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寫探秘

訂閱

發行量:405 

武建軍散文 :夏的讚歌

她是隨著麥苗由翠綠到金黃拔著節兒趕來的。她送來了雨聲、蛙聲和蟬聲。又隨著玉米的抽穗、灌漿、成熟,迎接秋的到來。

2020-08-06 22:3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春意闌珊處,夏日款款來。

夏日的風由溫暖變得火熱。她是隨著麥苗由翠綠到金黃拔著節兒趕來的。她送來了雨聲、蛙聲和蟬聲。又隨著玉米的抽穗、灌漿、成熟,迎接秋的到來。最後在老農面對著金黃燦燦的收穫時,和著那滿臉的笑容而離開。

夏天來的真誠而厚實,廣泛而深入。不管高山還是深谷,湖泊還是川流。夏日的風都會撫摸過去,從溫情脈脈,到熱情洋溢。從南到北,依次吹遍鄉村和城市,吹到每戶人家的心裡。

「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當戶轉分明。更無柳絮因風起,惟有葵花向日傾。」司馬光的人間四月,雨過天晴,柳絮盡處,葵花向日。是別樣一番好景致。

「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金岳霖用最美的人間四月天寄託對林徽因的思念。四月天,在西方總是用來指艷日、豐盛與富饒。在東方更被賦予了詩意人生和美好情感。

是的,孟夏時節。芳菲盡興處,悠悠暗香來。且仔細看那「一樹一樹的花開」,靜靜聽那「燕在梁間的呢喃」,那的確是愛,是暖,是美好的希望。是一個美妙的人間四月天!

「風驅急雨灑高城,雲壓輕雷殷地聲。雨過不知龍去處,一池草色萬蛙鳴。」劉基五月十九日大雨,直把夏天的群蛙送入了人間。於是這夏天便熱鬧起來。蛙聲嘹亮的田間,各種莊家就此趁著豐沛的雨水,憋著勁兒地瘋長。一寸一寸地,唰唰地向著老農希望的收成奔騰。

雨不僅送來了田間的蛙鳴,也把蟬聲送向夏的高空。那樹冠里的鳴蟬,不間歇的吟詠唱彈。儘管土地下被埋沒,歷經了無數個歲歲年年。是夏雨的一朝來臨,終於給他帶來新生歡顏。於是,那蟬,盡享了整夏的雨露,演奏了一季的樂觀。它於高處把對夏的稱讚,傳播地更遠……更遠……

蟬,是夏天最熱烈的歌手。伴隨著炎熱,用一生的熱情,把盛夏唱得熾熱:有聲、有色、有情。

此時此刻,驕陽似火,萬里晴空。畢業季的莘莘學子,已經走出了菁菁校園。擁擠的大街上,到處都是五彩繽紛的裙衫,而在海邊的沙灘上,翻卷的浪花總會打濕一個又一個浪漫的故事。

而我,卻永遠忘不了三十五年前的那個夏天,和烈日底下那片綠油油的農田。一紙大學錄取通知書,沸騰了生養我十八年的小村莊。從田野里踏泥歸來,雙手捧著那張僅有幾個字的白紙,淚流滿面!

大哥忙不迭地騎上自行車,來不及洗去腳上的泥巴,急匆匆去城裡給青島的大姐發電報。我家那條大黃狗大張著嘴巴,舌頭伸出老長,也在後面跟著,歡快地奔跑。烈日當空,蟬聲悠揚,村西嶺的高坡已阻擋不住那幸福的喜悅。

接到電報,躺在病床上的大姐,竟然瞬間神奇痊癒!

十四歲那年冬天,父親病逝,我就寄宿在大姐家求學。後來輟學的我,是被大姐逼著去讀高中。渺茫得不見一絲光亮的夢想,偶爾在支撐著求學的漫長路上……

終於,幾年後的那個夏天,遙不可及的夢想得以實現。我知道,沒有誰會比大姐更激動!更痴狂!

於是,那烈日下此起彼伏的蟬聲,幾十年來,對我,都是最好的樂章。

中國的「五行」對應的季節里有「長夏」,所以楊萬里用「風光不與四時同」讚美了「接天蓮葉無窮碧」的西湖長夏。

那翡翠般碧綠的一片,明亮如眸的波光,依戀著盛夏熱情的胸膛,向著深邃的藍天,深情地仰望。縱然沒有留住這般熱烈的盛夏,還是得轉身換著清淡的秋裝。可那碧綠上清涼的幾朵粉紅的荷,只是因了夏的相遇,而笑的燦爛執著,亭亭玉立地去努力跳躍,試圖和夏吻別。

長夏,還是靜悄悄地走了。回眸間,只是留言:期盼明年的熱烈。

給清涼的荷,罩上晃動的影,是那密實翠綠的一團團擠在一起的樹冠。也在默默地感念:夏給予的生機盎然。那繁盛的枝和茂密的葉,順便隨了清風,搖擺著說:再見。期待明年的盛夏,享受那博大、寬厚、火熱的暖。

春華秋實。而夏,一定是走向成熟的季節。只有經過夏的歷練,才能在秋的季節收穫到追求的碩果。

世間萬物,春耕夏長。心中有夢想,不管多麼渺茫,只要付出春天艱辛的耕種,經歷夏日酷熱下的成長,再急的狂風、再大的暴雨、再響的雷電……都是成功後美好回憶的篇章。

我由衷的讚美這烈日炎炎的盛夏!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