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歷史觀

訂閱

發行量:21 

王陽明打開古寺的一個房間,發現圓寂的僧人,是他五百年前的前世

57歲,人生的最後一年,王陽明來到了靈岩寺,這是一個從南唐時就建立的古剎。古剎里有一座舊房子,房子上著鎖,王陽明突然有一種衝動,想打開這個房間看一看。住持告訴王陽明,這房子不能打開。因為裡面是坐化的祖師爺。祖師爺圓寂的時候,告訴弟子,有一天他會回來,回來之時,才是打開房子的時候。

2020-10-29 04:44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57歲,人生的最後一年,王陽明來到了靈岩寺,這是一個從南唐時就建立的古剎。

古剎里有一座舊房子,房子上著鎖,王陽明突然有一種衝動,想打開這個房間看一看。
住持告訴王陽明,這房子不能打開。因為裡面是坐化的祖師爺。祖師爺圓寂的時候,告訴弟子,有一天他會回來,回來之時,才是打開房子的時候。
王陽明的好奇心更重了。此時的王陽明已經是大伽,住持不敢過於拒絕,就打開了房間。
進入房間,王陽明頓時被驚住了。
禪房裡坐著一位圓寂許久的僧人,奇怪的是,這僧人的面孔跟王陽明幾乎如同鏡子的兩面。

在旁邊一個積滿灰塵的箱子上,王陽明找到了一個信封,打開一看。
五十七年王守仁,
啟吾鑰,拂吾塵,
問君欲識前程事,
開門即是閉門人。
王陽明就是僧人,僧人就是王陽明。僧人已經洞悉了王陽明的一切,王陽明卻不曾了解僧人。

這個故事當然是一個玄妙的故事,不可能是一個真的故事。
那為什麼要講這麼一個故事,也許是王陽明的人生太硬核,太傳奇了。

王陽明,本名王守仁,別號陽明,人生的目標:成為聖人。

為了成為聖人,王陽明做過五種嘗試:任俠、騎射、辭章、道家、佛家,最後才拜到儒家門下。

他的文章寫得極美,但他終究認識到文章不能讓他抵達聖的彼岸,他甚至告訴學生,不要去嘗試成為柳宗元、李白、杜甫這樣的文人、詩人。

他從小學習兵法,甚至到塞外踩點,偶遇了韃靼人,用箭嚇退對方。那年,他不過十五歲。

十八歲那年,他丟下新婚的妻子,跑去跟道觀的道士對坐了整夜,只是為了找到成聖的道路。

在西湖的虎跑寺,他把寺中靜修的和尚說得破了功。和尚哭著喊著收拾行李結束靜坐回去探望老母。王陽明也自此認定,佛幫不了自己成聖。

最後,他突然明白了,「大道即人心,萬古未嘗改。長生在求仁,金丹非外持。繆矣三十年,於今吾始悔。」

真正的道在儒家的仁裡面,我被耽誤了三十年,今天我總算知道了,要想成聖,還得從儒家入手。

怎麼從儒中悟聖。在被流放到貴州龍場之後,他頓悟了。

吾性自足,心即理。

心學就此打開了大門。

心學,知行合一頓時成為他建功立業的法寶。

從貴州龍場出來,王陽明成為都察院都御史,負責巡撫江西福建等省,責任之一就是平定當地的匪亂。

王陽明二月出兵,四月打完收工,只用二個月,平定盤踞十餘年的匪患。而這一切,在王陽明心中,不要太簡單,他說:「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對於哲學軍事家王陽明來說,這些小山賊難度太少,遠比上個人修行的難度。

寧王之亂,王陽明起兵奇襲南昌,鄱陽湖大敗寧王,將一場可能殃及全國的兵禍消彌在方寸之地。

立此奇功,卻屢受排擠,封賞未至,誹謗先來。

去世的時候,他的學生圍在他的身邊,問他還有什麼話說,王陽明指指自己的心:吾心光明,亦復何言。

我的心是光明的,又何必多說什麼呢?

儘管王陽明不辯解。但他的心學依然大放光芒,被越來越多的人接受,最終達到了「凡有井水處,皆談王陽明」的地步。

日本的企業家也將陽明心學當作自己的成功秘訣。

我舉一個例子。

松下幸之助是松下電器的創始人,被稱為經營之神。

稻盛和夫創辦了兩家企業,一家是京瓷,另一家是第二電信,這兩家企業都是世界五百強,一個人創辦兩家企業都進入世界五百強,這可以說是絕無僅有。另外,他也被稱為是企業家中的哲學家。

他們兩位有一次有趣的相遇。

稻盛和夫在自己的書里寫道,有一年我去聽松下幸之助的講課,那時候松下幸之助還沒有封神,我也是一個無名的中小企業經營者。

在演講中,松下幸之助講到了水庫式經營。什麼意思呢?就是下大雨的時候,未建水庫的河流就會發大水,如果不下雨,就會鬧旱災。那怎麼辦?應該建水庫蓄水,使水量不受天氣和環境的影響。經營也應該這樣,因為大環境有景氣和不景氣的時候,企業都應該有相應的儲備,以應不時之需。這樣一個企業才有可能長久。

這時候,下面坐著數百位小企業主,他們有些不滿了,認為松下幸之助的演講是空談。

有一位就說:我們之所以努力經營,就是因為沒有儲備嘛。如果有儲備,我們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又有一位說:如果能夠進行水庫式經營當然好,但現實是不能,你能不能告訴我們不用建水庫就能經營的方法。

松下幸之助想了一下,很抱歉的說道:那種方法我也不知道,我們必須要有不建水庫誓不罷休的決心。

在場的一百多人都開始搖頭,非常失望。但稻盛和夫卻說,我當時好像被電擊了一樣,因為松下先生講的對我就是真理。

這個真理是什麼?

就是知行合一。

知道建立水庫長久的唯一方法,那就去建立水庫。這就是知行合一。明明知道建立水庫的重要性,卻想著找別的捷徑,那就不是知行合一。

稻盛和夫又說,我從松下先生的話里感受到了誓願的重要性,修水庫的方法因人而異,有各種各樣的方法,沒辦法千篇一律地告訴他人如何做。但是,首先必須樹立信心修水庫。

這其實就是王陽明的立志法。

當你立志做一件事時,那馬上去做,不要想得太遠。種根的時候不要想著樹幹,想著枝葉,想著花果,只要好好栽培根,花果自然就有。

你要想水庫,馬上去做,當你行起來,自然就會找到方法。

所以,日本人的行為里,常常暗含著王陽明的心學。這可能跟王陽明的學說傳入日本,潛移默化改變了日本人的思維方式。

比如在別人不能理解松下幸助之的話時,稻盛和夫卻能感覺被電了一般,那是因為稻盛和夫以前就接觸過陽明心學。稻盛和夫有一個偶像叫西鄉隆盛,這個人是日本的維新三傑,是一個影響日本歷史的人。他寫了一本《南洲翁遺訓》,裡面是他說的話。稻盛和夫就把這個書放到案頭,經常翻看。

那《南洲翁遺訓》裡面講什麼呢?裡面很多就是他學習王陽明心學的體會。 稻盛和夫通過西鄉隆盛學習到了王陽明的心學。

可以說,王陽明影響的不僅僅是中國這片土地,在東亞地區,他的心學都有著廣泛的影響力。

日本東京大學博士高瀨武次郎也承認:我邦陽明學之特色,在其有活動的事業家,乃至維新諸豪傑震天動地之偉業,無一不由於王學所賜予。

明治維新這些人之所以要維新,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為心學之助。
日本海軍元帥東鄉平八郎直接在腰間掛個小牌牌,上書七個字:一生低首拜陽明。



因為王陽明的一生太過耀眼,所以需要給他一個神秘的故事,才能讓我們相信,這樣牛的人是因為有特別的原因。
事實當然不是如此,每個人都有成為王陽明的潛質。每個人都可以從王陽明的身上得到一些東西。
但不是通過這樣玄幻的故事,而是真正的學習。推薦大家看一下岡田武彥的《王陽明大傳》。

這些年王陽明很火,有關王陽明的書也很多,為什麼推薦這一本呢?
因為寫王陽明這樣的人物,必然自身得是一個儒學的大師,才能真正寫出王陽明的心學奧妙所在。
岡田武彥在日本就是著名的儒學大師,是日本九州地區新儒教運動的主要推手,也是九州學派的主要代表。他的這本《王陽明大傳》資料詳實,把王陽明個人的經歷和他的學術發展結合在一起,是了解王陽明的人生以及思想的優秀作品。

岡田武彥為了研究和推廣陽明心學,曾6次組織考察王陽明遺蹟,走訪中國8個省、近90個縣市,行程2萬多里。還在1989年,當時王陽明還不火的時候,就在日本全國籌集了300萬日元,資助紹興縣修復了王陽明墓。

岡田武彥論斷:21世紀是王陽明的世紀。
點下面的橫條就可以購買這一套書,全新版本,一共三本,出版社直接發貨。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