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刀大哥

訂閱

發行量:2 

民國三十四年「走日本」,日軍關根支隊敗兵在毓蘭山犯下的罪孽!

半江民國三十四年(1945),是一個多事之秋,在這亂世之中想要獨善其身,簡直比登天還難。而個人的命運從來都是和國家緊緊捆綁在一起的,先有國後有家嘛!日軍進犯湘西,並且已經打到我的家鄉-武岡西北鄉,也就是現在的洞口縣。

2020-10-29 04:4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民國三十四年(1945),是一個多事之秋,在這亂世之中想要獨善其身,簡直比登天還難。

而個人的命運從來都是和國家緊緊捆綁在一起的,先有國後有家嘛!

日軍進犯湘西,並且已經打到我的家鄉-武岡西北鄉,也就是現在的洞口縣。

由於中國軍民同仇敵愾,天時、地利、人和,全部在我方,日軍很快就吃了敗仗。

吃了敗仗的日軍,被中國軍民像趕湖鴨一樣從洞口的江口和綏寧的武陽、水口茶山等主戰場一路追擊。

各路日軍的殘兵敗將,在雪峰山區的羊腸小道之中狼奔豕突,疲於奔命,只恨爹娘給自己少生了兩條腿。

話說在綏寧水口的南線日軍關根支隊,在115大隊基本全軍覆沒之後,旅團長關根久太郎來不及收攏一線部隊,緊急集合旅團部所有軍官和少量警衛部隊,加上歸自己指揮的217聯隊木佐木清次的殘兵敗將,經瓦屋塘、黃土礦向洞口之花園市集中


在花園市,關根支隊主力向高沙市方向突圍,為分散國軍兵力,掩護日軍主力突圍217聯隊第一大隊則向西沿著半個月前漢奸沿路撒下的穀殼做的路標,沙皮江、茅庵堂、滔溪江進入湯家園杉毛坳。

這個第一大隊的日軍殘兵,雖然被國軍蕭重光部追得很緊,但是每次都靠留下一小部分兵力斷後而得以逃出生天。

這日軍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仍不忘記一路燒殺淫擄。

這伙日軍從杉毛坳來到了半江口子,看到路邊有座百年老庵,在派出警戒哨後,就地休息,將步槍全部交叉架在一起。

等這伙禽獸吃飽喝足,緩過勁來,即將開拔之時,日軍大隊長一揮手,一群日軍立即將百年老庵付之一炬。

在熊熊烈火之中,半江真人寺頃刻間毀於一旦,現在大家看到的半江真人寺,則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由眾多佛教信徒捐資重建的。

這股日軍沿半江河而下,不多時就到了橋端頭,也就是現在的橋頭村

日軍將橋頭村團團圍住,許多來不及逃走的百姓被抓了起來。日軍先將精壯勞力挑選出來做挑夫,再把年輕婦女們拉出來趕到了一座地主的四合大院。

不一會,村中火光沖天,到處都是哭喊聲,特別是地主大院裡傳出來一聲聲年輕婦女被日軍禍害的慘叫聲。據後來五十年代憶苦思甜運動會上不少老人回憶,不少婦女當場就被禍害致死,不少男人被抓挑夫之後,也一去不返。

日軍在這裡騷擾一陣之後,即向花古鄉逃去,想去高沙市和關根支隊主力會合。

當走到和南沖交界的花古撥竹山時,由於漢奸告密,說毓蘭山陽王家有一座王氏宗祠。日軍大隊長一聽,牙齒咬得咯咯響,:「王耀武把我們害慘了,全體都有,目標山陽王家祠堂!」

就這樣,這伙日軍殘兵本來已經走了十多里到了撥竹山,在漢奸的挑唆下,又特意返回來,將山陽王家包圍起來。

山陽王家的人以為日軍已經走了,很多因「走日本」藏到山中的王氏族人也回來了。

日軍因此一下子就抓住了十幾個王氏族人,立即挖坑將這些人活埋

七灣丘王某的三爺(叔)是自衛隊員,當時正坐在堂屋門口,由於日軍突然闖進來,打槍的不要,當場就被刺刀挑死了。

還有王家大院子的某某,回來打探消息,被幾個埋伏的日軍抓住,日軍們發出陣陣怪笑,將某某當場殘忍殺害。

日軍又將抓住的十多個年輕婦女,關在王家旁邊的茅庵堂,在佛像面前,這些畜牲做出了人神共憤的惡事。發泄完之後,這些畜牲又將受害人當場殺死。

突然,從半江方向傳來了槍聲,日軍派出去的警戒哨已經和蕭重光的578團接上了火。

日軍大隊長立馬吩咐所有在場日軍,將王家祠堂堆滿柴草,並澆上桐油,不消多長時間,幾百年的王氏宗祠就化作一堆灰燼。

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日軍痛恨國軍第四方面軍總司令王耀武對他們的沉重打擊。

據老人們回憶,當時只要是王姓宗祠,被日軍知道了,一定會被燒掉。

很快,蕭重光的部隊追了上來,這伙殘寇在新江石窩坪周谷嶺留下斷後的部隊,基本上被國軍全殲了!

安享幾百年太平的毓蘭山人民,做夢也不會想到,這些素不相識的來自東洋的日本矮子會來自己家鄉殺人放火。

七十五年過去了,我的家鄉人民,還有多少人記得「走日本」的這段悲慘往事呢?

我想,有些東西是我們應該永遠不要忘記的,難道不是嗎?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