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司編

訂閱

發行量:2142 

渾身疼不是病而是虛

  疼痛分急、慢、能碰的和不能碰的。但凡急的,一碰就疼的,要麼是炎症,要麼有淤血,那種說不清具體位置又長久不愈的渾身疼痛,很多不是病,而是因為體質虛。   這種說不清楚哪裡,但始終不好的疼痛,多在上了年齡的人

2015-04-09 10:17 / 59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疼痛分急、慢、能碰的和不能碰的。但凡急的,一碰就疼的,要麼是炎症,要麼有淤血,那種說不清具體位置又長久不愈的渾身疼痛,很多不是病,而是因為體質虛。
 
這種說不清楚哪裡,但始終不好的疼痛,多在上了年齡的人,或者體質過早虛弱的人身上出現。他們可能會因此每天抱怨不舒服,但並不是疼到不能忍,而且越是虛弱的人,毛病越多,渾身疼是常事,如果真去醫院檢查,未必能查出帶來這些疼痛的毛病。或者說,雖然有點兒問題,但不至於總是這麼疼,在別人眼裡,會被認為太嬌氣了,無病呻吟。事實上,他們很無辜,之所以疼痛或者說之所以放大疼痛的感覺,是因為他們老了、虛了,如果從進化角度上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我們的疼痛需要經過神經傳遞給大腦,傳導疼痛的有兩個系統:一個系統進化程度低一點兒,負責傳遞慢性的疼痛,彌漫性的疼痛;進化程度高一點兒的,則可抑制這種攜帶疼痛信號的傳遞,甚至可以說,有點兒止痛的效果。
 
但很遺憾,越是進化程度高的器官和組織,退化也越早。由此,這種身體自帶的“止疼系統”較早就失去了功能,原本能傳遞疼痛的低級神經,就會肆無忌憚地成了主導,慢性的、彌漫性的疼痛就開始出現,身體對疼痛的敏感度也隨之升高。原來身體好點兒的時候,年輕的時候能忍受的疼痛,現在就可以痛不欲生,常被認為是“無病呻吟”。事實上,這一切都是虛損惹的禍!
 
大家熟悉“不通則痛”的說法,是因為有血淤之類的導致的疼痛,其實,還有一種叫“不榮則痛”,在《黃帝內經》中就有論述,是因為氣血不足以榮養局部,導致的虛性疼痛,《傷寒論》中治療疼痛的處方中,治療虛性疼痛的占49%,其中典型的比如“桂枝加人參湯”。在“桂枝湯”的基礎上加了人參,治療的適應證是感冒之後,甚至感冒好了,但是身體長時間的疼痛不舒服,通過補養之力來止痛。這個方子對於很多找不到原因的渾身長期、慢性疼痛都有作用。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