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即時通

訂閱

發行量:1043 

華爾街日報:因為政治而發錢?美國新冠經濟刺激計劃可能過猶不及

華爾街日報12月30日(周三)報導,面對近年來美國遭遇的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問題和經濟災難,人們很容易認為政府施行的財政刺激不會「過多」。其實不然。一般聯邦政府借款的理由是為了抵消導致失業率上升的需求下降情況,或者是為了滿足一些緊迫的社會需求,比如發動戰爭或緩解貧困。

2020-12-31 22:30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華爾街日報12月30日(周三)報導,面對近年來美國遭遇的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問題和經濟災難,人們很容易認為政府施行的財政刺激不會「過多」。


其實不然。

一般聯邦政府借款的理由是為了抵消導致失業率上升的需求下降情況,或者是為了滿足一些緊迫的社會需求,比如發動戰爭或緩解貧困。

但這兩種理由都不適用於川普和民主黨的經濟計劃,即在上周經濟刺激協議中批准的600美元(約合人民幣3,960元)補貼基礎上,向幾乎每個成年人額外發送1,400美元 (約合人民幣9,240元)的刺激支票,總費用達46,3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萬億元)。

誠然,在利率接近於零的情況下,錢是便宜的,但並不是免費的。為刺激計劃增加這麼多國家債務,其效果令人懷疑,這消耗了政治和金融上的喘息空間,這些空間或許可以留到以後再用。

但其政治吸引力是顯而易見的。川普會因為向美國人投入更多資金而獲得好評。民主黨人最初想要的是3萬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9.8 萬億元 )的刺激計劃,而不是上周的9,0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萬億元 ),他們希望讓國會中的共和黨人難堪,要麼投票支持他們不想要的東西,要麼惹怒川普。

經濟上的情況則是另一回事。經濟方面的最大問題不是需求,而是供應。大多數美國人都很有錢,由於與疫情有關的商業限制或恐懼,他們只是在如何使用資金方面受到了限制。

刺激計劃支持者說,辛勤工作的美國人應該得到更高的薪水。而這就忽略了刺激的意義:根據定義,大多數努力工作的美國人都有工資。

事實上,美國11月份的工資總額僅比疫情前低0.4%。由於過去的經濟刺激措施,總收入實際上高出了2%。一旦新的刺激措施生效,這個數字將會上升13%。

是的,經濟狀況的確很糟糕。總就業人數比2月份減少了980萬人。但是休閒和酒店業占了赤字的三分之一,而且在大多數人接種疫苗之前,這些工作不太可能恢復。

考慮到大多數消費者的財務狀況良好,擬議的1,400美元(約合人民幣9240元)刺激計劃能在多大程度上加速就業復甦還有待商榷。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在去年春季發放的1,200美元(約合人民幣7,920元)刺激資金中,有60%最終將轉化為更高的經濟產出,這可能是被高估了;一項研究發現,超過80%的受助者要麼把錢存起來,要麼用它來償還債務。

刺激總需求的措施到此為止。數以百萬計的人去食品銀行領取食物,或者拖欠房租和抵押貸款,那這些沒有得到滿足的需求又該怎麼辦呢?

學術經濟學家布魯斯·邁耶和詹姆斯·沙利文計算,11月份美國的貧困線以下人口比2月份增加了230萬人。抵押貸款數據提供商黑騎士公司稱,與疫情爆發前相比,目前嚴重拖欠抵押貸款的人數增加了約200萬。

這種困難絕大多數是由於那些因疫情失去工作的人造成的:他們的僱主停業或裁員;他們必須照顧學齡兒童;他們生病了,或者試圖避免生病。因為疫情對低收入工人的打擊最大,因此補償他們失去的收入並不昂貴。

根據筆者的計算,讓美國10%的最貧困家庭恢復到2月份的收入水平共需要每月花費1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9億元)。而對於收入較低的50%的人口,補助價格是16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56億元)。

政府不可能完全地統計到這些人,但我們可以在失業保險方面更好地幫助他們。據美國智庫兩黨政策中心的沙伊·阿卡巴斯估計,這主要歸功於《護理法案》提供的600美元(約合人民幣3,960元)獎金,這比75%的受助人的正常工資都高。

他估計,在最後一輪300美元(約合人民幣1980元)的資金刺激中,大約一半的人會掙到更多。他說,如果能夠升級各州的處理系統以便更好地校準福利,儘管這很難,那麼在11周內將該比例恢復到75%的成本大約為2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20億元)。

但這仍然會留下缺口,比如收入緊張的州和地方政府。他們計劃在本財政年度削減支出52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432億元),而這只是民主黨想要的刺激計劃的一小部分。

(圖源:Unsplash)

從歷史上看,財政政策只是試圖抑制商業周期的起伏,而不是消除它們。如今,人們很容易不惜一切代價來完全消除新冠疫情帶來的不良影響。但是,當利率接近於零時,財政政策更為關鍵,因為貨幣政策已經彈盡糧絕,債務風險大大降低。

但風險並非為零。首先是政治問題。民主黨人可能會計算,現在共和黨人同意刺激計劃的幾率要比拜登剛剛當選總統時更大。另一方面,現在更多的借款可能會使共和黨更堅決地抵制以後的借款,因為現在可能會有更高的優先級。

例如,拜登在基礎設施、可再生能源和醫療保健方面都制定了費用昂貴的計劃。許多在疫情期間失去工作的人需要接受再培訓,以適應疫情後的經濟。

至於金融風險,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可能性而非確定性的世界。儘管通貨膨脹或利率急劇上升的可能性很低時,但政府不假思索地增加國家債務可能會使國家面臨更大的風險,就像小概事件有時也會發生的那樣。

(加美財經)

#美國#、#疫情#、#財政政策#

作者:Hailey

責編:帆子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