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即時通

訂閱

發行量:1043 

特斯拉的電動汽車「造富神話」,正吸引多家車企進軍電動卡車行業

據多家媒體報導,現在投資者樂於押注像Workhorse這類推廣電動商用車的小公司。同時,特斯拉的目標是擴大其影響力。

2020-12-24 08:59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據多家媒體報導,現在投資者樂於押注像Workhorse這類推廣電動商用車的小公司。同時,特斯拉的目標是擴大其影響力。

(來源:pexels)

像Workhorse Group這樣的企業,員工數量只有130名,今年前9個月的銷售額不到1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60萬元),通常不會在華爾街引起太多關注。

但現在今非昔比。

Workhorse的目標是生產電動運輸貨車。今年以來,該公司股價上漲了近7倍,而且並非只有它一家。它的幾家同行業競爭對手於今年開始上市,股價飆升。

由於特斯拉及其電動汽車的成功,許多投資者已經開始相信,電動汽車不是一時的狂熱,告別傳統內燃機的真正轉型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有一段時間,投資者幾乎只把錢投到特斯拉身上,但隨著亞馬遜聯合包裹快遞公司(UPS)等公司的需求增大,這些投資者的資金已經逐漸擴散到商用汽車製造商中,比如Workhorse。這兩家公司每年遞送的包裹越來越多,並承諾會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Workhorse財務長史蒂夫 ·施拉德(Steve Schrader)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表示:「我們今年的局面已經與去年不同,基金和投資者與我們進行了180次面對面會談,他們希望了解我們的情況。去年只有一名分析師負責我們的業務。但如今我們有六個。業務電話也總是響個不停。」

與部分競爭對手不同,Workhorse並不是一家初創企業。多年來,它們一直致力於少量電動卡車的生產。該公司曾多次陷入困境,資金鍊幾乎完全斷裂的情況出現過不止一次,但高管們始終抱有希望,認為它的突破時刻即將到來。


Nikola是一家旨在生產氫動力重型卡車的初創企業, 去年夏天其市值曾短暫地超越過福特汽車。市場對商用車電氣化的興趣是華爾街青睞該公司的原因之一。儘管由於一家對沖基金斷言該公司誇大了自己的實力,造成 Nikola股價大跌超過75%,但即便如此,Nikola的市值仍超過6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96億元)。


去年,至少有12家試圖製造電動汽車或相關技術的公司已經上市,通常是通過與特殊目的收購公司(簡稱SPACs)合併。也被稱為空白支票公司,它們由上市的股票和投資者的現金構成。

(來源:pexels)

這些新上市公司中就包括Hyliion Holdings,估值超過2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2億元)。該公司正試圖為半掛卡車開發電力推進系統。Workhorse持股的洛斯敦汽車公司正在研發一款商用電動皮卡,其公司市值約為3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98億元)。

總部位於倫敦的Arrival公司計劃製造電動貨車和公共汽車。韓國汽車製造商現代和起亞已向該公司投資約1.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7.92億元)。聯合包裹公司(UPS)也進行了投資,承諾將在明年1月份購買1萬輛該公司的廂式貨車。Arrival已宣布計劃與SPAC合併,預計將於2021年第一季度開始交易。

另一家公司Rivian雖然尚未上市,但已經從T. Rowe Price、亞馬遜、福特等公司籌集了數十億美元資金。該公司正在為消費者開發一款皮卡和一款運動型多用途車(suv),並計劃為亞馬遜開發一款送貨卡車。

特斯拉自己也計劃製造一款電池驅動的半掛卡車。該公司正在德克薩斯州建造一家工廠,生產這款半卡車以及面向消費者的一款外觀前衛的皮卡。該公司曾表示,希望明年開始生產這種半獨立式汽車,但警告稱,電池供應緊張將在一段時間內導致產量受限。

當然,沒有任何一家電動卡車製造商能保證成功。競爭將是激烈的,包括來自傳統汽車製造商的競爭,這些汽車製造商擁有製造專長,並已經與大型車隊運營商建立了穩固的合作關係。福特、梅賽德斯-奔馳、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和菲亞特克萊斯勒(Fiat Chrysler)都計劃銷售電動貨車和卡車。

BTIG Research分析師格雷戈里說,「不是所有的參與者都能成功,但現在有十分迅猛的勢頭。向電動汽車的代際過渡即將發生,電動汽車有爆炸式增長的潛力,所以人們非常興奮。」

Cowen & Company的傑弗里•奧斯本指出,亞馬遜聯合包裹、聯邦快遞等大型快遞物流公司已經制定了削減碳排放、向零排放卡車轉型的戰略。2020年6月,加州下令,從2024年起商用卡車車隊開始向零排放車輛過渡。

除了Arrival公司提供的的1萬輛卡車,UPS還從Workhorse訂購了1000輛卡車。美國每年大約銷售35萬輛送貨卡車,隨著送貨業務的增長,這個市場也在擴大。

美國郵政服務公司有望在2021年3月底前選擇一家或幾家製造商為其老舊的物流車隊更換新車輛,預計這項合同的金額將達到數十億美元。Workhorse是競標公司之一。

奧斯本說,「不僅僅是製造商試圖向客戶推銷電動卡車,由於監管規定,一些公司也需要使用電動汽車。所以這是來自採購方面的推動力。」


瑞安·普里查德就是其中一員。他的家族企業普里查德商業公司每年銷售約3萬輛卡車。他說,他的客戶比普通美國家庭更願意考慮購買電動汽車。

許多運貨貨車通常每天最多行駛100英里(約合161公里),因此它們不需要在配備為一輛車提供300英里(約合482公里)電力的大型電池組。電動車可以在夜間充電,所以公共充電站的可用性不是需要擔心的問題。普里查德說,公司願意為一輛電動汽車支付更高的價格,因為他們通常會考慮汽車的購買成本和15至20年的運營成本。

普里查德已經把公司最近購買的五輛c系列重型廂式貨車納入到冬季駕駛測試的行列中。位於愛荷華州Clear Lake的普里查德商業公司,位於得梅因和明尼阿波利斯之間,希望最終能購買500輛Workhorse貨車。

普里查德說,給汽車充電要比給汽車加柴油或汽油便宜,特別是對於每加侖汽油只能跑五到六英里(約合7.5-9公里)的卡車來說。電動汽車的維護成本也更低,因為不需要更換機油。


他說:「停車啟動駕駛只會讓變速器變慢,而電動汽車沒有變速器。」

據Workhorse網站稱,一個車隊運營商擁有並運營一輛柴油卡車20年的費用大約為3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96萬元),但擁有一輛電動卡車的成本可能不到這個數字的一半。

(來源:Workhorse官網)

從2007年成立到2019年,Workhorse共交付了365輛車,其中大部分是改裝電池的柴油卡車。其中一些被UPS用作測試車輛。利用與這家快遞巨頭合作時收集到的經驗,Workhorse將其C系列車型完全設計成電動的,分析師認為該公司是行業內一個強有力的競爭者。該公司已確定訂購1700輛貨車。

2019年,這家公司的創始人史蒂夫·伯恩斯從通用汽車手中收購了俄亥俄州洛茲敦的一家閒置汽車廠,這讓這家公司成為了美國關注的焦點。美國總統川普在推特上稱讚了這筆交易,隨後兩家公司發表了公開聲明。伯恩斯最終創立了洛斯敦汽車公司(Lordstown Motors),收購了這家工廠,並用它生產電動皮卡。Workhorse擁有Lordstown 10%的股份,在開始生產卡車時將獲得特許權使用費。

Workhorse現在面臨的挑戰是如何啟動工廠生產。該公司原本希望在本季度生產300至400輛卡車,但其三分之一的工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導致工廠在11月的大部分時間內都處於停工狀態。其供應商在生產足夠的電池組方面也遇到了麻煩。該公司公布的第三季度凈虧損達8,4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5.54億元),截至9月30日,該公司擁有8,020萬美元現金(約合人民幣5.293億元)。

施雷德說,生產已經恢復,但由於Workhorse的大部分貨車都是在印第安納州聯合城的工廠手工生產,組裝一輛貨車可能需要幾天時間。該公司的目標是在第一季度結束前將產量提高到每天5輛,到年中提高到每天10輛。

不過他說,在電動卡車這個競爭激烈的領域,他對公司發展的前景感到樂觀。雖然Rivian和Arrival財力雄厚,但Workhorse已經向使用其產品送貨的客戶出售了一批貨車。


「我們現在正在進行生產,我們認為目前有2至3年的交貨時間。我們只需要利用好這段時間。」

#特斯拉#、#電動#、#運輸#

作者:江江

責編:Faye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