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636 

中國百強城市榜:GDP占全國七成,江蘇13市全部入圍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了2019年GDP100強城市的數據發現,這100城的GDP之和占全國比重高達70.4%。

2020-09-03 03:3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中心城市、經濟強市對區域經濟的帶動引領作用日益凸顯。在全國33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中,前100名的城市可謂是佼佼者。

第一財經記者根據各地統計局公布的數據,梳理了2019年GDP100強城市的數據發現,這100城的GDP之和占全國比重高達70.4%。其中,東部城市入圍百強的多達55個,中西部41個,而東北地區僅有4個副省級城市入圍;從省份來看,江蘇13個地市全部入圍,廣東入圍數量僅位列第3,河南入圍數量領跑中西部。

江蘇「十三太保」全入圍

根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2019年我國百強城市數量占全國地級市以上城市總數的30%,但百強市GDP之和達到了697618.59億元,占全國比重高達70.4%。

從入圍門檻來看,第100名的城市是安徽北部的阜陽,GDP達到2705億元。在阜陽之後,還有5個城市的GDP超過2600億元大關,接近100名,分別是汕頭、龍巖、泰安、曲靖和宜賓。這其中,作為最早成立的四大經濟特區之一的汕頭,以2694億元位居第101名,與百強城市擦肩而過。

百強城市中,GDP超過5000億元的城市有45個,第45名是河南洛陽;超過1萬億元的城市共17個,超過2萬億元的城市共5個,分別是上海、北京、深圳、廣州和重慶。此外,蘇州和成都正在邁向2萬億元大關。

從四大板塊分布來看,東部沿海地區入圍百強市的數量最多,達到55個,中部6省份共有26個入圍,西部地區共有15個,東北僅4個。

分省份來看,100個城市包括四大直轄市,以及來自23個省份的96座城市。只有4個省份沒有城市入圍百強名單,分別是海南、寧夏、青海和西藏,都屬於經濟總量比較小的省份。

具體來看,第二經濟大省江蘇占比最多,全省13個地市均入圍百強。其中蘇州排名最高,位居第6,最低的宿遷位居第84。

江蘇在計劃經濟時期城市的發展基礎就比較好,城市空間分布比較均衡,城市之間的發展差距較小。另外,蘇中、蘇北與蘇南之間的區域差距在近幾年進一步縮小,蘇中、蘇北地區的經濟增速明顯快於蘇南。從主要指標占全省比重來看,2019年江蘇三大經濟區域中,蘇南、蘇中、蘇北地區生產總值占全省比重分別為56.7%、20.4%和22.9%。

廈門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丁長發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改革開放後,蘇南地區在上海的輻射帶動下,率先崛起。近年來,蘇南地區的產業、資金、技術等要素又外溢到江蘇中北部,因此全省的城市經濟發展相對較為均衡。

第三經濟大省山東入圍百強的城市數量位居第二,省內16個地市中有11個入圍,占比略超三分之二。儘管近年來山東與粵蘇之間的差距不斷拉大,但總體上看,山東的城市發展仍較為均衡。

不過,山東城市發展以中小城市為主,兩個中心城市青島和濟南占山東經濟的比重並不高,核心城市的作用並不突出。目前山東尚無一個城市進入到城市GDP前10名,最高的青島位居全國第14,濟南也僅位列第20。中心城市不夠突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高端要素的集聚和產業、區域的轉型升級。

相比蘇魯,第一經濟大省廣東的21個地市中僅10城入圍百強市。這10個地市中,有8個城市來自珠三角;粵東西北僅2市入圍,全部來自粵西,為茂名和湛江

廣東省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珠三角核心區實現地區生產總值86899.05億元,占全省比重80.7%,比上年提高0.2個百分點,其中廣州、深圳的經濟總量之和超5萬億元。此外,廣深加上佛山、東莞,四個城市的GDP之和達到70788億元,占全省比重達三分之二。

另外一個沿海經濟大省浙江的發展也相對均衡。全省11個地市中,共有8個城市入圍百強,占比超過七成,3個未入圍的城市分別是山區市麗水和衢州、海島市舟山。

河南領跑中西部

中西部共有41個城市入圍百強,其中河南共有10個城市入圍,鄭州和洛陽進入前50位,此外還有南陽、許昌、周口、新鄉、商丘、焦作、信陽、駐馬店。

丁長發分析,河南是經濟大省,GDP總量位居全國第5,又是戶籍人口第一大省,地形上以平原為主,人口分布相對均衡,很多地市的人口都比較多,因此進入到百強城市的數量也比較多。

數據顯示,2019年末,南陽全市總人口達1201.88萬人,常住人口1003.16萬人;同期周口全市總人口1166.15萬人,常住人口866.22萬人;商丘全市總人口930.40萬人,常住人口733.36萬人。

丁長發分析,像周口、南陽這樣的人口大市,有一大部分人口流向了長三角、珠三角以及省會城市,但還有相當大一部分需要在當地就近城鎮化。這些地區需要大力改善當地的營商環境,利用當地的勞動力、土地資源優勢。

河南之外,中部地區的湖南有5個城市進入百強,安徽有4個,湖南和江西各有3個,山西只有1個。總體上,中部共有26個城市入圍。

相比之下,西部地區只有15個城市入圍。其中,經濟總量位居全國第6的人口大省四川,也只有2個城市入圍。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葉青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東部沿海發達省份土地、人力等要素成本;西部地區發展則面臨人才不足以及生態保護任務較重等問題。相比之下,中部的綜合條件更好一些,土地資源多、勞動力充足,東部和西部經濟發展的一些障礙和短板,在中部都可以得到解決。

丁長發說,西部不少省份經濟發展的客觀條件比較差,如山地高原多、土地貧瘠、交通基礎設施比較落後等,因此西部省份中省會城市的占比會更高,其他地市州與省會城市都存在很大的差距。

從中西部入圍百強的城市來看,主要有幾種類型,一類是省會城市(包括直轄市);一類是省域副中心城市、區域中心城市,比如江西九江、贛州,湖北宜昌、襄陽,河南洛陽,廣西柳州,貴州遵義,安徽阜陽、蕪湖,四川綿陽,湖南衡陽等;第三類是人口大市,如周口、南陽、商丘等。此外還有部分城市處於大都市、中心城市周邊,接受大城市的帶動輻射較為明顯,比如湖南嶽陽、株洲,安徽滁州等。

相比東部沿海以及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入圍百強的城市實在是少之又少,只有大連、瀋陽、長春和哈爾濱這四個副省級城市。作為東北地區GDP第5的城市,石油城大慶去年GDP為2568.3億元,離前100名略有差距。

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區域型城市的經濟發展需要一定的腹地,就是縣域經濟,但東北的縣域經濟在全國是非常滯後的,這就支撐不了區域性中心城市的發展,所以東北地級市比較薄弱。

從產業結構來看,衣保中說,東北的地級市大部分是產業結構比較單一的城市,都是因為某個產業需要而發展起來的,很少有綜合性的城市,比如鞍山的鋼鐵、撫順的煤炭、吉林的化學工業等,由於沒有形成綜合性的城市功能,一旦某一個產業出現衰退,整個城市的經濟就喪失了發展活力。

「這也是東北城市和南方城市顯著的不同。」衣保中說,區域性中心城市需要與周邊的腹地結合起來,需要把市場資源整合起來,這樣發展才有可持續性。和東南沿海那種靠市場化、靠周邊腹地自然而然形成區域中心城市不一樣,東北這些產業型城市的中心城市功能比較差,起不到輻射帶動周邊地區的作用。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