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裝驚現血腥恐怖的文字圖片,江南布衣其心可誅

文中提到江南布衣是作為紮根中國市場的服裝品牌,看似有著很深的民族情節,但實際是迷惑性很強的煙霧彈,江南布衣確實是紮根本土,但其實早就變味了。

2021-09-28 14:30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近日,江南布衣童裝品牌「jnby by JNBY」部分產品的印花暴力、陰暗、甚至帶有種族歧視、地獄、撒旦等「邪典風」圖案,還印有諸如「Welcome to hell(歡迎來到地獄)」「let me touch you(讓我摸摸你)」等不適合兒童的文字內容,引發高度關注。

江南布衣於9月23日在其官方微博致歉,全文如下圖:

我們先看看江南布衣的致歉信。文中提到江南布衣是作為紮根中國市場的服裝品牌,看似有著很深的民族情節,但實際是迷惑性很強的煙霧彈,江南布衣確實是紮根本土,但其實早就變味了。

我們先了解一下江南布衣。

江南布衣由吳健李琳夫婦創立,他們最開始在杭州服裝市場開設了一家小店。李琳先是從廣東進貨,隨後又嘗試自行設計並組建生產線。業務不斷壯大,在1996年開出首間門店,在1997年成立江南布衣、註冊JNBY商標,並迎來設計團隊的首位成員。至今已在中國大陸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及海外北美區域美國紐約、加拿大溫哥華等地建立了直營公司,運營及銷售服務「JNBY」品牌產品。於2016年在香港掛牌上市,是中國第一家上市的設計師品牌集團,公司擁有一個成熟品牌JNBY,三個成長品牌男裝CROQUIS、童裝jnby by JNBY、女裝LESS,以及兩個新興品牌POMME DE TERRE與JNBYHOME,市值已逾100億港元。

本次事件涉及的是江南布衣三個成長品牌之一的童裝jnby by JNBY。在公司的品牌矩陣中,無論收入還是擴張速度均位列前三。據公司2021財年年報顯示,截至6月30日,江南布衣旗下所有品牌全球門店達到1931家,其中JNBY以926家位列第一,jnby by JNBY以470家位列第二,並且在過去一年的門店增速上,jnby by JNBY也僅次於JNBY。除此之外,2021財年江南布衣總收入超過41億元,淨利潤6.5億元,毛利率達到62.9%。營收排名前三的品牌分別是JNBY、CROQUIS和jnby by JNBY。jnby by JNBY的收入達到6.6億元,占總營收的15.9%。

再回到事件。

對公司貢獻卓越,影響巨大,地位舉足輕重的品牌jnby by JNBY出現這樣的問題絕非偶然。李琳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用「設計驅動,多品牌矩陣,集團粉絲的高黏性」來介紹江南布衣的發展戰略。江南布衣官方資料顯示,公司核心價值理念為「更好地設計,更好地生活」。反覆強調「設計」理念的江南布衣在該領域的投入有多少?

公司2021財年服裝設計費為2391萬元,較上一財年的3268萬元下降27%。值得一提的是,公司2016年上市前的招股書介紹,2014財年至2016財年,江南布衣投入產品設計的費用分別為4830萬元、4870萬元與5670萬元。李琳曾在2018年透露,JNBY、速寫和LESS分別有十多個設計師,而jnby by JNBY童裝設計師只有4個。李琳則負責公司服裝業務的設計與創新,把控產品整體走向。

那麼再說說創始人李琳與吳健夫婦。

江南布衣創始人李琳與吳健合計持有公司61.47%的股份。通過了解公司兩位創始人吳健李琳夫婦我們就能看出端倪。李琳,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籍,1992年畢業於浙江大學化學專業,江南布衣創始人,杭州江南布衣服飾有限公司法人、執行董事。吳健,男,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籍,碩士,江南布衣創始人,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

李琳與吳健的國籍,這個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聯邦位於東加勒比海背風群島北部,是一個由聖克里斯多福島(聖基茨島)與尼維斯島所組成的島國。於1983年9月19日獨立,現為大英國協成員國之一。他竟然是taiwansheng的「bangjiao國」

看到這裡,還能說江南布衣是本土品牌嗎?!看到這裡還能認為那些印在童裝上的英文,那些西方的煉獄、那些血腥恐怖的文字和圖片是無心之舉?!這樣的舉動絕對是別有用心,心懷不軌,這已經不是商業問題了吧?江南布衣其心可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