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聞網

訂閱

發行量:3977 

且隨色走《惡魔師》:擺脫小說傳統

《惡魔師》 高凱 攝《惡魔師》 高凱 攝中新網北京12月31日電 (記者 高凱)曾經創作出《鵝籠記》的作家楊典近期再度推出突破性作品,短篇小說集《惡魔師》被此間評論家認為擺脫了小說傳統,達到某種無序的意外。

2020-12-31 23:5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惡魔師》 高凱 攝

《惡魔師》 高凱 攝

中新網北京12月31日電 (記者 高凱)曾經創作出《鵝籠記》的作家楊典近期再度推出突破性作品,短篇小說集《惡魔師》被此間評論家認為擺脫了小說傳統,達到某種無序的意外。

《惡魔師》收錄了幾十篇短札,內容涉及輕功、花關索、大異密、父子、沙皇、鼻祖、飛頭蠻、心猿、妖怪、逃犯、被往事之罪困擾的人或唐代詩人等。與之前的寫作相比,作者力圖在過去的思維衝鋒與觀想摺疊中,再次升級。

在日前舉行的《惡魔師》分享會上,評論家冷霜對比楊典上一部著作《鵝籠記》,指出《惡魔師》「又往前走了一步」,掙脫了中國傳奇志怪小說的敘事傳統,使故事性退居其次,跨越了邊界,以詩歌的方式來寫小說,追求更多的是訴諸於個人之間的糾結。冷霜舉例指出,《惡魔師》中的最後一篇《十翼》完全無法歸類,這是楊典小說的獨特性之一——不斷地突破既有的思維。

學者余世存認為,《惡魔師》綜合了東西方的古典文化和現代文學,文字非常好看,耐讀。余世存稱,在過去,他們這一代所受的文學教育多半還是「文以載道」,小說寫作上還是更側重於梁啓超所言的宏大敘事和社會意義,楊典則以其語言的獨特性與之拉開了距離。

余世存圍繞著「文學是我們存在的反相。唯有這反相能無限接近世界的真相」(楊典語)這一話題展開,結合當下疫情形勢,指出我們「上半年光顧著見證歷史,自己卻說不出話——我們每個人都丟失了自己的語言」,「但是當打開《惡魔師》,我們不能不被書中語言之豐富,乃至於富麗而感到驚嘆。」

北大藝術學院副教授陳均認為,楊典的作品裡似乎總能找到諸如卡夫卡、博爾赫斯、卡爾維諾的痕跡,或原型。「《惡魔師》小說中的家族是一個思想者」。他從其中《推城》一篇著手,講述推城者和城內的人,一個始終在城外,一個始終在城內,城外城內似乎同為一人,同樣去做這樣一件毫無意義的荒誕之事。他認為惡魔師既是邪惡,又治癒邪惡;既是自己,也是對手。

對此,楊典稱,惡魔師有兩種含義:一是以惡魔為師,包括從撒旦主義到現代主義以來的西方文學;二是佛經中的故事,魔羅即惡魔,他曾帶領魔軍想征服佛陀,但反而被釋迦牟尼征服,於是魔羅拜佛陀為師,所以佛也叫惡魔之師,即惡魔師。這是一個雙關語,鏡像和悖論。

余世存再次提到楊典小說中的「無意義」,他稱這個「無意義」不是指現代性——「楊典甚至是超越了這種現代性。他把整個人類文明看作叢林,讓人恐懼絕望和無意義。他用文學來抵抗,這就是他寫作的意義。」同時,余世存表示對楊典的長篇小說抱以巨大的期待。「他肯定能給大家帶來敘事之外超乎想像力的東西,」余世存說,「《惡魔師》中的故事,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楊典總能在小說的文體和語言上給我們驚喜。他是一個百科全書式的人,有能力去做這樣的事情。」(完)

來源:中國新聞網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