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地客棧

訂閱

發行量:177 

美國內戰中的清朝軍艦,南北戰爭中的狙擊手部隊

南北內戰消滅了奴隸制,把黑人從奴隸枷鎖下解放出來,從而為美國的資本主義迅速發展掃清了道路。美國內戰在美國歷史發展中是具有劃時代的影響。

2020-01-05 22:1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南北內戰消滅了奴隸制,把黑人從奴隸枷鎖下解放出來,從而為美國的資本主義迅速發展掃清了道路。美國內戰在美國歷史發展中是具有劃時代的影響。

美國內戰中的清朝軍艦

1863年,美國南北戰爭進入轉折之年,北方聯邦政府為斷絕南方邦聯與歐洲的航運,竭盡全力擴充海軍,搜羅市面上所有能夠買到的戰艦。當年6月,美國海軍上將保爾丁等人找到亨利,願意買下這3艘中國軍艦,亨利自然求之不得。於是,他瞞著清政府將3艘軍艦低價賣給了美國北方聯邦政府,並將賣艦所得的17.7萬美元放入了自己腰包。 北方海軍購入這3艘軍艦後,將浙江號更名為鬱金香號,江蘇號改為吊鐘花號,為北方軍隊執行巡邏、運兵等任務。噸位最大、火炮最多的大清號則以本名加入北方海軍,並在日後成為北方海軍的一艘名艦。 1864年6月,大清號參加了圍捕南軍襲擊艦塔科尼號的戰鬥。隨後,它又加入了南大西洋封鎖分艦隊,參與了攻打南軍要塞的戰鬥。在大約兩年的時間裡,大清號屢次截獲南軍軍艦和運輸船,在美國聯邦政府平定南方叛亂的戰鬥中立下了赫赫戰功。 1865年1月26日清晨,大清號在坎巴希河俘獲了一艘南方運輸船,正當其押送俘虜返航時,突然遭到南軍襲擊。在激戰中,由於身處狹窄河道中難以機動,大清號被南軍炮台射來的炮火打得遍體鱗傷。戰鬥持續了7個小時,大清號漸漸不支,艦長被迫做出了痛苦的決定——將大清號開上河岸擱淺。但大清號擱淺時所處的位置相當不利,整個左側都暴露在南軍炮台面前,南軍試圖用兇猛的炮火將大清號上所有官兵消滅掉。就在這危急時刻,援軍及時趕到,被困在大清號的艦員們這才得以脫身,紛紛劃著救生筏逃離已燃起熊熊大火的軍艦。戰鬥結束後,大清號全體艦員因戰鬥英勇受到了美國海軍部的表彰,而已經被大火燒成灰燼的大清號也因其戰功永久留在了美國的史冊上。

南北戰爭中的狙擊手部隊

炮兵是這些射手鍾愛的目標,而負責填炮的炮手尤其不幸,因為他們必須站起來從大炮的前膛填充炮彈——每當這時,就有致命的子彈飛過來。

這些神出鬼沒的神射手來自美國第一特等射手團。由於他們的出色表現,約翰?波特准將向特等射手團的指揮官海勒姆?柏丹上校寫了一封嘉獎信,在信中,他引用B?麥克萊倫少將的話稱讚他們:你的人將叛軍打得狼狽不堪。我很高興看到我手下有一支如此精銳的射手部隊。

綠裝殺手團

1861年7月,北軍在布爾朗戰役中失利後,神槍手海勒姆?柏丹肩負了一項新使命:組織一支與眾不同的部隊。美國陸軍部採納了他的建議,組織和訓練一支由最好的射手組成的隊伍,作為對付南軍的利器。

柏丹在北方的報紙上刊登了徵兵廣告,專門招募有良好射擊基礎的志願兵。沒過多久,柏丹位於新澤西州威霍肯的軍營中就聚集了大量熱血澎湃的應徵者。

應徵者們必須通過嚴格的射擊測試——在200碼的距離射擊10發,每發必須落在10英寸直徑的圓圈內。測試合格的新兵被分入一個特等射手團,開始接受更加嚴格的訓練。

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之後,第一特等射手團投入了戰鬥。該團下轄10個連級編制,由來自於不同州的士兵組成。除此之外,剩下的人員仍有8個連隊以上的規模,組成第二特等射手團。

特等射手團的神射手們裝備了統一的制服:綠色的法國軍用平頂帽,統一樣式的暗綠色寬鬆上衣,起初是藍色的褲子,很快也被綠色的取代。這一身綠裝,加上一手讓敵人膽寒的槍法,綠裝殺手的英雄形象一時深入人心。

1862年,第一特等射手團在春季的半島戰役中初次亮相。當時,麥克萊倫將軍試圖在約克河和詹姆士河之間由東向西推進,進而占領里奇蒙。

柏丹的神射手們被派往第三軍團波特將軍所指揮的第一師。他們乘坐運輸船隨麥克萊倫的前鋒部隊一起前往位於門羅要塞,並馬上投入到戰鬥當中。

在接下來的一周里,更多的聯邦士兵抵達門羅要塞,北軍要準備對約克鎮的南軍防線發起大規模進攻了。

在柏丹手下有許多讓叛軍們心驚膽顫的神射手。其中有一個叫做杜魯門?海德的,是一個尤其讓叛軍士兵害怕的射手。內戰爆發的時候海德已經52歲了,他獲得了同伴們的廣泛好感和高度評價,同伴們都叫他加州大兵。

不過,這些戰績卓著的神射手們也吸引了南軍越來越多的注意。有一次,一個躲在樹上的南軍射手打死了射手團里一名來自新罕布夏州的士兵。當時,憤怒的瑞普利中校馬上跑出去撿起那個死去的士兵的槍,瞄準樹梢的敵人扣動了扳機。人們不知道中校是否打死了那個人,但是那棵樹上確實再也沒有子彈射過來。

4月5日晚上9點過,第一特等射手團的士兵們接到換班的命令,撤退到後面的樹林裡進行修整。在第一天的戰鬥中,他們中有3人陣亡、6人受傷。

約克鎮的敵軍防禦工事看起來很堅固,麥克萊倫決定採取圍攻戰術。在接下來4周的時間裡,特等射手團里的神射手們被免除了繁重的雜役,扮演了更為重要的角色——擊斃敵人的炮兵,與南方的神射手對射,保護挖掘塹壕和修築工事的士兵,和工事最前線的敵人交戰,以及支撐哨兵線。

隨著工事的不斷推進,他們的包圍圈和塹壕距敵人也越來越近。

對方一槍打過來,我們就會馬上還上一槍,然後對方每個一千碼射程內的槍眼都會歸於沉默,瑞普利中校這樣驕傲地描述他們的成績。

正如瑞普利所描述的那樣,神射手的存在使南軍的防禦工事工作變得十分危險。於是,一些南軍改變了策略。第一特等射手團的一位軍官在日記中悲痛地寫道:叛軍強迫他們的黑人奴隸填充炮彈。如果他們拒絕,叛軍就用槍射他們;但是如果他們真的去填充炮彈,我們就不能不射他們。

南軍的軍官們經常會愚蠢到把自己暴露在野外。有一次,波特將軍把幾個神射手叫到面前,命令他們把一名在遠處工事上的南軍軍官從他負責修築的那些工程上趕走。隨後,其中一個神射手跟隨參謀來到最前線。

當參謀把目標人物指給他之後,這個神射手馬上找到一個好位置,然後開始小心地瞄準並開火。第一槍他失敗了。調整射程之後,他又試了兩槍,但是也都放空了。經過反覆檢查,他將槍口抬高后又開了一槍。這一次目標倒下了——據說當時的距離已經超過了1000碼。

特等射手團的戰績很快傳播開來,前線的軍官們紛紛要求得到柏丹的神射手的援助。4月19日,卡斯柏?特利普上校帶領A連和C連前往威廉?F?史密斯准將所在部,去對付一些妨礙和牽制工事修築的敵方炮兵。

一個留在後方的神射手羨慕地說:他們拿著好槍,而且離叛軍只有250碼遠。加州大兵依然收穫累累。

為了應付柏丹的神射手們帶來的麻煩,南軍也派出了自己的神射手。不久以後,雙方的神射手們開始交鋒。南軍的神射手很快就贏得了柏丹手下人的尊敬。

有一次,一個由8名神射手組成的分遣隊引起了一個優秀的南軍神射手的注意。柏丹手下的這些神射手在步槍掩體的頂部放置了一塊長形的擁有4個3英寸直徑射擊孔的木板,並通過這些小孔進行射擊。

而在與他們相對的叛軍掩體內,一名南軍士兵則使用一把伸縮目標瞄準器步槍開始對每個射擊孔進行瞄準射擊,一名特等射手團的士兵被擊斃。事後調查得知,柏丹部署在這個位置的小分隊裝備的是柯爾特式五發轉輪步槍,根本不是擁有伸縮目標瞄準器步槍的敵人的對手。

兩邊的神射手都贏得了對手的尊敬,交火逐漸成為一場特殊的競賽。柏丹手下的一個神射手回憶說,有一次他往塹壕外面窺視,一顆子彈把我帽子的一角從我的頭上打了下來。

看到人倒地之後,對方的神射手認為他擊斃了一個目標。當南方人開始大聲歡呼的時候,北軍的士兵告知了對手他們的失誤,讓他們大失所望。

柏丹團里的神射手是敵人最覬覦的目標。每當一個特等射手團的成員在散兵壕被射殺後,那些南軍士兵就會想法設法弄到他的屍體。他們取走死者身上裝備精良的武器,然後在屍體上留一個紙條,稱他們希望搞到更多的槍枝。

而同時期南方的報紙上,也會刊登一些類似於麥克萊倫的神射手被一個肯塔基州的獵人取下了腦袋之類的消息,以鼓舞南軍的士氣。

在約克鎮前線,柏丹的手下談的最多的是一個特殊的南軍神射手。他躲在離他們的前線超過1000碼遠的一顆中空的樹幹中,使用一把伸縮目標瞄準器步槍,有效地壓制了北軍的警戒哨。

第一特等射手團的兩名神射手被派去處理這個威脅。他們中的一個來自G連,名字叫布朗。他裝備的是一把小型伸縮目標瞄準器步槍,重量只有32.5磅重。

他們埋伏了好長時間,直到天快黑的時候,一陣黑煙從工事附近的樹林裡升起,布朗把握時機開槍擊中了他。之後才發現,布朗將他的視鏡提高到了1500碼!

其實,這種利用中空的樹作為掩護的方法,只是雙方的神射手們使用的戰術之一。還有一次,柏丹又一名神射手被擊斃,柏丹馬上對敵人的防線進行仔細地勘查。

藉助於望遠鏡,他注意到遠處敵方工事上有一個低矮的土墩,這個小土墩會定期地出現和消失,很顯然這是敵人的偽飾。隨後,上校命令手下趁夜色趕緊挖好一個射擊掩體。

第二天早晨,小土墩再次出現,一個神射手馬上在掩體下射出一顆子彈,那個小土墩再也沒有出現過。

波特將軍在戰後的報告中稱讚了這些神射手:整個圍城戰期間,柏丹上校和瑞普利中校領導的特等射手團,在貼近敵人工事的掩體射擊以及壓制敵人神射手的火力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們理應被授予榮譽。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