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故事坊

訂閱

發行量:5 

小說:那韓春香到底說了什麼呢讓公公這麼羞愧?

這時鄉親們都出來了,最開始韓春香公公說的話,他們有些人也並沒有當真,都以為喝醉了,還有一些人就是看熱鬧的。不過這個時候,他們也沒有想過那個看上去總是笑臉相迎唯唯諾諾的女孩子竟然說出了這些話!!!「因為尊重你,叫你爸。可因為討厭你,也想叫你老不死的。

2020-12-31 23:31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這時鄉親們都出來了,最開始韓春香公公說的話,他們有些人也並沒有當真,都以為喝醉了,還有一些人就是看熱鬧的。不過這個時候,他們也沒有想過那個看上去總是笑臉相迎唯唯諾諾的女孩子竟然說出了這些話!!!

「因為尊重你,叫你爸。可因為討厭你,也想叫你老不死的。我師父當時看你年輕時人不錯,想著你還有個兒子,就定下了娃娃親。我估摸著你不記得了,畢竟酒精傷人傷己。」韓春香眨了眨眼睛,足足把眼淚憋回去。

「我當時知道後也不反對,因為我覺得你兒子人挺好的,我也挺喜歡他的。可是呢?好又有什麼用呢,我師父師娘兩腿一蹬走了,我來到你們家三年了。剛開始的一年裡他還經常在家,現在呢?我一年見兩回。」

「你每次渾渾噩噩地喝完酒回家,到處闖門,你真不怕等哪天闖進哪個黃花大閨女家裡,人家裡人天靈蓋給你擰開麼?」

她把手放在空中,抬腕甩了甩手,哭腔變成笑聲,那眼裡的汪洋大海仿佛深得見底:「我師娘教我畫畫,畫衣服,畫首飾,畫人物。家裡沒紙,我只好畫在木桌上,慢慢的我竟然自己摸索了些門路,做了點衣裳,沒有布料,只好東收集收集布料,西拼湊拼湊針線。我這衣服怎麼了?既沒露胳膊又沒露大腿,它…怎麼了嗎?」

「我也不是第一次聽你說這些了,但平常我也就聽你在房間裡自說自話,今天你直接當著鄉親們面兒說,」韓春香搖了搖頭,沉默許久,抬頭說,「您瘋了吧?」

女孩子臉皮薄,這倒是真的。

可就今天她公公當著鄉親們說的話難道不打他自己的臉嗎?

自己兒子娶了個媳婦兒進門,進門就跟人說,不管生死都是自己家的人。現在又麻溜兒地來上一句她不配。

怕是三叉神經出錯了。

別這麼一說,酒不想醒都難。他羞愧地低下頭,六七十歲的人了,臉這麼紅還是第一次見。

像大小伙子見到女孩臉紅還屬於正常反應,他一個老人被自己兒媳婦當著鄉親們面兒指責到臉紅,可能想死的心都有了。

「還說什麼你明兒死這兒了,你死啊!你沒酒了就找我要錢!我他媽也沒工作啊!!我賣身嗎?每次要酒的時候就開始言語羞辱我!!今天還直接在這裡說!!我真是忍得夠久了……」韓春香看著周圍的鄉親們,也不怕臊了,大方地問上一句:「大家都聽到了嗎?!」

這時候韓春香心裡只有倆字兒——舒坦。

真心覺著舒坦。

韓春香覺得自己在他們家也呆不下去了,收拾好行韓,想進城去學點技術。可身上地錢還不知道能不能撐到走到城裡去,一臉焦愁啊。

叩叩叩!韓春香沒臉色地去開門,看到是公公,冷著臉問:「您、有事兒?」

他驚了下,也沒想到這個女孩不笑的時候這麼嚇人,他假裝咳了幾聲:「要離就離!什麼時候跟我兒子商量好了就離!」假模假勢地摸出幾張綠色鈔票,扔在桌上,就離開了。

這個事情最後被他兒子知道了,當然不肯離啊!好說歹說不肯離婚!

從鄉里把韓春香接到城裡,繼續生活下來。有時候回家看看自己爸爸時,就不帶韓春香。

韓春香上輩子幹了什麼呢?她想了想——不知道。

總之,路還很長,燈還很遠。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