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聲在線

訂閱

發行量:731 

「學霸情侶」:刷題、保研……這才是戀愛的正確打開方式

三湘都市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楊斯涵 黃京 通訊員 王軒 一個曾是迷糊的學妹,一個曾是嚴肅的學長;一個現在是上海交大的准研究生,一個已開始了國防科大的新生活。戀愛兩年,他們一直在對方的鼓勵中相伴前行,為了那個有對方的未來而努力奮鬥。「『共勉』才是正確的戀愛方程式。

2020-01-05 02:4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三湘都市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楊斯涵 黃京 通訊員 王軒

一個曾是迷糊的學妹,一個曾是嚴肅的學長;一個現在是上海交大的准研究生,一個已開始了國防科大的新生活。戀愛兩年,他們一直在對方的鼓勵中相伴前行,為了那個有對方的未來而努力奮鬥。「『共勉』才是正確的戀愛方程式。」1月5日,中南大學採礦工程16級學生苟穎超告訴記者,愛情最好的狀態,應該是一起變得更優秀。

相識:因不吃早飯而被罰

「故事要從大一那年講起。」2016年的秋天,入學伊始,大一新生都開始了軍訓,中南大學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15級學生李華基作為國防生,被分配到了苟穎超班上當「帶訓教官」,「我是高度近視,剛開始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苟穎超告訴記者,和李華基近距離接觸還是因為她不去吃早飯而被罰。

記者了解到,苟穎超來自甘肅,由於南北差異,長沙的早飯對於她來說有點不太適應,因此有一天,常常不吃早飯就參加軍訓的她突然暈了過去,從此以後,作為「帶訓教官」的李華基開始時刻關注她的身體狀況,也就在這無形之中,兩人之間的距離漸漸被拉近,苟穎超也慢慢對這個「嚴厲又溫柔」的學長多了份好感。

然而,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一個學期,到了2017年的春天,苟穎超和李華基漸漸有了聯繫,從簡單的「早安」、「晚安」問候,到日常煩惱的相互訴說,漸漸的,愛情的種子也就在這個春天開始「萌芽」。

「我加了他幾次QQ,他都把我刪了。」說到這裡,苟穎超仿佛有些生氣,不過她告訴記者,她就喜歡李華基的這種與眾不同,「在我們軍訓期間,他從來不加班上同學的QQ,軍訓結束後,他也自動退了我們的班級群。」

為了能夠聊得起來,苟穎超從書籍開始找話題,從討論武俠小說到分享優秀的學術書籍。「我喜歡看王小波的書,我們就經常在一起探討王小波對於生活和愛情等方面的看法。」這樣一來二去,兩個月後,兩人的關係正式確立,「不是說檢驗愛情的最佳方式是一起旅行。」苟穎超說,也就是在那次去岳陽樓的旅行中,她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她告訴記者,岳陽樓里有個池塘,池塘上有條小石徑供遊客行走,但那天人很多,石塊又滑,苟穎超一急就掉了下去。當時的她手足無措,尷尬得快要哭了出來,李華基二話不說便把濕漉漉的她抱了出來。可上岸後,苟穎超發現眼鏡不見了,李華基毫不猶豫又一次回到池塘邊尋找眼鏡,還因耽誤了遊客遊玩而給他們挨個道歉。「當時真的太感動了,他實在是太紳士了。」

相知:「約自習」是戀愛的「主旋律」

要知道,在高中或初中都是不允許學生戀愛的,原因之一就是怕戀愛耽誤學習,到了大學,談戀愛受到的阻力會減小,不少學生都會開展一次轟轟烈烈的愛情。但如何在戀愛與學習的天平上找到平衡點。

「我覺得戀愛不是阻礙學習的絆腳石,而是共同進步的階梯。」苟穎超說,兩人在熱戀期間幾乎沒有影響到學習。記者了解到,苟穎超和李華基的最佳「約會場所」是教室,愛情主旋律是「自習」。

「我是那種玩起來特別瘋的人,往往一開始玩就會忘記學習。」苟穎超告訴記者,李華基則不同,玩的時候他都不會忘記學習,老是想著哪個章節比較難,哪個章節還掌握。因此,兩個人一起商量著將學習的時間劃分為幾個小部分,在任何一個小部分內既不能交頭接耳,也不能瀏覽手機。完成這部分的任務之後,兩人就去旁邊的超市買點零食,再去窗外的小道散步半個小時,得到放鬆後再回去繼續學習。

就這樣兩年過去了,簡單有效的模式與兩人極高的執行力使得他們在感情穩固的同時,成績一直穩定保持在優秀的水平,真正做到了戀愛學習兩不誤。苟穎超曾兩次榮獲國家勵志獎學金,獲校級二等獎學金,採礦工程實踐大賽三等獎,美國大學生數學建模競賽H獎等,還被保研至上海交大船舶與建築工程學院交通運輸專業;李華基榮獲美國數學建模比賽M獎,中南大學校三等獎學金,研究生電子設計大賽華中賽區二等獎,保研至國防科技大學電子與科學工程學院電子科學與技術專業。

「『共勉』才是正確的戀愛方程式。」苟穎超說,戀愛要建立在正常的學習生活上,不能放縱自我,這樣就會使得原本美好的愛情釀成悲劇。「我們是情侶,也是摯友,我們是彼此學習的榜樣,也是彼此可以全心全意依靠的人。」

對話:

問:在大學,你們是怎麼平衡愛情和學習?

苟穎超:我們兩人都覺得大學還是應該以學業為重,所以我們大部分時間是在自習室度過的,學習任務完成了才會有一小段時間的放鬆,始終要堅信個人能力的提升要擺在愛情前面。

問:馬上面臨畢業,你去上海,而他在長沙,你會怎麼面對異地戀?

苟穎超:在研究生階段,我們兩個人的主要任務還是學習,在兩個人學業都比較輕鬆的時候,我可能會一個月來長沙看他一兩次。

問:你們兩個人今後的目標是什麼?

苟穎超:我的夢想是去當一名特聘教授,認真鑽研學術,做出一點成績,而李華基作為一名國防生要先去部隊三年,然後才能考慮以後的事情,所以我們暫時還沒有很長遠的計劃,如果說有,那就只能說是以後工作能在一個城市。

[責編:陳舒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