賦予了他們的處變不驚的態度和穩健的台風。


對生活、對Hip-Hop的真知灼見使得他們三季以來公演的曲目歌詞大多非常直接,卻富含深意,直擊社會現象。



2017年製作人公演,熱狗張震岳帶來了《差不多先生》。這首歌是熱狗的代表作之一,令人耳熟能詳的作品公演舞台上經過別樣的演繹,很容易讓觀眾產生極大的共鳴。


2018年製作人公演,熱狗、張震岳選擇了一首《離開》,搖滾曲風中糅合了熱狗的標誌性Rap重新製作,賦予了更多層次的思考意義。作品也會跟著時代的變化而體現出不同的含義。


同年9月,熱狗張震岳攜手派克特、功夫胖,突破時間和年齡的界限,帶來了《再見Hip-Hop》,一經發出便拿下當年最佳華語說唱歌曲獎。「再見」並不悲觀,會迎來新的開始,將價值觀和精神傳遞給了每一位聽眾。


2019年製作人公演,「岳來岳狗」唱了《改變》,營造出的主題耐人尋味,四十歲對現象的考量與彼時那個二十幾歲的自己早已不在一個層面。歌曲結尾向年輕人呼籲:「你想要機會,你改變了嗎?不改變自己,你要怎麼改變它。」與其說是改變,倒不如說是為自己職業生涯發展作出的某種犧牲。



被節目組的惡意剪輯和無下限的消費,成了熱狗出走新說唱的導火索。確實,細數新說唱第三季,熱狗張震岳戰隊屬實很委屈。


從西奧因設備問題淘汰到戰隊18進16,到熱狗粉絲少拿了八個投票器導致蜜妞慘遭淘汰,再到實力rapper Cream D的王牌表現卻輸給了Vex。一次又一次的不公平,徹底讓狗哥寒了心,忍無可忍,最終爆發出來。



第二季新說唱還沒開播時,熱狗就投身參加了愛奇藝的另一檔節目《我是唱作人》。在唱作人上,他憑藉《Hip-Hop沒有派對》脫穎而出,拔得頭籌。


歌曲對當代整個Hip-Hop產業的興起和畸形走向做了反思和抨擊,充滿著從地下到地上所要面臨的問題及矛盾感,但熱狗最後依然選擇態度保留在了歌里。



在唱作人上令人深刻印象的曲目演唱之後,狗哥終於釋出新專輯《廢物》。這張專輯裡的他不再只是身家百萬的歌星,而是充滿反思的社會廢物。那些迫於「不可抗力」的替換歌詞,讓整張專輯沉澱了不少。


一段時期內熱狗曾經在華語說唱聽眾之間背上了「商業」的罵名,說熱狗「越來越商業了」仿佛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重重壓力,熱狗仍要以老大哥的姿態繼續在「商業化」的路上摸著石頭過河。



儘管在新說唱上我們將不再看到「岳來岳狗」的身影,但不管是離開還是留下,他們仍然是他們,忠於生活,忠於現階段的變化。


脫離節目本身,還可以一起做像《我愛台妹》、《差不多先生》這樣的好音樂,拋卻資本束縛,保持對Hip-Hop最初的信仰,這就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其實說到底,對於我們而言,懷念的也許從來都不是某個確定的導師,而是那段對Hip-Hop瘋狂熱愛的歲月……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