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茶館

訂閱

發行量:120 

騰訊新成立百億級基金投CP 來年研發爭奪戰更激烈?

上周路透社報導字節跳動擬以每股溢價30+%的價格收購中手游27.6%的股權。雖然雙方都否認了傳聞,但依然提醒大家這一事實:通過投資併購有實力的廠商,是字節跳動增強自身遊戲業務最快捷的方式。

2020-12-31 22:0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上周路透社報導字節跳動擬以每股溢價30+%的價格收購中手游27.6%的股權。雖然雙方都否認了傳聞,但依然提醒大家這一事實:通過投資併購有實力的廠商,是字節跳動增強自身遊戲業務最快捷的方式。


10月底時,遊戲茶館曾盤點過騰訊今年在遊戲行業的全部投資,並估算出騰訊當時已經花費至少273億用於併購投資。沒想到僅僅過去兩個月,騰訊就像錢燙手一樣瘋狂投資十餘家遊戲開發商。遊戲茶館目測,行業里有特色的小團隊幾乎盡入騰訊彀中。



工商信息變更是滯後的,騰訊近期的投資談判應該始於半年前甚至更早。根據騰訊近期投資的頻率,可以大膽猜想明年還有多少騰訊投資信息曝光。


給騰訊在多條業務線上製造麻煩的字節跳動也沒閒著。在騰訊瘋狂投研發的同時,字節跳動也通過投資併購,增強自己的研發實力,擴張自身影響力。遊戲茶館統計了字節跳動近兩年在遊戲行業的投資情況如下:



相比騰訊,字節跳動在遊戲行業里的投資才剛剛起步,還是後起之秀。不過字節跳動遊戲業務成長之快,令人咂舌。據字節跳動遊戲負責人嚴授今年4月的微頭條,遊戲業務計劃年內擴招1000人。


成立兩年多的休閒遊戲平台Ohayoo,帶來了《我的功夫特牛》《腦洞大師》《小兵別囂張》等爆款遊戲,並且這些遊戲出海後也有上佳表現。Ohayoo還通過定製合作、流量支持等多種方式爭取與優質的研發廠商合作。Ohayoo的努力甚至讓人們有些淡忘騰訊也是休閒遊戲平台的先行者。


在中重度遊戲領域,字節跳動也在孵化朝夕光年(國內)、Nuverse(海外)等發行品牌,選擇與中手游、凱撒文化、巴別時代等老牌廠商合作,簽下了《航海王熱血航線》《全明星激鬥》《鏢人》等知名IP改編手游;還接下了《終結戰場》《戰爭藝術》等遊戲發行工作。


另外字節跳動旗下還有「嗷哩遊戲」這個未啟用商標,遊戲茶館猜測可能是字節跳動的自研品牌。


字節跳動在遊戲領域積極進攻騰訊腹地,騰訊自然坐不住了。遊戲茶館通過多方面信源了解到,騰訊內部已經成立一支百億規模的產業基金,明年將繼續加大投資遊戲研發的力度,以應對字節跳動等廠商的競爭。


我們都愛二次元


在今年最後兩個月里,騰訊被曝出瘋狂投資了數家二次元遊戲開發商。細數起來,騰訊今年已經投資了凡帕斯、影之月、NARX Games等二次元遊戲研發團隊,另外由原疊紙發行製作人創立的阿佩吉網絡,大機率也是在開發一款二次元遊戲。


字節跳動方面,投資了神羅互娛、有愛互娛等研發商。網絡資料顯示神羅互娛是一家動漫遊戲開發商,而有愛互娛開發的《放置少女》是一款在日本非常受歡迎的美少女遊戲。


放置少女


阿里遊戲也在今年推出了一款泛二次元卡牌遊戲《三國志幻想大陸》。再加上本來就在二次元遊戲有著深厚積累的網易。看得出來,各大廠們都在覬覦二次元市場。尤其是在《原神》風靡全球、全球日均流水超600萬美元之後,二次元玩家的付費能力再度讓所有廠商為之側目。


此前大廠里只有網易做出了讓玩家們滿意的核心向二次元遊戲。而騰訊則從自己豐富的IP庫中,挑選出《狐妖小紅娘》《一人之下》《火影忍者》等知名IP製作了泛二次元遊戲,並與第三方廠商合作,推出了《電擊文庫:零境交錯》《食物語》等遊戲。


現在騰訊也在投資核心二次元遊戲研發廠商,確實略微超出人們的意料。但截至目前為止,並明確信息指出,騰訊將發行這些被投廠商的新作。


還是遊戲行業新兵的字節跳動,也打算以《航海王熱血航線》《火影忍者:巔峰對決》《全明星激鬥》等泛二次元遊戲打開中重度遊戲市場。字節跳動選擇合作的廠商也是中手游、凱撒文化在IP改編遊戲上經驗豐富的老手。


漫改遊戲藉助IP的知名度易吸量,確實是打開市場的好切入口。


字節跳動目前在測遊戲


《原神》《高能手辦團》《明日方舟》等二次元爆款層出不窮的,同時也重構了二次元廠商的估值。比如《戰雙》開發商庫洛遊戲,近期英雄互娛增持後,估值已達到了32.2億。


明年二次元廠商是不是會更貴呢?


英雄所見略同


遊戲茶館梳理騰訊、字節跳動過往遊戲投資案例發現,除了騰訊、字節外,許多被投廠商背後還有其他大廠的身影。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偌星》開發商影之月股東名單中除了騰訊,還有B站。今年8月,B站剛剛完成入股影之月,目前持股16.75%;


騰訊投資的阿佩吉網絡的時候,米哈游就是阿佩吉的股東了;


原《黑道風雲》製作人獲得三七互娛投資後,創立了星合互娛,今年又引進了騰訊做股東......



從上表可見,騰訊在多個項目上與吉相天成(吉比特)、B站有交集,可謂是英雄所見略同。


不過這也並不奇怪。吉比特與B站這兩年願意投資初創遊戲研發團隊的大廠,並且業已投出了新三板掛牌公司。在遊戲行業里優秀且靠譜的研發團隊稀缺時,大家實際可選的標的並不多,投資有交叉實屬正常。


甚至還可能是在吉相天成、B站等老股東的引薦下,騰訊完成了盡調、入股。


字節跳動目前只在心動的投資案中與其他知名廠商有交集。心動去年香港上市時,引入了字節跳動、莉莉絲、米哈游以及疊紙等做基石投資者。不過基石投資者所獲股份不多,更多是為心動站台背書。在心動股價一路飛漲的途中,字節跳動也可能已經處理了手中的持股。


競爭還在海外


字節跳動目前遊戲投資都集中在國內。而騰訊、網易這樣的遊戲行業巨擘,除了深耕國內市場外,還在開拓海外市場。通過股權合作方式,騰訊、網易從而獲得原廠IP授權或產品發行權,進一步豐富了自身產品線。



騰訊今年相繼投資7家海外廠商,數量與往年相當,但和投資國內投資比起來確實少不少。不過這七家廠商中,目前只有Funco、Roblox、Marvelous和騰訊有合作,其他廠商與騰訊並無明顯聯動。甚至Voodoo選擇與九城合作,將旗下遊戲引入中國。


騰訊在這一年裡收穫了白金工作室、Voodoo等知名廠商股權,還獲得了任天堂關於《寶可夢》的授權,未來可能研發更多《寶可夢》遊戲。



網易這兩年主要投資集中在海外,買了不少知名遊戲公司,包括《命運》開發商Bungie、《黎明殺機》開發商Behavior Interactive、《底特律》開發商Quantic Dream。尤其是由原《GTA》製作人Leslie Benzies新工作室的開放世界新作《Everywhere》值得期待。


寫在最後


投資遊戲研發廠商,對於騰訊、字節跳動等巨頭來說是一種很有效的合縱連橫手段。大機率這些被投廠商也會被要求「選邊站」,巨頭們通過投資,既擴大了自身朋友圈又打擊了直接競爭對手。


2021年,可以預見這種競爭會更加激烈。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