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鯊魚君

訂閱

發行量:1 

你真的看懂《魷魚遊戲》了嗎

這些電影在不斷擴大大逃殺電影影響力的同時,似乎又不斷偏離了《大逃殺》的核心思想,而這一次由韓國導演黃東赫帶來的《魷魚遊戲》,在時隔20年後又重新回到了《大逃殺》核心思想,仿佛20年來,人們一直說不出,道不明的原始隱喻,在《魷魚遊戲》中被徹底揭開。

2021-09-28 14:31 / 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2001年,北野武將《大逃殺》搬到舞台上至今,20年時間裡,大逃殺類型電影不斷開枝散葉,有同樣來自日本的《要聽神明的話》,來自歐美的《飢餓遊戲》。這些電影在不斷擴大大逃殺電影影響力的同時,似乎又不斷偏離了《大逃殺》的核心思想,而這一次由韓國導演黃東赫帶來的《魷魚遊戲》,在時隔20年後又重新回到了《大逃殺》核心思想,仿佛20年來,人們一直說不出,道不明的原始隱喻,在《魷魚遊戲》中被徹底揭開。

零零年代的想像力——與現代社會決斷的年輕人

當時間來到2000年時,日本社會矛盾不斷加深,政府大力削減社會福利。強行推行新自由主義改革。剛剛經歷了失落20年的日本社會,陷入嚴重的社會危機之中。日本的年輕人發現自己被捲入了一場強制的「生存遊戲」中。深重的社會壓力突然襲來。

以往只要自己努力工作,10年20年後還清房貸,車貸,然後妻子,女兒就能過上好日子的時代一去不復返,《大逃殺》正式開始,每一個日本年輕人,都陷入到了一場為了生活的廝殺,《零零年代的幻想》與《大逃殺》正是日本當時社會的映射。

同樣處於東亞文化圈的韓國社會階級固化比日本更加嚴重,韓國人除了高考,幾乎沒有任何上升通道。當階級上升的通道被堵死後,《魷魚遊戲》便開始了。韓國年輕人們為了前途,在名為韓國的戰場上激烈廝殺。孤島,沒有規則,沒有人性,沒有道德。而那些操縱遊戲的人,卻在幕後默默地看著這場《魷魚遊戲》

誰是幕後操縱者——決斷主義思潮下的巨富階級

當第一集《魷魚遊戲》男主在花光母親養老金並背上高利貸時,故事的結局似乎就已經註定要以悲劇開場。身患重病要截肢母親,足以讓男主感到絕望的巨額欠債。男主因為生存的壓力感到絕望,這時幕後黑手出現,用金錢誘惑男主與他進行一場遊戲,贏了拿走456億韓元,輸了丟掉性命。男主第一次答應是因為生活壓力。

當第一場遊戲所有倖存玩家,見識到遊戲的殘酷時,當倖存者投票做出放棄遊戲的決定時,是人性的道德大於社會生存壓力的抉擇。是可控制的。

但是在《魷魚遊戲》第二集,代表普通人的男主再次遭受了,來自社會的毒打,雖然一切的結果你可能歸咎於男主自己的濫賭,但當代表中產階級的曹尚佑和代表底層階級的001號大叔同樣悽慘地與男主碰面時,其實《魷魚遊戲》的核心思想早已揭開,與其說《魷魚遊戲》是一場殘忍的生存遊戲,不如說現實的韓國社會才更像是一場殘忍生存遊戲。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男主會和001號大叔會重新回到遊戲。明明已經放棄,卻又重新回到遊戲,繼續參加遊戲,並不是貪婪的渴望456億韓元。而是遊戲內與遊戲外早已沒有區別。

撥開《魷魚遊戲》外殼——《大逃殺》世界觀精神內核

《魷魚遊戲》裡,代表普通人的男主,在完成所有遊戲,並最終贏得456億韓元大獎時,並沒有花掉太多錢。而是保留400多億韓元,並且在結尾也暗示男主將在第二季與幕後黑手進行決戰。

這似乎也正是導演想要告訴我們的,當我們一不小心被捲入一場不公正的生存遊戲時,與社會決裂的決斷主義並不是我們逃避現實的方法。勇敢面對這場遊戲才是正確的人生態度,在這場遊戲裡。

你可能跟男主一樣只是一個被社會傷害的普通人,面對殘忍的巨富階級,自私的中產階級,暴力的流氓勢力,你也要用正確的方式來贏得這場《魷魚遊戲》。

也正如電影最後,躺在病床上的001號老人與男主的賭約一樣,《大逃殺》播出的20年後,我們的科技可能發達了好幾倍,但人性一直沒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