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觀新聞

訂閱

發行量:4104 

這位收藏150多個梳妝檯的攝影師說,「不用羨慕倫敦巴黎,上海有足夠多的美」

「有網絡以後出現一個新情況,大家喜歡一窩蜂,哪條街有網紅店,所有人都去排隊。上海每條街都有美麗動人的故事,只要你能發現美。」繼崑劇演員沈昳麗之後,攝影師爾冬強近日作客「人樂山間」文化名人進仙霞系列活動,分享自己對裝飾藝術的見解。

2020-12-20 10:2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有網絡以後出現一個新情況,大家喜歡一窩蜂,哪條街有網紅店,所有人都去排隊。上海每條街都有美麗動人的故事,只要你能發現美。」繼崑劇演員沈昳麗之後,攝影師爾冬強近日作客「人樂山間」文化名人進仙霞系列活動,分享自己對裝飾藝術的見解。

電視劇《三十而已》顧佳居住江景豪宅,搶眼的裝飾藝術(Art Deco)風格著實刷了存在感。其實這個所謂新潮的裝修風格已經有著近百年歷史。爾冬強從事攝影近40年,以捕捉和記錄文化變遷見長,他出版大型畫冊《最後一瞥——上海西洋建築》《上海ART DECO》《東方巴黎建築尋夢》等。早在1986年,爾冬強開始以攝影和收藏方式關註上海裝飾藝術風格建築和家具,「我有150多個裝飾藝術風格的梳妝檯。」

裝飾藝術興起於1925年,當時一戰結束、經濟復甦、全民享樂是時代主題,爵士樂也迎來黃金年代。在巴黎舉辦的國際當代裝飾和工業設計展覽,被後世稱為Art Deco風格作品橫空出世。有別於文藝復興以來奉行的古典傳統,裝飾藝術大量借鑑埃及和墨西哥原住民創作,憑藉機械式線條、稜角、幾何圖案,殺出一條新路。除建築物,裝飾藝術還影響家具、珠寶、時裝以及收音機和吸塵器等日常物品設計。

「商人嗅覺很靈敏,捕捉到裝飾藝術能應用到生活方方面面,從巴黎開始往外傳播。那個時候,上海已經和國際接軌。全世界流行什麼,上海一定領風氣之先,時尚度比東京還高。看美國電影,第一輪肯定有上海,日本可能要第二輪第三輪。」爾冬強表示。

西方大蕭條時期,上海沒有停下建造的腳步。如今在上海仍然存在的裝飾藝術建築就有上千處。最典型的當屬百樂門,取自英文Paramont,和好萊塢電影製作公司同名,1932年對外營業。國泰電影院外牆為絳紅色泰山毛面磚搭配白色線條,主立面頂部呈現階梯狀的凸起,是裝飾藝術模仿瑪雅金字塔的造型所取得的靈感。大光明電影院始建於1928年,是設計師鄔達克擁抱裝飾藝術的開山之作。更不用說美琪大戲院,線條感今天依然讓人感到嘆為觀止。

「裝飾藝術並非鄔達克的天下,中國設計師同樣留下了大量的作品。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匯集了來自中國、美國、匈牙利、俄羅斯、法國、英國等世界各地的建築師,在留下作品之外,還影響民居的形態。」爾冬強以圖片舉例,石庫門建築群上也能找到裝飾藝術經典的放射狀日出圖案。當時海報和雜誌封面甚至月份牌都有裝飾藝術影子,爾冬強展示的雜誌圖案中,數十年前的上海女性或鏡前端坐、或騎著摩托車在街上馳騁,身後的梳妝檯和建築恰好體現著裝飾藝術的前衛審美。

什麼樣的設計是好的設計?爾冬強表示,一定要和周邊的自然人文歷史環境有一種勾連。金茂大廈便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身在浦東的金茂大廈,與浦西的萬國建築博覽群在浦江兩岸形成呼應,它不是巴洛克、新古典主義或是中式傳統風格,最終選擇的是裝飾藝術的元素,也結合了中國寶塔的造型,是好設計的成功典範。

每個人居住的家也是如此。爾冬強認為,設計師設計出來的房子,不一定是住戶最需要的風格;早一點考慮自己到底喜歡什麼風格,慢慢去琢磨,才能打造出最適合自己的家。他前兩天去助理家,裝修完全是冷色調,讓他很受啟發。生活困頓的時候人們總希望用暖色調來裝飾自己的家,那時候沒有空調地暖,需要通過色彩感受溫暖。現在溫度不是問題,跑進冷色調的房間,馬上就安靜下來了,「時尚的東西是根據生活的情況不斷發展變化的,我們需要建立這樣不斷更新的藝術欣賞能力。」

從富民路搬到金澤古鎮的江南民居,爾冬強始終為生活在上海這座城市感到幸運,「上海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風水寶地,不用羨慕倫敦、巴黎,上海有足夠多的美等著我們去發現。上海不只有武康大樓、外灘鐘樓。有一雙發現美的眼睛,你的生活就是有色彩的。葉片透過的光,毛毛細雨……讓生活的意義變得不一樣。」

欄目主編:施晨露 文字編輯:張熠 圖片編輯:笪曦

本文圖片由主辦方供圖

來源:作者:諸葛漪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