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閱讀

訂閱

發行量:1 

趙文卓這部《刀》當初票房慘敗的電影,憑什麼評分可以達到8.1

《刀》出自於武俠鬼才導演徐克,趙文卓、陳豪、熊欣欣等主演。這部電影打破了徐克以往的武俠風格,一次新穎的嘗試卻導致票房慘敗,堪堪300多萬。也差點間接導致了趙文卓的電影之路,如果不是《黃飛鴻》系列兜底,趙文卓可能就此消失在了大眾視野。

2021-09-28 11:4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刀》出自於武俠鬼才導演徐克,趙文卓、陳豪、熊欣欣等主演。

這部電影打破了徐克以往的武俠風格,一次新穎的嘗試卻導致票房慘敗,堪堪300多萬。

也差點間接導致了趙文卓的電影之路,如果不是《黃飛鴻》系列兜底,趙文卓可能就此消失在了大眾視野。

這部電影之後——96年之後,可以發現,趙文卓開始把重點轉戰了電視劇上。


《刀》是一部被一個時代否定的電影,又在時間長河中被證明為經典。

什麼是武俠,是人們虛構的快意恩仇,是難以存在的非凡世界。

《刀》不是武俠,更像是頂著武俠名頭的「西部牛仔」。

馬賊、獵戶、殺手、刀客,人人手中握著一把刀,遍地的捕獸夾,這是一個訴諸武力的世界,誰的刀塊,誰活得瀟灑,這是一個滿是惡念的「罪惡之城」。

定安(趙文卓·飾)是一個背負血海深仇的刀鋪弟子,師父從小到大瞞著他的這個身世,只希望他平安活著。

但是一次偶然,從師父的獨生女向靈和老婆婆的交談中知道了這個秘密,知道了自己的殺父仇人。

自己父親和師父當初與「會飛的人」飛龍(熊欣欣·飾)廝殺在一次江湖械鬥中,最後定安的父親被殺,師父則撫養他長大。

師父已經選定為定安為接班人,但是知道了自己的背負殺父之仇的定安,帶著父親的斷刀,出走刀鋪,開啟復仇之路。

但是因為回救趕出來追自己的向靈,導致自己失去了右手,掉下山坡。

幸而被一個沒有姓名,沒有身世的女孩所救。

馬賊在搶劫完鎮子後,路過他們的破爛陋室,對他倆人進行了一次玩弄。不為錢財,只是拿人取樂。

原本的破房子被燒了,女孩卻翻到了半本刀譜,一把斷刀,半本刀譜,定安在自己的頓悟下,學了一手好刀法。

當馬賊第二次來的時候,趙文卓演出了自己的最帥動作。示意馬賊放馬過來。

這一次馬賊被一人殺了個人仰馬翻,倉皇逃竄。

馬賊忍不下這口氣,找上飛龍這個殺手,花錢讓他除掉刀鋪和定安。

最後的大決戰隨之而來,刀鋪的人自然不是對手,定安的師父,更是經過當年那一戰經歷,差點被迫自斷了手臂。

在他們逃命之際,定安歸來,與飛龍進行了一次快刀之戰。

這一段的打鬥戲,是全篇最精彩的地方,可以讓人腎上腺素飆升,最後飛龍輸了,也死了。

就像電影裡,向靈的旁邊「總」

其實電影的故事很簡單,甚至這其中所有的情節都顯得支離破碎,跳轉的也讓人覺得亂,一會東,一會西。

但是徐克對這部電影的闡述不是故事,而是畫面,是這個充滿惡與斗的江湖。

這是一個完全與現實規則背離的世界,裡面的人像是被困在這個血腥的地方。

師父已經被飛龍嚇破了膽,從為定安取得名字便可以得知,他一心想求個安定,但是為什麼不走呢,為什麼留在這裡。


是因為殺戮,這個地方一把刀可以賣到200兩銀子,殺戮是這個地方的「飯碗」,人們懼怕殺戮,也貪婪殺戮帶來的利益,從而變得瘋狂。

徐克是不是想借著這種立意映畫出整個現實世界不得而知,但是多年後,這部當初票房慘敗的電影,被很多人視為經典。

但是它也存在著很多致命的缺點,票房慘澹不是沒有原因的。

趙文卓參加了綜藝節目《披荊斬棘的哥哥》,愛好老電影的我,則尋找起他的電影又看了看。

第一遍回味《刀》的時候,看得很過癮,這種畫面,這種題材,這樣拍攝手法的電影,實在太少。

雖然是一部老片,但是多年後再看,還是帶給人新奇感,評分高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也是因為這種物以稀為貴的新奇感。

觀看電影的第一遍總是像看提綱,第二遍開始才是琢磨(那些看一遍是付出了沉默成本的,又或者看一半便棄了的則另當別論了)。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又看了第二遍,但是我精雕細琢的時候,發現了一個致命問題。

徐克為了把這部武俠電影寫實,放棄了以往的武俠風格,導致武俠商業片變成了一種武俠文藝片。

想要脫俗,卻顯得刻意,想要表現的深邃,所有人物的台詞、旁白、細節全部都顯得意味深長,卻融入了寫實的背景中。

想要表達強弱之別,裡面弱者的代表「女性」角色總是大喊大叫,第一遍看的過程中,根本無法理解這種癲狂狀態是因為什麼。

最重要的則是打鬥鏡頭,每次打鬥的畫面,都晃得的人眼暈,我發現自己看到打鬥鏡頭的時候,不自覺地會眯起眼睛,來阻止這種暈眩。

我是在電腦上看的,很難想像要是在影院那樣的大屏幕會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把西部風格融入進武俠,又不是像槍戰那樣,彈指一揮地完成對決,可能是因為這樣才出現使人眩暈的打鬥場面。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