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的海

訂閱

發行量:8 

光芒:徐樹假死,查理將下線,程亦治和吳麗姿吻出老夫老妻既視感

《光芒》徐樹沒了,應該是假死;查理帶出了徒弟高小聰,留給查理的時間不多了;在街頭,程亦治主動親吻吳麗姿;在家裡,吳麗姿主動親吻程亦治;這兩個吻吻出了老夫老妻既視感。時光荏苒,程亦治和吳麗姿已經步入中年,高小聰都長大了,島崎忠和小鈴鐺的孩子也好幾歲了,勵邦銀行開業十年了。

2021-09-28 14:54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光芒》徐樹沒了,應該是假死;查理帶出了徒弟高小聰,留給查理的時間不多了;在街頭,程亦治主動親吻吳麗姿;在家裡,吳麗姿主動親吻程亦治;這兩個吻吻出了老夫老妻既視感。時光荏苒,程亦治和吳麗姿已經步入中年,高小聰都長大了,島崎忠和小鈴鐺的孩子也好幾歲了,勵邦銀行開業十年了。

兩個吻

並肩走在夜幕下的大街上,吳麗姿向程亦治哭訴:她今天早上剛剛讀過徐樹給她寫的信,徐樹信中鼓勵她要勇敢地去追求程亦治。

鼓勵她不要放棄,哪怕是失敗了,也不要放棄。可徐樹卻沒了,他人沒了。

怎麼會這樣?吳麗姿泣不成聲,認為程亦治說得不錯,她就是一個自私的人,她只會傷害別人。

程亦治心疼吳麗姿沉浸在痛苦中來貶損自己,就伸手捧起她淚光閃爍的臉龐,用大拇指給她擦拭淚痕的同時,程亦治想用親吻來緩解麗姿的心傷。

車水馬龍的街頭,程亦治擁抱並且親吻著吳麗姿,吳麗姿也伸出雙臂回應著程亦治。

有人疑惑,這是兩人得知徐樹噩耗之後的動作,此情此景突兀嗎?

如果把親吻作為情慾的一種表現,那此時親吻不合適。相信大家看到以上親吻畫面,不會產生情慾聯想,因為這只是老夫老妻間的一種既視感。知心朋友沒了,吳麗姿很無助,熱淚盈眶的程亦治只想分擔她的內心傷痛,可是一時卻想不起開解的話語,就只能用肢體動作來幫忙;同時假想的情敵沒了,程亦治對吳麗姿有了強烈的保護欲,這個親吻就自然而然了。

第二個吻是小別重逢時。

吳麗姿開門進屋,程亦治迎來上來、問她上哪兒去了?吳麗姿反問他不是晚上才到港嗎?兩人幸福地擁抱在一起。程亦治說下午就停船靠岸了,他立刻回來就是想儘快告訴麗姿,顧問團採納了他的意見,桐油借款就要落地了。

而且財政部開始過問真真桐油廠,高大涌不但已經恢復了職務和股權,還出任了桐油借款的高級技術顧問。

吳麗姿覺得太好了,情不自禁就主動給了程亦治一個親吻作為褒獎。

兩人這次親吻不但有老夫老妻既視感,還有些歐式。程亦治欣喜地告訴吳麗姿,他這次去香港,已經規劃好了勵邦銀行未來的工作計劃。

程亦治拄著拐杖在屋裡踱步,表示他們要做好準備,在經濟上面開戰。

程亦治指出,雖然現在法幣貶值,通貨膨脹,但是他們還有運作的空間。可以把勵邦作為戰壕,以實業作為機槍,以他們的利潤作為子彈,打一場經濟上的游擊戰。雖然勵邦力量微薄,無法切斷敵人的金融命脈,但是仍然可以構成威脅,讓敵人受傷流血。從今天起,他們就要在經濟上與敵人開戰。

吳麗姿給程亦治倒水喝,說自己之前怎麼沒想到這一層呢?程亦治笑著說那還得感謝吳科長,同意他這趟香港之行。

程亦治和吳麗姿終於和好了,兩人甜起來是真甜啊。

比較一下,這兩張圖片,哪一張更甜美呢?

徐樹假死

男人的自尊,讓徐樹想要離開程亦治的幫助和保護。徐樹投身到愛國青年的隊伍中,雖然不像其他隊員那樣有家仇,但徐樹覺得家仇之上是國恨,國之不在、何談建築?他雖然不習慣用槍,但隊友們行動時需要的資金,他可以支付,需要的汽車,他可以提供並且做司機。

戰鬥遠比徐樹想像的要殘酷,刺殺失敗時,坐在駕駛室里的徐樹雖然手裡握著槍,但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隊友們死在他面前。

徐樹當初辭別程亦治時,當面感謝程亦治一直以來的扶持照顧,說日後他要自己成長。程亦治問徐樹要離開多久?徐樹沒有給出回答。程亦治看著徐樹離開的背影,說他一定要回來,因為他們的理想還沒有實現。

為什麼說徐樹是假死呢?片尾曲《過錯》MV中,有程亦治跟徐樹的如下對視,說明徐樹還活著。

許久不見,兩人都表現出了意外之情,髮型也都有所改變,看著更成熟了。

查理的時間不多了

吳麗姿將高大涌的兒子高小聰帶到查理面前,讓查理幫忙帶一帶,看看是否能過關營業見習崗位。查理考核學員自有一套方法。高小聰掃除、侍膳、招待一個月時,查理給他出了兩道考題。其一,匯兌處的小李不吃什麼?其二,本月信調科哪位科員是新來的?

高小聰答不上來,只得再見習一個月。查理這次出的考核題目是,公司雇員中哪位家裡添丁了,是男孩還是女孩?這次高小聰周密觀察了,回答正確。

查理又問,本月,大堂彭監理有幾次病假?高小聰表示,這個問題不方便回答。

查理追問他到底知道嗎?看著他執意不回答,查理說彭監理本月並無病假,但有三次早退。

高小聰能夠替同仁保守秘密,「操守」這關過了。「周密」也學到了,這說明高小蔥可以轉正了。

查理在劇中是吳麗姿的「及時雨」,每次吳麗姿遇險,查理都能及時到場營救。比如,吳麗姿為父報仇時,在黑診所里做流產手術差點死掉,查理及時趕到,還打電話通知了程亦治;吳麗姿調查程亦治出身時,險遭鄭山峰毒手,也是查理及時出手。

電視劇有個不成文的習慣,那就是男主的鐵哥們兒或者女主的閨蜜到了關鍵時候,容易被下線。為了營救男女主,編劇通常會舍卒保車,因為離男女主最近的角色如果被寫死,一方面說明奮鬥要付出代價,另一方面容易引起觀眾感情共鳴。

比如電視劇《掃黑風暴》中的大江,與殺手老寧搏殺時,可以不死的。但是編劇為了把大江寫死,首先沒給他準備一件順手的武器,只拿個保溫杯來保護重要人質;然後讓陳建波自始至終一動不動,眼看著大江與老寧同歸於盡。顯然,大江只是為了襯托李成陽。

目測,查理在劇中也有類似歸宿,他把徒弟已經帶出來了,高小聰日後將替他守護吳麗姿了。查理的死穴是關秀月,而扮演老生的關老闆有結交有錢人、巴結權貴的需求,這就為查理的結局埋下一顆定時炸彈。

查理一開始只做些幕後工作,隨著吳麗姿帶他入圈,查理已經從幕後走到台前,那吳麗姿和程亦治的敵人,就會成為查理的敵人。換句話說,那些想置程亦治和吳麗姿於死地的人,也不會放過查理,他們通過關秀月就可以達到目的,誰讓查理對關老闆如此痴迷呢?

馮又如可以把真真桐油廠充公,借抗日之名大飽私囊;黃如虹可以讓趙麻子拿著外資證明順利將廠房遷進租界,以此讓程亦治欠他一個大人情、留出後手。在這樣的惡勢力面前,查理凶多吉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