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部長共話之央行 房貸月供、個人理財那些事兒

8月10日中午,《相對論》之《部長共話:下半年,這麼幹!》第五期上線,總台央視記者莊勝春、孫艷與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共話下半年,上到貨幣政策,下到你的錢袋子,想知道的都在這裡。

2020-08-11 17:3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理財產品收益持續走低,普通投資者如何應對?」

「中美關係波動,美國會實施金融制裁嗎?」

8月10日中午,《相對論》之《部長共話:下半年,這麼幹!》第五期上線,總台央視記者莊勝春、孫艷與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共話下半年,上到貨幣政策,下到你的錢袋子,想知道的都在這裡。

權威訪談:金融改革開放步伐不會停

今年以來,面對疫情的衝擊,人民銀行及時創新貨幣政策工具,上半年累計三次降低準備金率,按照疫情防控應急保供、支持復工復產、保市場主體的需要,分階段、有梯度地提供3000億、5000億、1萬億再貸款再貼現。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告訴央視新聞《相對論》,在貨幣政策逆周期調節下,金融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上半年金融數據十分穩健、亮眼。

總量指標上升的同時,人民銀行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引導金融市場利率下行,使企業的融資成本明顯降低。

易綱:普惠金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貸款(利率)、製造業的貸款(利率)都達到了歷史的新低,我們普惠金融的貸款(利率)目前大概是5%,比去年下降了0.8個百分點。這樣的一個利率的下行,有力地支持了實體經濟,使得我們貸款的結構明顯優化,我們普惠小微貸款支持的市場主體明顯地增加。

受疫情影響,國際形勢更加複雜多變,在此情況下,我國金融的對外開放是否會受影響?易綱向央視新聞《相對論》回應,人民銀行仍將堅定不移地實行金融業的改革和對外開放。

易綱:我們要落實好今年以來宣布的金融改革和開放的措施,比如說取消證券、基金管理、期貨、人身險等領域外資的股比限制,我們也會推動全面地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的管理制度。

網友互動:三道考題

孫艷:答案是增加。我們說央行是「銀行的銀行」,簡單理解就是我們往銀行里存錢,銀行要按照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交一部分錢到央行。當準備金率下降,意味著交到央行的錢少了,銀行可用的資金自然就增加了。

孫艷:答案是明年三月。受疫情影響,今年很多小微企業貸款還本壓力大,央行特意出台了延期還本付息的政策。這一政策預計可覆蓋的貸款本金大約是7萬億元,央行明確提出應延盡延。

有還貸款、利息壓力的小微企業,可以向貸款行提出申請,最晚可以延到明年三月。

孫艷:答案是以上所有。個人徵信相當於我們的「經濟身份證」,影響貸款等方方面面。根據新的政策,不光信用卡逾期,花唄延期也會被記入個人徵信。大家千萬要愛惜這張重要的「經濟身份證」。

嘉賓共論:下半年最大的挑戰

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接受央視新聞《相對論》採訪時表示,下半年最大的挑戰還是如何對實體經濟精準滴灌。實體經濟的支持一定要聚焦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下半年人民銀行有兩項精準支持的政策,一項是給小微企業的貸款延期,延期到明年三月底;另外一項是支持給小微企業發放信用貸款。今年的目標是使應收帳款融資為小微企業提供8000億的融資,現在已經提供了5700多億。

易綱:我們的挑戰就是,一定要聚焦小微企業。因為小微企業創造了最多的就業,他們也最困難,在復甦的這個鏈條中實際上處於末端,所以牽扯到了廣大老百姓的就業,這就是我們下半年的工作重點,我們也可以把它叫做精準滴灌。

孫艷:我們一直說提高貨幣政策的精準性、直達性,接下來還可以在哪些方面發力?怎麼將精準滴灌做到位?

黃益平:客觀上來說,政府一直在支持小微企業的融資,但確實非常困難,最主要是兩個原因。

一是獲客難。小微企業數量比較多、規模比較小、不確定性比較大,而且在地理位置上非常分散,要找到這些客戶其實不容易。

二是風控難。給任何企業發放貸款都需要對它做風控。傳統銀行看歷史財務數據、抵押資產,但是大多數小微企業既沒有完整的財務數據,抵押資產又不夠,所以給它發放貸款的難度比較大。

而目前中國有一個比較好的創新,我把它概括為「線下軟信息,線上大數據」。「線下軟信息」就是所謂的關係型貸款,銀行信貸員對客戶進行全方位的了解,即使沒有數據、抵押資產,同樣可以發放貸款。「線上大數據」就是對客戶的數字足跡進行分析,了解業務狀況、信用風險。

莊勝春:對於銀行來說,發放貸款給小微企業的難度在哪裡?怎麼解決?

溫彬:從銀行來看,面臨兩方面的考驗。一是信息不對稱,銀行通常需要擔保抵押,用其它還款來源進行保證;二是成本比較高,銀行通常要降低貸款經營成本,包括信貸成本。小微企業在這兩方面都沒有優勢,因此銀行通常願意給國有大型企業、大中型企業貸款。

下一階段加大對小微企業的信貸支持力度,需要從兩個方面發力。

第一,轉變觀念。不僅僅是監管部門要求銀行給小微企業貸款,更重要的是銀行自身轉型發展的客觀要求。金融脫媒背景下,大企業都直接向資本市場融資,銀行要生存發展,就要下沉到小微企業。

第二,建立體系。小微企業由於沒有擔保、抵押,小而散,違約率比較高,所以要對小微企業建立一套新的、合適的風險把控體系。隨著大數據、金融科技的發展,實際上有了更多資源幫助銀行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比如「信貸工廠」模式,通過標準化的方式降低經營成本。另外,可以和稅務部門合作,由稅務部門提供稅收、工商信息,對小微企業進行精準的畫像,有針對性地提供信用支持。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一年影響幾何?

2018年4月27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了《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由於對理財產品進行了嚴格而明確的管理,也被坊間稱為「史上最嚴的資產管理新規」。近日,央行稱,新冠肺炎疫情對借款人和銀行造成嚴重衝擊,適當延長過渡期可使金融機構有足夠的時間來適應該新規,過渡期至2021年底。

孫艷:從2020年底延到2021年,市場上很多機構都在為「央媽」比心,過渡期延長會給投資者帶來哪些變化和影響?

黃益平:延期之後,從投資者的角度來說是一件好事,一是提供了處置風險的辦法,二是短期內避免市場出現較大的調整的風險。

莊勝春:理財產品收益持續走低,普通投資者如何應對?

溫彬:對於個人投資者,新規之後,理財打破「剛性兌付」,就面臨一個問題——銀行理財可能會出現負值,不再「兜底」。這次資管新規最重要的就是要把居民的儲蓄引入資本市場,變成長期投資。

原來個人儲蓄會更多地購買銀行、公募基金的理財(產品),通過機構投資者專業投資進入到投資市場。而新規之後,要建立長期投資的理念,比如現在高點買了基金出現虧損,不意味著要馬上賣掉,而是要有長期投資的理念,比如進行定投,其實能很好地規避短期波動的風險。

孫艷:對於現在看好中國股市,買股票基金的投資者,溫老師的意見是長期定投。

溫彬:的確,這是一個策略的問題。未來,投資者選擇指數型或主題型的基金更適合。

LPR還會降嗎?如何影響房貸?

2019年末,央行發布重磅消息:為進一步深化LPR改革,商業銀行應自2020年3月1日起與存量貸款客戶正式切換存量浮動利率貸款定價基準。房貸利率迎來重大調整,LPR利率模式即將全面登場。

孫艷:明年起,包含存量,房貸要和LPR掛鈎了,大家都很關心LPR的變化,您認為房貸是選LPR還是固定利率?

黃益平:將來貸款的按揭有兩種利率可以選擇,一是LPR加多少個基點,二是固定利率。這其實是標準市場經濟國家的做法,在借錢的時候既可以選擇按固定利率不變,也可以選擇按照市場利率浮動。選哪個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歸根到底是自己對市場、經濟、貨幣政策的走向做判斷,怎樣最有利。

溫彬:選固定還是選浮動,確實很糾結,我想說三點。

第一,不管固定還是LPR的浮動,都存在利率風險。

第二,據我了解,目前大多數人已選浮動,這也是因為大家明顯享受到了LPR下降的好處。這次房貸利率轉換是以去年12月的LPR加減點,而去年12月LPR是4.8%,五年期以上房貸4.8%,到現在已經降到了4.65%。

第三,要怎麼選,還是有一個基本原則。如果借款期限比較短,以前的房貸利率又比較高,就可以選擇LPR。而期限比較長,十年甚至二十年,並且以前貸款利率本身很低的,實際上可以選擇固定的房貸利率。因為這樣可以鎖定月供成本,將來更好地安排個人家庭的收支情況,不用為房貸利率變動而影響正常生活安排。

孫艷:很多人注意到LPR三個月沒有變化了。LPR「按兵不動」,您認為是出於什麼考慮?

黃益平:最近這幾個月沒有調整,一方面是央行保持正常貨幣政策理念的反映,另一方面,第二季度經濟已經反彈,貨幣政策極度寬鬆的空間很小。經濟復甦過程中,小微企業的困難可能還會持續,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等都要花大力氣支持它。我認為,LPR大幅度下調的空間不是很大。

中美關係波動 金融局勢怎麼走?

莊勝春:在中美關係處波動的背景下,投資者如何做判斷和選擇?

溫彬:還是要對中國經濟和資本市場的發展充滿信心,雖然今年受到疫情衝擊,但是中國經濟已經企穩回升。IMF最新預測,今年全球經濟負增長4.9%,而中國是唯一一個實現1%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無論債市還是股市,國際投資者還是看好中國的資本市場,中國經濟的韌性和資本市場長期的潛力還是比較穩健。對中國投資者而言,堅持做好長期穩健的投資,獲得持續穩健的回報。

孫艷:中美關係的波動會對我國及世界的經濟產生怎樣的影響?

黃益平:簡單來說,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發生經濟衝突,對世界經濟絕對不是一件好事。目前可以做的,比如還是要跟美方談,不能一拍兩散,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真的談崩了,到時候誰都不好。第二,更多把注意力放到世界其他地區,歐洲、亞洲、非洲等,還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合作。

莊勝春:有網友提到,美國會不會實施金融制裁?

黃益平:現在不太好說。但是客觀來說,我們要意識到,迄今為止全球金融體系還是由美國主導,由美元主導,所以我不認為美國會採取極端措施。但人民幣國際化要加快,我們要加強金融體系和外部的連接,讓自己的金融體系更加穩健。

本文源自央視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