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寫探秘

訂閱

發行量:405 

邱冬散文作品:蘭

我喜歡花草,喜歡到別人家去欣賞花草,但我自己卻不喜歡養花種草,一是因為自己懶,怕疏於管理,委屈了那些嬌貴的植物,二是平時一些閒情都放在麻將上,贏時心花怒放,呼朋喚友,小啜幾杯,輸時心煩氣躁,怨天怨地,玩物喪志,十足不求上進的小人物,哪有那養花種草之雅興。

2020-10-28 16:2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喜歡花草,喜歡到別人家去欣賞花草,但我自己卻不喜歡養花種草,一是因為自己懶,怕疏於管理,委屈了那些嬌貴的植物,二是平時一些閒情都放在麻將上,贏時心花怒放,呼朋喚友,小啜幾杯,輸時心煩氣躁,怨天怨地,玩物喪志,十足不求上進的小人物,哪有那養花種草之雅興。

然而,對於蘭,我確實有偏愛的。起因是我結婚的哪一年,妻子買了兩盆花,一盆米蘭,一盆蘭草,到了冬天,鄰居傳授要將它們搬到室內來,說蘭之系列皆怕冷。但某個晴日,太陽暖暖的,我在屋檐下面曬太陽,曬著曬著,忽然想起那兩盆蘭,玲香惜玉,便也把它們搬出來曬曬太陽,看著它們在陽光下舒枝展葉,覺得總算在新婚的妻子面前細心了一回。不想這天下午玩牌又玩過了頭,忘了及時收回它們,二天早晨,妻子發現時,米蘭的葉子已凍焉了,妻那個心痛哦,拿取暖器來默默的烘烤,但米蘭並沒回報她的善心。經過那個短暫的冬夜,那株本來生長的極蔥蘢的小綠樹就那樣匆匆的枯萎了。但蘭草卻絲毫沒受到什麼影響,依然蔥蔥莽莽的生長著,顯示出自己超強的生命力。

第二年清明,陪妻子回她老家,妻老家在山裡。去時,山外的楊柳已經發芽了,但妻老家的山上還有積雪,山頭上的野草灌木依然枯萎著,但妻卻興趣盎然,說要帶我去尋蘭。妻老家的山並不高,海拔五百米左右吧,但因久居小城,缺乏鍛鍊,上至半山腰,已累的氣喘吁吁了,妻亦粉面通紅,嬌喘連連。我們在山石上坐下來休息,忽然妻大呼:蘭香,蘭香,哈哈,有蘭草花啦。果然一陣清幽的香氣直入心底,剛起的一點疲勞轉瞬間蕩然無存。順香找尋,不遠處岩石下面一株青白色的蘭花正悄然開放,那花開成三瓣,延青嫰的枝蔓串成一串。見了妻子,似見了久違的閨蜜,歡快的淚珠都流到了腮邊——是那清晨的露珠,尚遺留在花蕊上,見了妻身邊欣喜若狂的我,又露出羞答答的女兒態,只想把那素顏的嫩容望舒展的綠葉後面躲藏,我急切上前,就要攬之入懷,妻說:萬不可急,需回家取了條鋤來連根深挖,要是粗心,會傷了它根部的新芽。待仔細看時,真有一株嫩芽才從那根部的土裡努力拱出來。

那天上午,妻陪我滿山里去挖蘭草花,足足挖了幾十株,滿滿的一花籮,花籮是竹子做的,並不是用來裝花的,而是丈母娘用來盛裝蔬菜的。回來後,妻姐妹見了,分走了一大半,自己只帶回了十幾株,甚是惋惜。

回到小城蝸居,將空閒的幾個花盆花缽,一股腦栽了蘭花,沒過一星期,所有的蘭花都開了,或白或紫,或青或蘭,但都是三片花瓣,都成串開放,齊放幽香,香氣悠厚,延路飄發,經遠不散。鄰人聞了,齊來喝彩,路人見了,亦默立許久,不忍散去。這花香里有蘭之清幽,有山之靈厚,有春之倩影,有夢之無痕。

這些蘭就這樣開進了我的心裡。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