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主歷史觀

訂閱

發行量:55 

徐志摩與陸小曼的婚禮上,梁啓超奉上史上最毒證婚詞,罵得太狠了

徐志摩與陸小曼,一個是浪漫詩人,一個是傾城名媛,男才女貌,兩情相悅,他們的結合本該受到萬眾祝福,但實際情況卻是千夫所指。

2020-09-04 23:59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藍夢島主

原創文章,已開啟全網維權,抄襲必究!

「一雙眼睛也在說話,睛光里漾起心泉的秘密。」這是徐志摩寫給陸小曼的動人情話。

徐志摩與陸小曼,一個是浪漫詩人,一個是傾城名媛,男才女貌,兩情相悅,他們的結合本該受到萬眾祝福,但實際情況卻是千夫所指。因為,他們相愛時,徐志摩剛成為「中國離婚第一人」,陸小曼則已經是有夫之婦,而且,陸小曼的丈夫王庚還是徐志摩的好友。

即便以今人的價值觀去評判,徐志摩與陸小曼之間的禁忌之戀也是極其不道德的,他們遭受世人唾罵,自是理所當然。無論是徐志摩,還是陸小曼,在當時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到底是什麼,讓他們不惜付出所有代價、不惜背負所有罵名,去談一場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戀愛呢?

我們不禁要問:那到底是一場怎樣的相遇呢?

正所謂「一眼萬年」,有時候,愛上一個人,只需要一瞬間。徐志摩與陸小曼便是這樣,只需一眼,只要一瞬,便淪陷,便萬劫不復。

那是1924年的冬天。彼時的徐志摩正處在失戀的情傷里——他為林徽因離了婚,林徽因卻轉身選擇了梁思成。而彼時的陸小曼嫁給了一個不愛的人,從原本的社交名媛淪為一個寂寞獨自開的小婦人。

那一夜的舞會,他與她共舞,一切都那麼契合,一切都那麼美好,仿佛,他與她的相會,是上天的安排。她太美,他太溫柔,她正浮想聯翩,他突然靠近她耳邊,說了句:「我知道,你是寂寞的。」

這一刻,他離她很近,不僅是臉的距離。

陸小曼曾親筆寫過她當時的感受:「我們相識在不該相識的時候,他那雙放射神輝的眼睛照徹了我內心的肺腑,認明了我的隱痛……同時,我也跌入了戀愛的海洋。」

是的,身為王庚妻子的陸小曼愛上了丈夫的朋友徐志摩,而徐志摩愛上陸小曼,或許還要早上一秒。

陸小曼心中的「隱痛」是寂寞,是嫁給了一個不愛的人,而這一切,徐志摩洞若觀火、感同身受。當徐志摩說:「我知道,你是寂寞的。」陸小曼便認定,眼前這個男人就是她苦苦追尋的畢生所愛,因為,他懂她。

徐志摩說:「我將在茫茫人海中尋訪我唯一之靈魂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徐志摩還說:「讓我花掉一整幅青春,用來尋你。」在看到陸小曼那一刻,他認定,他找到了,就是她。

詩人總是浪漫而多情的,徐志摩缺乏理性,當他確定他愛她,便不顧倫理道德,也不惜成本代價。而陸小曼更是愛情至上,她出身名門,接受最先進的教育,穿著最華麗的衣衫,嫁給最優秀的男人,是上流社會交際場所里最耀眼的明星,所有人都視她為女神,只有徐志摩知道她也是個平凡的女人,需要愛、渴望愛。

當王庚用槍抵著陸小曼的太陽穴,陸小曼沒有恐懼,沒有求饒,她只是微笑著閉上眼睛,因為她早已經想好了,為了徐志摩,死也是願意的。正是因為王庚看到了她的決絕,才決定成人之美,做個悲情君子。

1926年10月,徐志摩與陸小曼在萬眾矚目、萬眾唾罵中結成連理,婚禮上,證婚人梁啓超奉上了史上最刺耳的證婚詞,大致如下:

「徐志摩,你這個人性情浮躁,以至於學無所成,你這個人用情不專,以至於離婚再娶,你這個人做學問不成,做人更是失敗!

陸小曼,希望你今後能恪遵婦道,務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徐志摩、陸小曼,你們都是離過婚,又重結婚的,都是過來人了,這全是由於用情不專,以後要痛自悔悟。希望你們不要一錯再錯自誤誤人,不要以自私自利作為行事的準則,不要以荒唐和享樂作為人生追求的目的,不要再把婚姻當作是兒戲,以為高興可以結婚,不高興可以離婚,讓父母汗顏,讓朋友不齒,讓社會看笑話!

最後,我送你們一句話:祝你們這是最後一次結婚。」

作為徐志摩的老師,梁啓超的這番話說得夠狠、夠犀利,但是,也完全是出於一個長者對犯了錯的晚輩的好心規勸。平心而論,徐志摩和陸小曼也確實該罵,這是他們為不道德愛情本該付出的代價。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