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超頻道

訂閱

發行量:41 

2020年全年盈利,2021年搜狐中興

網際網路是一個「快」行業,能夠存活20年以上且長盛不衰的企業堪稱鳳毛麟角,歷經波折卻又呈現出頑強耐力的企業,更是少之又少。搜狐,就是其中之一。

2020-12-24 16:10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網際網路是一個「快」行業,能夠存活20年以上且長盛不衰的企業堪稱鳳毛麟角,歷經波折卻又呈現出頑強耐力的企業,更是少之又少。搜狐,就是其中之一。12月19日,在一年一度的「搜狐WORLD大會」上,搜狐董事局主席張朝陽表示:「如果不算搜狗的話,2020年搜狐公司是盈利的一年,真的非常不容易,搜狐公司盈利了,我驕傲地在此公布。」

張朝陽有驕傲的理由。

時隔五年全年盈利,張朝陽有驕傲的理由

2019年四季度,搜狐實現單季盈利,這是其在時隔四年後首次實現單季盈利。然而,2019年全年搜狐依然未能盈利,只做到「虧損收窄」。2020年,搜狐首次實現全年盈利(不算搜狗),考慮到疫情的持續影響,以及經濟環境的波詭雲譎,搜狐能夠做到這一點著實不易。雖然相對於BAT來說,一年數千萬美元利潤不算什麼,但別忘了,搜狐已經很久沒有做到全年盈利了。

大多數企業扭虧為盈,無非是「開源」與「節流」都做得好,搜狐也不例外,張朝陽自己總結了四個原因:第一,搜狐繼續控制成本。第二,在渠道投入沒有加大的情況下,通過產品的創新,保持用戶群的穩定,以及通過活動即內容,創造性的直播技術使用,廣告業務做到了穩定甚至是增長。第三,網絡劇付費收入在增長。第四,網路遊戲是驚喜。

在很多網際網路細分行業,燒錢虧損都是常態。張朝陽卻將盈利看得十分重要。只要有對外溝通的機會,他就會不斷強調「盈利」二字,比如在2019搜狐科技AI峰會上,張朝陽就表示「最希望搜狐2020年走向盈利,股票趕快漲起來」,而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如何把集團虧損業務拉動起來,同時成本降下來。總之,我希望搜狐在明年某個季度盈利。」今年一季度,搜狐因疫情虧損800萬美元,在大家都認為張朝陽關於「2020年盈利」的願望落空時,年底搜狐證明了自己。

如此重視盈利,不是因為張朝陽變得謹小慎微,而是因為其深知盈利是企業的天職。更重要的是,張朝陽有一個「搜狐中興」的夙願,而搜狐想要再次崛起,就一定要確保盈利這一基本盤,只有持續規模盈利,搜狐才有健康可持續發展,才能得到資本市場認可,才有資金填充到新舊業務中。

在搜狐誕生21周年時,張朝陽就曾表示:「如果搜狐要重新回到巔峰狀態的話,首先要走向盈利。」由此可以看出,盈利不是搜狐追求的終極目標,卻是搜狐二次崛起的起點。

2021年,或將成為搜狐「中興」元年

對於搜狐來說,扭虧為盈意味著生存無憂,下一步就是求發展。2021年,對於各行各業來說都是十分值得期待的一年,至少在我的朋友圈已經不止一人感慨希望2020年趕緊過去。對於搜狐來說,2021年同樣值得期待,因為在搜狐的規劃里,盈利的下一步就是「中興」。

2020年5月,當媒體問張朝陽,如今有很多網際網路大佬都提出了退休計劃,搜狐如果扭虧為盈走上正軌之後,他會不會也隱退?張朝陽明確表示:「沒有,我正忙著搜狐的中興(謀求發展),戰鬥正歡。我們曾經是中國最早的網際網路公司,曾經很輝煌,後來有點被邊緣化,經過很多年之後我們處在重新要中興的狀態。」

那麼,2021年搜狐將如何「中興」?結合在搜狐WORLD大會上張朝陽透露的信息來看,我認為如下幾點是搜狐的機會點:

1、堅守媒體價值,搜狐不可替代。

前些年,在算法驅動的信息流平台的衝擊下,門戶日子都過得很緊。騰訊大力做企鵝號,網易傳媒一度被傳要分拆出售,新浪越來越依靠微博這個「親兒子」,搜狐媒體業務也曾面臨巨大的困難。

是全面轉型信息流平台,抑或堅守在專業媒體的路線上?不同門戶做出了不同抉擇,搜狐則堅守了新聞內容品質,一直強化「媒體價值」、「編輯分發」、「忠實記錄」等特性,在一眾轉型信息流平台的門戶中保持了一點古典氣質。

如今,當算法驅動的內容平台也遇到信息繭房等問題後,搜狐堅持的「古典」氣質反而體現出長期的生命力。搜狐核心業務是一個平台和五朵金花,一個平台指搜狐號媒體平台,五朵金花,搜狐新聞客戶端、手機搜狐網、PC門戶、搜狐視頻和狐友,平台與前三朵金花都跟媒體有關,凝聚了較強的內容實力,其中搜狐網在1000多個垂直類目形成60000多主題,優質文章日均16萬篇;搜狐號已有80萬入駐帳號,日發文25萬篇,社交傳播超過1000萬次,日均曝光達15億;搜狐新聞客戶端創新「關注流」模式,回歸讀者訂閱模式,結合編輯推薦與算法分發,做到更準確、更及時。

換言之,在一眾內容平台中,搜狐更加具有嚴肅、專業、權威媒體屬性,雖然不像一些信息流平台具有短期內的爆發性,卻具有長期競爭力,一方面可以吸引更多追求高品質新聞內容的讀者,另一方面可以吸引更多品牌廣告主的預算。

2、直播中台戰略,布局5G時代。

「直播」是張朝陽在搜狐WORLD大會演講中最高頻出現的詞彙,搜狐戰略押注直播不是蹭熱點,其邏輯是這樣的:

首先,直播已是信息基礎設施,搜狐是媒體平台,自然可以用好直播。秀場與帶貨只是直播的部分功能。作為媒體內容平台,搜狐可以直播新聞事件、體育比賽、選秀活動、綜藝節目、名人訪談等等,將直播作為信息媒介,而不只是工具。

其次,搜狐媒體一直強調「價值品質內容」,基於此,搜狐直播同樣可以強化內容的差異化標籤,在一眾同質化直播中走「清流」模式,獨樹一幟。今年搜狐直播在大型活動、高端訪談與價值直播、以及帶貨三個方面發力,明年則將繼續發力直播綜藝等,強化內容能力,與帶貨、廣告、IP娛樂等商業模式結合。

再其次,搜狐確立了「直播作為集團中台,驅動媒體價值升級」的發展戰略,換言之,搜狐要用直播來驅動整個集團的內容升級。截至目前,搜狐直播已經與搜狐視頻自製綜藝、搜狐旗下的原創活動IP,以及搜狐新聞的直播欄目等結合,激活了存量媒體資產,提升了整體內容水準,盤活了媒體商業化資源,張朝陽明確表示,「搜狐收入能夠穩定且成長,和直播很有關係。」2021年搜狐將推更多直播綜藝,讓直播成為整個公司「中興」的一個抓手。

最後,搜狐做直播要做有技術含量的直播。即將來臨的5G時代,直播會變得更加實時、高清與互動,搜狐意識到這樣的趨勢,一直在積極布局視頻直播技術,比如2020搜狐時尚盛典將做到場內場外無延時直播;再比如搜狐連續多年舉辦無人機影像大賽,強化流媒體技術。任何科技公司都要有自己的拿手技術,搜狐深諳此理。

3、搜狐視頻不燒錢,「小精質」漸入佳境。

作為頭部網際網路應用,視頻平台當然具有長期價值。然而一個殘酷的事實是,包括愛優騰在內的視頻平台均未能實現盈利,不論是貼片廣告還是會員付費,都很難填補高昂的內容與帶寬費用。今年有傳聞稱愛奇藝尋求阿里或者騰訊的投資,就反映出視頻平台對資本的高度依賴。

搜狐視頻很早就結束了燒錢做內容的模式,走向了「小製作」時代,核心邏輯就是不燒錢,單個內容與整個平台均謀求盈利,現在看來搜狐視頻這樣做雖然保守了一點,卻不失為一條明路。雖然未能進入第一陣營,卻活了下來,且接下來可能會活得很滋潤。

搜狐視頻在內容側走小而美路線,通過植入廣告、付費收入、直播帶貨、直播綜藝等模式盈利,張朝陽說,「搜狐視頻虧錢虧的比較少,加上遊戲收入,今年整體是盈利的。」

2021年,搜狐視頻自製劇將採取更具針對性的新策略「小精質」:短小,精華,高品質,迎合用戶碎片化觀看的習慣,大幅降低製作成本與風險,可探索植入廣告等商業模式,給搜狐視頻單獨盈利創造了很好的條件。搜狐自製節目,則會繼續發力「垂直深耕」和「多屏共振」,關注圈層的同時,強調內容共創和平台聯動,與直播等新業務聯合探索直播綜藝等新玩法。

雖然搜狐視頻不是最大的長視頻平台,卻很可能成為第一個盈利的長視頻平台,這一點在當前競爭白熱化的長視頻行業,顯然是一個好消息。

4、遊戲業務全面回歸搜狐集團,現金牛本色不減。

2020年4月,私有化的暢遊回歸搜狐,成為全資子公司。雖然跟騰訊、網易比,暢遊體量不算特別巨大,但是,遊戲業務一直具有現金牛的特質,理論上來說,只要不是太差,就可以賺錢。搜狐暢遊除了發布了《天龍八部》懷舊版外,還將在明年第三季度上線航海冒險遊戲《黎明之海》,推出專門針對歐美市場的魔幻題材放置卡牌遊戲《Rise of Gods》等。

對於搜狐來說,2021年遊戲業務除了精品大作外,最值得期待的還有三點:1、遊戲回歸搜狐後,可與直播、視頻、媒體業務更好協同,比如遊戲直播,比如遊戲內視頻廣告,搜狐旗下的遊戲、視頻、媒體三駕馬車結合得前所未有地緊密;2、5G時代,雲遊戲等新模式將給搜狐暢遊帶來新的機會;3、遊戲是任何媒體內容平台都不可能忽視的戰略業務,最近有消息稱字節跳動可能收購某遊戲公司,就足以表明這一點,搜狐在戰略上沒有缺失。

2020年搜狐做到了全年盈利,雖然盈利不是搜狐的終極目標,卻是其「中興」的關鍵一步。2021年,躊躇滿志的搜狐正急於重返網際網路舞台中央,其「中興」的夙願或許在2021年難以全部實現,但至少,今天是搜狐距離其圓夢最近的時刻,相信善於跑馬拉松的搜狐,終將用時間證明自己。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