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司編

訂閱

發行量:2142 

醫生不會告訴你的11個健康秘密

  1. 我通過按壓消除頭痛   “這是我用的一個很好的治療方法:伸出兩個大拇指,放在眉毛下,眼眶上部中間位置。推進去,推上來,就像翹起拇指形狀,持續數秒。   這種眼眶神經按壓

2014-11-25 01:29 / 887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 我通過按壓消除頭痛
 
“這是我用的一個很好的治療方法:伸出兩個大拇指,放在眉毛下,眼眶上部中間位置。推進去,推上來,就像翹起拇指形狀,持續數秒。
 
這種眼眶神經按壓能夠消除壓力相關頭痛。”
 
——桑賈伊•古普塔(Sanjay Gupta),醫學博士,CNN首席醫學通訊記者,亞特蘭大格拉迪紀念醫院(Grady Memorial Hospital)神經外科副主任。
 
2. 我伸展身體緊張部位
 
“我一直使用瑜伽貓牛式來緩解偶然的輕微背痛。
 
開始時四肢著地,伸直胳膊,兩手直接放在肩下。然後吸氣,下巴朝胸脯翻折,同時慢慢轉背交換(‘貓式’),然後使腹部向地面下垂,提胸弓背,同時呼氣(‘牛式’)。這樣幾分鐘後,我的疼痛常常就緩解了。”
 
——安德魯•威爾(Andrew Weil),醫學博士,亞利桑那州中西醫中心創始人及主任
 
3. 我安全處理傷口
 
“許多人不知道清理傷口時應該展開傷口以儘量把細菌清除乾淨。我則會跑到最近的水槽裏而不會立即纏繃帶,因為繃帶會把細菌包圍在裏面。”
 
——邁克爾•羅伊岑(Michael Roizen),醫學博士,克利夫蘭診所首席建康官,《YOU-身體使用手冊》一書的合作者
 
---醫生們是如何對付感冒和流感的
 
4. 我向感冒宣戰!
 
“當我感覺喉嚨刺癢時,我就會用鹽水漱漱口,多吃一些水果和蔬菜之類;我的身體需要更多的維他命和營養來抵抗感冒病毒。
 
我還堅持運動,但是我不會過分運動,我得有充足休息的時間。我感覺鼻塞時,會用鹽水水霧清洗鼻腔,早上一次,晚上睡覺之前一次。這就像把感冒病毒沖洗走一樣。”
 
——納什維爾範德比爾特大學醫學中心急診醫學醫師,《醫生》雜誌合作主編Travis Stork博士
 
5. 我傾聽我的身體
 
“我相信消極的思想和擔憂損耗身體,使身體比較容易受感冒病毒侵襲。這也是我每天早晨冥想的一個原因。
 
我想像著‘把我生活上、思想上和身體上的垃圾都清理出去吧。’我一天還不止一次地問我自己:我需要什麼?是食物嗎?還是休息,還是運動?天天傾聽身體給我的答覆可以使我做好健康的選擇。”
 
——馬薩諸塞州格力巴靈頓全科醫生,斯托克布裏奇瑜伽與健康克利帕魯中心教師Susan B. Lord博士
 
6. 我不用抗菌肥皂
 
“勤洗手對遠離感冒病毒很關鍵,但是我不使用抗菌肥皂,因為這種肥皂中含有產生抗生素抗體的化學成分三氯苯氧氯酚。
 
我經常使用含有酒精的殺菌劑,如果我用傳統的優質肥皂洗手,也能殺死99.9%的病菌。”
 
——舊金山加利福尼亞大學臨床醫學副教授Gina M. Solomon博士
 
7. 我服用草藥
 
“預防感冒,我傾向於服用北美人參,這是你能在健康食物商店找到的一種可食用的草藥。
 
在流感季節,要每天服用兩次,但回報是可觀的:它能夠減少你大約30%患感冒的機會。我還會建議服用鋅。在出現症狀後每天服用30mg的鋅,能夠減少感冒持續一半的時間。”
 
——ABC新聞集團醫學顧問,耶魯大學紐黑文預防醫學研究中心主任David Katz博士
 
8. 我吃綠色蔬菜
 
“增強免疫系統最好的食物就是吃綠色蔬菜,蔬菜中含有大量保證身體健康所需的抗氧化物質來確保自由基水準的穩定。
 
多吃生菜、甘藍及花椰菜等是我在流感季節的秘密武器。”
 
——《超級免疫》一書作者Joel Fuhrman博士
 
---醫生們是如何既保持身材又獲得充足能量的
 
9.我將運動寓於娛樂之中
 
“我把健身房帶回家,在家跳繩,轉呼啦圈,打打拳擊等。我還喜歡沖浪,打網球,但是我還是希望有不管在何時何地都能做的運動。
 
這種運動必須要有趣、簡單、廉價。”
 
——加利福尼亞州聖莫妮卡市婦科醫生,《醫生》雜誌聯合主編Lisa Masterson博士
 
10. 我擠出工作時間運動
 
“當我看到我的病人及我缺少運動的後果後,我就會堅持運動。因此我就做我要求我的病人做的運動:在你的工作日做好計劃,例如午飯後散散步。
 
我則是在我的辦公室放了一個迷你蹦床,在我心情不好時就會做做。
 
但是當我在家無聊時我最喜歡做的還是看電影,但是看完電影後我就會再做做運動。”
 
——匹茲堡大學醫學院普通內科部醫學副教授Hilary Tindle博士
 
11. 我喝牛奶節食
 
“我每天都會喝12盎司脫脂牛奶,我還會吃一些低脂肪乳酪條,晚上喝一點冷優酪乳,很清涼還含有大量鈣,對肌肉功能和骨骼健康非常有益。”
 
——阿爾布開克市新墨西哥大學醫學院健康科學中心婦產科Sharon Phelan教授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