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1940 

《燃燒》中首次嘗試反面人物 張佳寧:觀眾看到變化我就開心

《燃燒》由經超、張佳寧主演,在這部戲之前,兩人已有過多次合作,年少時便相識的友誼更顯得珍貴,「我們是十幾年的朋友了,我15歲時就認識他,那是藝考之前的考前班,我倆是一個班的,後來他上了北電,我去了中戲,工作中也常遇到」,張佳寧講述。北京晚報 記者 邱偉。

2020-06-10 08:5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小姨多鶴》中的文藝兵張春美、《溫州一家人》中的陝北姑娘穆禾禾、《如懿傳》里的蒙古格格……在很多觀眾印象中,張佳寧像個天性陽光的鄰家女孩,而在北京衛視播出的刑偵劇《燃燒》中,她出人意料地挑戰了逐步走向「黑化」的冰山臉霸道女總裁許佳桐。這是張佳寧第一次嘗試有些反面色彩的角色,她說自己是有意識地想「掰」一下大眾的印象,「我問過身邊的朋友,你們看到這部戲還覺得我是那個可愛的女孩嗎?他們都說真的有變化。只要觀眾覺得原來這樣的角色佳寧也可以演,我就很開心。」

外冷內熱是她和角色的共通點

「她是個高智商、高情商的人,但她活得就不是自己的樣子。」張佳寧這樣評價自己的角色。高智商學霸她演過,高情商女強人她也演過,但從未有一個角色讓她覺得如此壓抑,「她有脾氣、有火,但她絕不發出來,一定要憋著,總的來說就是很壓抑。」家族集團繼承人、牛津大學高材生、海歸創業名噪一時的年輕企業家,從表象上來看,許佳桐這個角色並不像張佳寧所描述的那樣悲觀無助,這樣一位本該有著光明前景的年輕人,最終卻走向了一個無法轉圜的慘澹結局,張佳寧解讀說,「許佳桐生在一個罪惡的家庭里,她要承受著父輩甚至爺爺那一代的恩怨和負罪感,所以一輩子都活得很糾結,很憋屈,無能為力。」

初看劇本時,張佳寧感到劇情有種吸引人一直往下看的力量,「不是故意營造一種緊張氛圍,而是從揭開一樁樁謎案的冰山一角開始,讓你慢慢進入到懸念里。許佳桐也是在這種狀態下不由自主地開始了一些行為,但這個角色其實不像傳統意義上的那種黑化,她的人生軌道上每一個變化其實回頭看都有跡可循。」雖然和角色之間有很大反差,但有一點張佳寧覺得自己和許佳桐還比較像:外冷內熱,「這個人物你幾乎沒怎麼看到她笑過,很冷,表面上就像一座冰山一樣,但其實她內心是很溫柔的。可能偶爾我給別人的第一印象也是,覺得這小姑娘怎麼不愛說話啊,但其實我也是要等熟了之後話才比較多,而且一旦熟了就會很走心。別人對我一分好,我會還他十分那種。」

多年摯友搭檔合作更加默契

《燃燒》由經超、張佳寧主演,在這部戲之前,兩人已有過多次合作,年少時便相識的友誼更顯得珍貴,「我們是十幾年的朋友了,我15歲時就認識他,那是藝考之前的考前班,我倆是一個班的,後來他上了北電,我去了中戲,工作中也常遇到」,張佳寧講述。

劇中,經超飾演的高風與許佳桐青梅竹馬,也是和她相愛相殺的前男友。在許佳桐眼中,高風是抽絲剝繭探尋真相的正義使者,而自己卻恰恰成為了給他故布疑雲的那個人,即使她對這個初戀男友仍心懷不舍,卻因兩人各自背負的家族重擔,而為這段悲劇愛情寫下了結局。雖然兩人搭起戲來合作無間,但許佳桐角色本身的壓抑感讓張佳寧時刻「繃著弦兒」。對張佳寧知根知底的經超談到許佳桐這個角色時說,張佳寧和許佳桐都是內心世界非常豐富的女孩,張佳寧能將角色成長在陰霾下的特點準確表達,是對這部戲整體結構和人物把控理解到位的體現,「佳寧小的時候可以演可愛型的妹妹,現在可以拿捏住這種霸道女總裁,這中間肉眼可見她的成長。」

從家人的鼓勵中汲取動力

張佳寧年紀不大,卻已積累了40多部作品,有人說她高產,她則對多年來自己的事業狀態清醒自知,「以前年紀小,演的角色戲份少,我演過最少的一部戲應該是《闖關東2》,就幾場戲的戲份,但能有一個兩個觀眾對我有印象我就會很開心。」

不在乎戲量多少,從每一部作品中汲取營養,從前輩合作者身上學到經驗,對張佳寧來說是自己成長非常重要的信條,「直到《媳婦的美好時代》之後,我才開始接相對比較重的角色,也是潘美麗這個角色讓更多人認識我。從演主角開始算的話,作品的量也沒有太大,一年也就拍個三四部。」

張佳寧的舅舅張曉龍對於觀眾來說並不陌生,他是《甄嬛傳》中的溫太醫,《琅琊榜》《如懿傳》等多部古裝大戲的禮儀指導。在張佳寧眼中,從小到大舅舅給了她很多鼓勵,能在一個溫暖有愛的家庭氛圍中長大,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在我舅那兒什麼都是好的,我說我好胖,他就說胖什麼,多好看呀。工作上也是,他總說我們家佳寧演得比我好,但我知道我肯定沒有他演得好,不過這種鼓勵真的會帶給人動力,促使我要更努力配得上他的誇獎才好。」

北京晚報 記者 邱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