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影視

訂閱

發行量:254 

39歲金莎說「很糊的藝人才有自由」,暴露了娛樂圈最殘酷的一面

最近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讓金莎沉寂10年的事業有了起色,她自嘲是「過氣女藝人」,說自己本來已經「粉的有點灰」,現在是「正粉紅」,和「正紅」還有很大的距離。與那些標榜「人淡如菊」的女藝人不同,金莎很實誠地說她想靠《浪姐》「翻紅」,而她也憑藉自己的「初戀臉」和「莎雕」性格贏得了不少觀眾的喜愛。

2020-08-20 00:3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昨天,39歲的金莎在一段採訪中詳細分析了藝人的「紅」與「糊」,引發熱議。

金莎說,真正紅的藝人,擁有最好的藝術資源和選擇機會,但要忍受「時間的壓迫感」、「睡眠的緊張」和「生活交際的閉塞」

然而,「當紅」只是屬於金字塔尖的幸運,金莎對「分母」們的糾結深有體會:「自由只有很糊的藝人可以感受到,Ta想到自己的事業也會很灰心、很痛苦,但是自由是屬於他們的。

最近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讓金莎沉寂10年的事業有了起色,她自嘲是「過氣女藝人」,說自己本來已經「粉的有點灰」,現在是「正粉紅」,和「正紅」還有很大的距離。

與那些標榜「人淡如菊」的女藝人不同,金莎很實誠地說她想靠《浪姐》「翻紅」,而她也憑藉自己的「初戀臉」和「莎雕」性格贏得了不少觀眾的喜愛。

回顧金莎20年的演藝生涯,她經歷了出道即巔峰、斷崖式下跌、溫水煮青蛙這3個階段。

今天,影小妹就來深入分析一下她高開低走的原因,讓大家看看娛樂圈的浮華與殘酷。

01出道即巔峰

前兩天,金莎和黃聖依20年前的合照被po出,時光倒退回2000年,這兩位上海姑娘一起參加上海有線電視台的主持人大賽,一起成為《燦爛星河》的主持人。

2001年,黃聖依考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2004年因主演周星馳電影《功夫》而爆紅。

2002年,金莎主演了偶像劇《十八歲的天空》,隨後簽約海蝶音樂。

2005年,金莎發布首張專輯《空氣》,和林俊傑合唱的《被風吹過的夏天》紅遍大江南北。

無論是金莎還是黃聖依,都是「出道即巔峰」的幸運兒。

沒想到20年後,她們兜兜轉轉又一起參加了《乘風破浪的姐姐》,20年後的她們依舊年輕美麗。

2008年,正當紅的金莎參加《舞林大會》,被主辦方安排和歌手斯琴格日樂一起乘車返回酒店。金莎和歌迷合影,耽誤了時間,引發斯琴格日樂的不滿,兩人發生摩擦。

金莎在博客里控訴斯琴格日樂辱罵自己,雙方的口水仗長達3個月,金莎的「玉女」人設就此崩塌。

當時,許多關於金莎的負面稿件出現,金莎哭著回憶說:「說我和交際花一樣,好像我很不堪才出道,那不僅僅是網絡暴力了。」當時金莎甚至在博客上發火:「誰說我是夜店公主?出來!」

2010年,金莎在電視劇《神話》里演了呂素,還演唱了插曲《星月神話》。

沒想到10年後,她和一起主演《神話》的白冰、張萌又在《乘風破浪的姐姐》里重逢。

02溫水煮青蛙

金莎承認,2005年到2010年是她的巔峰期,之後她在娛樂圈的機遇「斷崖式」下跌。

2013年,她去韓國受訓聲樂和表演課。2014年,她意識到自己過氣了。

金莎喜歡自黑,這兩年一直調侃自己是「過氣女藝人」和「阿姨」。

金莎說,在《乘風破浪的姐姐》之前,她已經很久沒有上熱門的舞台了。

但她也並不缺錢,因為每個月能有10場左右的商演,12月旺季甚至有20場商演。

金莎調侃自己在商演里一直唱「三件套」,也就是她的成名作《被風吹過的夏天》、《星月神話》和《愛的魔法》。

有時候商演的環境很差、音響也不行,金莎甚至在路邊搭的台上唱,老百姓爬到樹上看。

有新聞說「金莎淪落到街頭演出」,令她十分自卑和難受。

然而,對於金莎這種紅過的藝人來說,每場商演的出場費應該有6位數,去掉差旅費、妝發費和養團隊的錢,收入也是很可觀的,金莎依舊是一枚富婆。

歌手老狼已經過氣那麼多年了,他曾經實話實說:「我唱一次,估計夠上班族一年掙的。

這就是許多人擠破頭也要進娛樂圈的原因,哪怕犧牲自由和休息時間,但成名後的收益真的很可觀。一個藝人一旦紅過,就能一直吃老本,86版《西遊記》的主演們到現在還在跑商演。

即使過氣後的收入沒有當紅時那麼高,也比普通上班族每日操勞賺得多多了。

這種「溫水煮青蛙」般的商演生活確實會消磨人的意志,但至少還有豐厚的收入,不是嗎?

因為名利的誘惑太大,才會有很多底層藝人掙扎煎熬,渴盼「紅」的那一天,即使那一天不會到來。

金莎說的是大實話:「我的名氣雖然下來了,但人生是比較平緩的,怎麼說也是幸運的。

03翻紅的機會

金莎對翻紅如此渴望,但她在《乘風破浪的姐姐》中的表現,其實是有些令人失望的。

初舞台,金莎選了今年很紅的《少年》,但這首歌的演唱難度並不高,不能凸顯實力,在一眾放大招的姐姐中間並不出彩,只得了68分,排名倒數。

第一次和第二次公演,金莎所在的組都是只唱不跳,她的表現中規中矩。

第三次公演,金莎在《彩虹節拍》的表演中兩次掉落道具扇子,而且兩次都用最扎眼的方式去撿扇子,顯得很缺乏舞台經驗,破壞了整組的表演,她也因此被淘汰。

復活後,許多姐姐都憋了大招。第五次公演,復活組的7位姐姐中,金莎和王智的表演最拉胯。

同樣是《獨上C樓》,黃聖依展現唱跳實力,金晨的表演也非常能打,金莎的舞蹈只是在抖裙子,而且連抖裙子還缺乏力度,準備得不夠用心。

沒有舞蹈基礎的金莎,雖然也曾練到後半夜睡在訓練室里,但呈現效果卻不盡人意。

即使如此,金莎還是通過《浪姐》賺了一大波熱度,最近她和陳松伶、朱婧汐、海陸一起去參加了音樂節的演出,這樣的舞台已經比她前兩年的商演要高大上多了。

04「莎雕」的困局

20年前和金莎一起參加選秀的黃聖依,如今已經有兩個可愛的兒子。

10年前和金莎一起演《神話》的白冰和張萌,也都當了媽媽。

39歲的金莎依舊單身,而且已經3年沒談過戀愛,急得張雨綺都要給她介紹對象。

因為父母「三句話不離結婚」,金莎甚至一看到父母來電話,就會打一個激靈。

對於事業,金莎說自己缺乏規劃,對於愛情,她說自己是「戀愛腦」,在戀愛中容易受騙。

金莎最可愛的地方,是她非常坦誠,她甚至會說自己在《乘風破浪的姐姐》里表現得「憨憨傻傻」,像個「失智少女」,一直是「智商不高的樣子」。

一般女明星絕不會這麼狠地吐槽自己,她的「不設防」其實挺圈粉的。

對於圈內的現象,金莎說得頭頭是道,有著難得的「人間清醒」,但自己遇上事情,比如12年前和斯琴格日樂的那次衝突,就沒有那麼清醒了。

可以說,金莎在大紅之後陷入沉寂,大半是自己造成的,正所謂性格決定命運,在「人精」扎堆的娛樂圈裡,「莎雕」唱跳演的實力都不是頂尖,要持續紅下去實在太難了。

《乘風破浪的姐姐》令一些過氣的姐姐成功翻紅,也令一些從沒大紅的姐姐在圈內有了姓名,但這只是個「被風吹過的夏天」,姐姐們後面的路走得怎樣,還是要靠自己。

本文由「獨家影視」作者「雲影」原創,未經作者授權同意,任何其他平台號不得轉載本文,違者追究法律責任。歡迎各位訂閱「獨家影視」,感謝大家支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