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經濟報道

訂閱

發行量:2163 

在線平台加碼短視頻 B站騰訊能否打破「時長」瓶頸?

猶豫了一年半後,視頻平台開始在短視頻市場發力。對於長、中時長的視頻而言,發展已經進入了冷靜期,短視頻無疑是眼下的熱點。

2020-08-05 02:2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猶豫了一年半後,視頻平台開始在短視頻市場發力。任何視頻形態的推出,都離不開創作者。對於長、中時長的視頻而言,發展已經進入了冷靜期,短視頻無疑是眼下的熱點。

藍海中的密集漁網,是網際網路視頻平台的現實競爭格局。角逐激烈以及紅利期將盡,讓視頻生產、製作以及發行環節舉步維艱,改變不能是未來預期,必須是現在進行時。

就在上周ChinaJoy期間,騰訊公司副總裁、企鵝影視CEO孫忠懷在該公司年度發布會上表示,視頻行業經過懵懂的學習期和高速發展期,現在已經進入了相對理性發展的新階段。不過,上半年的疫情,導致一段時間影視劇停工停產,節目錄製困難,造成了排播和內容生產的壓力。

毫不意外的是,騰訊視頻將下一階段的重點之一落在了短視頻上面。平台將推出獨立的騰訊視頻號,不斷開放商業化能力,優化變現模式。相較於B站而言,騰訊視頻號似乎來得有點晚。連年虧損的視頻平台,能否藉此打破時長和內容的瓶頸?

打造閉環

猶豫了一年半後,視頻平台開始在短視頻市場發力。任何視頻形態的推出,都離不開創作者。對於長、中時長的視頻而言,發展已經進入了冷靜期,短視頻無疑是眼下的熱點。

騰訊也早已經開始試水,騰訊微視就是例證。自2013年被推出後,微視的日活一度達到4500萬,但市場環境讓其擱淺。等到騰訊計劃在2018年復活微視時,短視頻賽道已經出現抖音、快手等強勢選手。據《中國網絡視頻精品報告(2020)》顯示,截至2020年3月,中國網絡視頻用戶(含短視頻)規模達到8.5億,占網民整體的94.1%,較2018年底增長1.26億。

其中,以「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新業態異軍突起,短視頻用戶高達7.73億,在網絡視頻中占比接近91%,在所有網民中占比85.5%,也就是說,平均每100個人就有85個人刷短視頻。根據官方數據,抖音DAU(日活躍用戶數)已破4億。而騰訊2020年為微視規定的目標是5000萬DAU。

在這一賽道競爭,壓力顯而易見。而對於主打中等長度視頻的嗶哩嗶哩而言,短視頻首先是競爭者,但同樣也是需要納入發展版圖中的一員。嗶哩嗶哩曾不止一次經歷了與短視頻平台的近身戰。

2020年3月初,包括漁人阿烽、老四趕海、漁戈兄弟等一批UP主就集體宣布獨家簽約西瓜視頻。而早在2019年,遊戲區知名UP主「敖廠長」與B站獨家協議期結束後,便與西瓜視頻簽約,打造了多個獨播節目。對此,嗶哩嗶哩董事長兼CEO陳睿回應稱,現在大家競爭的是平台的綜合能力和自身生態布局,包括創作者能否在這個生態里獲得長期持續的事業目標。

競爭的同時,也是在破解行業的困局。據悉,2018年12月上線的輕視頻App在今年6月正式接入嗶哩嗶哩主站,開始導流。儘管來得有點晚,但騰訊視頻提供的是一整套的閉環。

孫忠懷稱,騰訊視頻將提供從內容創作到分發變現的閉環服務,幫助用戶便捷地表達創意、分享生活、建立影響力。同時,平台還將面向創作者開放三大權益,通過傾斜資源,開放商業化能力,優化變現模式,全方位扶持創作者。

變現還早

收入增長神話成為過去式,虧損依然是視頻平台邁不過的坎。公開數據顯示,愛奇藝已經連續11年虧損,其中近五年的虧損總額超過320億元。騰訊雖在2019年縮減虧損,但數額也到達了30億元。以優酷為核心的阿里大文娛虧損額度也在2019年接近160億元。

將視點落在中等長度視頻的嗶哩嗶哩也難逃虧損泥沼。2015年至2018年,B站凈虧分別為3.74億、9.12億、1.84億、5.65億元。虧損來源於行業發展的瓶頸,平台首先要面對的問題是人口紅利見頂。

Quest Mobile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移動端用戶數量增長幅度同比下滑超過100%,用戶時長增速也從2018年的22.6%下降至6%。流量池的飽和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視頻平台的增量空間壓縮,獲得用戶的成本也在增加。

為尋求增量,平台的現有出路,只能是增加內容製作成本,虧損是可預見的結局。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愛奇藝的內容成本到達222億元,占總營收的77%。同時,騰訊視頻的內容成本也超過30億元。

收益跟著流量走。更為重要的是,2019年網際網路廣告流量首次出現同比下降,總流量全年下滑10.6%。平台會員的權益與廣告商需求的衝突,也讓平台的廣告收益萎縮。騰訊視頻採信數據顯示,廣告商的營銷預算已從27%下降到19%,長視頻平台可擴展的廣告增長空間同樣受到限制。

與此同時,一大批內容創作者也開始發力短視頻。資深網際網路行業觀察人士郝智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在主流媒體平台深耕13年,目前也在知識類視頻領域挖掘。「由於我做的是偏知識解讀類視頻,更加適合今日頭條和B站,這一塊內容也是B站和西瓜視頻目前在搶的資源。但是,對於創作者來說,要求也比圖文展示的成本高得多,最起碼粉絲數要達到5萬以上才有可能獲得收益。如果視頻播放量在10萬以下,收益可以忽略不計。除非你和平台簽約,有補貼才能有固定的收益。」

即便是虧損,平台在加大內容的投入上依然不留餘力。畢竟,用戶的粘度和停留時長至關重要。孫忠懷認為,這次疫情只是行業發展道路上的一個小關口,不能因為疫情就悲觀地只做短期打算,而放棄了更深入的思考。「我們會動態衡量投入和產出比,在可承受的範圍內持續投入,探索更多元化的收入模式,立足未來,持續地構建對用戶、對合作夥伴和行業有長遠價值的綜合型視頻平台。」

騰訊視頻最新官方數據透露,騰訊視頻2月移動月活達到2018年以來的新高,上半年新會員同比去年增速提升超25%。此外,WeTV 6月日均活躍用戶數量同比增長了近12倍。

只不過,對於審美和認知越來越高的用戶而言,傳統視頻平台在思維上還需要升級。郝智偉坦言,希望平台不要那麼多荷爾蒙,而是更加嚴肅一點,挑起很多人對嚴肅內容的興趣。「這種解讀實際上是對普通人認知的提升,對人生的抉擇都是有好處的。不能光有荷爾蒙的內容,大家看完了內心更空虛,更疲乏,最後什麼都得不到。」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