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35 

亞馬遜員工跳槽谷歌遭起訴:當年李開復的禮遇

這是當年微軟給予李開復的禮遇啊。亞馬遜罕見起訴營銷主管亞馬遜雲服務部門AWS周一在西雅圖所在的華盛頓州金郡(King County)高等法院起訴前員工布萊恩·霍爾(Brian Hall),指控他跳槽到谷歌雲部門,違反和亞馬遜的競業禁止協議,可能泄露AWS的商業機密。

2020-06-10 08:2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這是當年微軟給予李開復的禮遇啊。

亞馬遜罕見起訴營銷主管

亞馬遜雲服務部門AWS周一在西雅圖所在的華盛頓州金郡(King County)高等法院起訴前員工布萊恩·霍爾(Brian Hall),指控他跳槽到谷歌雲部門,違反和亞馬遜的競業禁止協議,可能泄露AWS的商業機密。

霍爾原本是AWS負責產品營銷的副總裁,今年5月跳槽加入谷歌雲服務的西雅圖部門。他曾經是微軟Surface項目的總經理以及微軟硬體產品負責營銷的副總裁,主導了Surface整個產品線的產品研發和市場營銷。因為亞馬遜的訴訟,霍爾目前還沒有正式入職谷歌。

AWS要求法院禁止霍爾未來18個月在谷歌雲效力。霍爾的律師表示,在他加入AWS的時候,亞馬遜AWS的直接主管曾經向他多次表示,不會用樣本合同裡面的競業禁止協議來限制他。但等到霍爾真要離職的時候,亞馬遜就搬出了這一限制條款。

這一訴訟之所以令人關注,因為之前的競業禁止協議大多是涉及到技術工程骨幹,科技巨頭很少會對市場營銷這些崗位的員工提起訴訟。但亞馬遜表示,霍爾幾乎每天都和AWS的核心高管工作,他非常清楚AWS公司機密的2020-2021產品路線圖,也參與制定和執行產品規劃。

就在亞馬遜總部附近挖角

有趣的是,當初向霍爾保證不會使用競業競爭協議的那位AWS部門直接主管今年年初也跳槽了,加入了亞馬遜的直接競爭對手,就是甲骨文新任首席營銷官凱爾曼(Ariel Kelman)。因為亞馬遜並沒有起訴凱爾曼,所以霍爾也認為亞馬遜不會阻止自己跳槽谷歌。

但兩人有一個根本差別,凱爾曼搬到了矽谷,而霍爾則留在了西雅圖。谷歌所在的加州是不允許競業禁止協議的,企業人才可以自由跳槽流動。但亞馬遜和微軟所在華盛頓州並沒有禁止企業設置競業禁止條款。這也是亞馬遜起訴的主要依據。

亞馬遜之所以對前員工對簿公堂,或許也是對谷歌雲服務的市場增長有所警惕。谷歌雲在西雅圖新開設的辦公室,就在亞馬遜總部附近,距離只有幾個街區。而近期谷歌雲從亞馬遜和微軟的系列挖角行為,無疑讓西雅圖的兩家超級巨頭感到不快和緊張。

(Canalys統計數據)

儘管亞馬遜AWS占據著明顯的市場優勢地位,今年年初的市場份額高達32.4%,但市場份額卻出現了下滑。而谷歌雲雖然明顯落後AWS,但增長步伐卻非常明顯,市場份額已經從2019年初的4.9%提升到了今年年初的6.0%。

微軟起訴谷歌挖角李開復

這讓人想起了國內讀者很熟悉的一段科技圈往事,當年李開復從微軟跳槽谷歌的時候也享受過這一禮遇。2005年7月19日,微軟負責互動設備部門的企業副總裁李開復正式加入谷歌,出任谷歌企業副總裁兼大中華區總裁。就在同一天,微軟在金郡高等法院提起訴訟,指控李開復違反了競業禁止協議。

李開復曾經是微軟亞洲研究院的創建者和領導者,對中國市場有著深入的了解和廣泛的資源。對當時雄心勃勃希望開拓中國市場的谷歌來說,李開復是最適合的人選。據法庭文件顯示,谷歌為李開復開出了高達1000萬美元的薪酬包,其中包括250萬美元的簽約現金獎金和一年之後的150萬美元現金獎。相比之下,李開復2004年在微軟的薪酬是100多萬美元。

當時網際網路搜索新貴谷歌正在迅速崛起,對傳統科技巨頭微軟構成了越來越明顯的威脅,更是連續挖走了微軟多位骨幹員工。微軟時任CEO鮑爾默對此極為不滿,壓抑許久的憤怒在李開復跳槽的時候終於徹底爆發。在經過半年多的訴訟之後,2005年12月谷歌和微軟及李開復達成了非公開協議。

就在前一年,谷歌帶走了微軟資深工程師盧科夫斯基(Mark Lucovsky)。據盧科夫斯基回憶,自己去向鮑爾默辭職的時候,後者直接說,「你別告訴我是谷歌」。在得知是谷歌挖角的時候,鮑爾默直接在辦公室里摔了椅子,怒不可遏地大罵「我要Fxxking殺了谷歌,我要幹掉那個傢伙,我以前就幹掉過他,我還會再幹掉他。」

谷歌也擔心別人挖角自己

鮑爾默口中的「那個傢伙」指的是時任谷歌CEO施密特,兩人原本就有宿怨。施密特在加入谷歌之前,曾經是軟體公司Novell的CEO,在微軟的強力競爭打壓下一蹶不振,最終被收購退出了市場競爭。

不過,就在谷歌大舉挖角微軟員工的時候,他們卻給自己員工設置了跳槽選擇限制。2005年-2009年,蘋果、谷歌、英特爾和Adobe等幾家巨頭曾經達成過互不挖角的君子協議。當時谷歌和蘋果還處於蜜月期,施密特還是蘋果董事會成員,賈伯斯和施密特的私交在其中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

這種互不挖角協議有助於這些公司以較低的薪酬留住員工,避免行業薪酬水漲船高,但卻不利於人才的正常流動,阻礙了市場競爭。2010年,美國司法部與四家公司達成協議,禁止他們繼續實施互不挖角協議。

第二年,四家公司更遭到旗下6.5萬名員工的集體起訴。這些員工認為互不挖角協議影響了他們行業發展空間,人為壓低了他們的薪酬。賈伯斯和施密特之間的郵件往來成為兩家公司密謀阻止員工跳槽的關鍵證據。經過四年的訴訟,四家公司最終在2015年以4.15億美元的賠償金達成和解。

來源:新浪科技 作者:鄭峻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