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音樂

訂閱

發行量:24 

「我不愛你了」用黃偉文的話怎麼說?

黃偉文寫的詞,唱的是「勇」,代表了倔強、驕傲與無畏。他告訴你:驚心動魄、糾纏懷緬終究不是生活的常態,不如聽完他的歌,大哭一場,罷休。

2020-01-06 05:55 / 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黃偉文寫的詞,唱的是「勇」,代表了倔強、驕傲與無畏。

他告訴你:驚心動魄、糾纏懷緬終究不是生活的常態,不如聽完他的歌,大哭一場,罷休。

《喜帖街》謝安琪

忘掉種過的花

重新的出發 放棄理想吧

別再看 塵封的喜帖

你正在要搬家

喜帖街原本只是香港一條極具特色的老街,曾經幾乎每一對辦婚禮的新人,都會去這條街上選購新婚用品。

2004年香港政府計劃重新開發此地,昔日繁華熱鬧的街道,終在時代的變遷下消逝。

黃偉文寫道,忘掉那些種過的花吧,忘掉那些愛過的人和留戀的事吧,沒有誰能一生一世,但你永遠能選擇重新出發!

《勇》楊千嬅

沿途紅燈再紅

無人可擋我路

望著是萬馬千軍都直衝

我沒有溫柔 唯獨有這點英勇

我就是最最平凡的那個人,害怕失去也害怕死亡,但面對你,我想要闖一闖。

我有的不過是這點倔強和孤勇,只希望每個女孩的勇都不被辜負

《自由行》楊千嬅

最怕世上游遍

發覺沒有此人

冰島也沒有

避世的小鎮

黃偉文說,寫這首歌是因為當時做電台的時候,收到了一通來電,電話那頭的人說他今天很開心,因為算命先生說他66歲就能擁有初吻了。

黃偉文問,怎麼聽起來這麼心酸呢?

那人說:「可是今天就是我65歲的最後一天了!」

能讓人一直滿懷期待的,好像只有愛這件事了。

《可惜我是水瓶座》楊千嬅

要是回去沒有止痛藥水

拿來長島冰茶換我半晚安睡

曾經的採訪中,有人問陳奕迅和楊千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陳奕迅回答道:「水瓶座好像跟獅子座的人不太合得來。」

《浮誇》陳奕迅

其實怕被忘記至放大來演吧

很不安 怎去優雅

世上還讚頌沉默嗎

不夠爆炸

怎麼有話題 讓我夸

做大娛樂家

這首歌本是香港作曲人江志仁在聽聞好友張國榮的死訊後,為表達懷緬和悲痛所做。後來陳奕迅想自己填詞以表達對張國榮的思念,但他並沒能寫出令自己滿意的作品,於是最終交給了黃偉文。

黃偉文則將這種悼念,寫成了徹底的嘶吼。

《單車》陳奕迅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象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誰要下車

黃偉文後來談到這首歌的時候說,自己和父親的關係並不愉快,溝通甚少,唯一一點美好的回憶就是年幼時,父親騎著單車帶自己游車河的短短瞬間。

他本想控訴父親的失職,卻不想唱出來歌迷們竟聽出了一種深沉的父愛。

《葡萄成熟時》陳奕迅

日後儘量別教今天的淚白流

留低擊傷你的石頭

從錯誤里吸收

你一次次地努力,不論風雨日夜悉心載種,卻未得收成。當然會在看到後輩提前開花結果時,懷疑自己的過往是否值得。

但只要你還記得個中美好,忘記殘酷的過往,你就能相信:你等候、再等候,屬於你的葡萄終會有成熟之時!

《喜劇之王》李榮浩

為何 普天下的淚 我先流一遍
市面上的紙巾 都由我代言
站在我旁邊 你不算可憐
這也是種貢獻

打著喜劇名號的調侃最為悲傷。

有些看似雜亂無章的辭藻羅列,只有當你真的經歷過才能讀懂,這不是所謂「過來人」的矯揉造作,而是你不得不面對的真相。

《不將就》李榮浩

如果我說不吻你不罷休

誰能比我將就

說得簡單點,就是「非你不娶」和「沒你不嫁」的戲碼。

但是黃偉文的詞配上李榮浩的曲,再直白的矯揉造作都會透著一種孤傲,就是要愛到你才罷休。

《這個人已與我無關》田馥甄

其實這個人 已與我無關

他前面的路 是光明暗淡

我決定袖手旁觀 至少不能比他更慢

這是一首情歌,卻是黃偉文根據田馥甄的性格量身定做的一首情歌。

戀戀不忘她有,遺憾留戀她也有,但傷心欲絕之餘逞強的自我安慰,才更適合田馥甄

《下一站天后》Twins

台前如何發亮

難及給最愛在耳邊

低聲溫柔地唱

港鐵港島線銅鑼灣的下一站,是天后站。

經過銅鑼灣熱鬧繁華的百德新街、時代廣場,才能變天后、變新娘,你那些少女般的夢想,都會實現的。

《天真有邪》林宥嘉

我已經 不能用單純的語氣 再唱情歌
雖然表面上 我還是完整 那個我

未經世事的人毫無保留地將最脆弱的胸膛像你敞開,不管那將是擁抱還是子彈。

你擊垮我的天真,卻沒能粉碎它,從此我將變成一個心有雜念的小孩,仍舊期待屬於我的愛情

《好心分手》盧巧音

若註定有一點苦楚

不如自己親手割破

雖然太喜歡你,但當我發現你的愛久了不過是敷衍與控制,那麼我會毫不猶豫的離開。

與其卑微地心疼我自己,不如瀟洒的放自己走。

《黃色大門》容祖兒

讓那恐龍成群行過台面

衣櫃入面藏著花園

心儀男孩長駐於身邊

容祖兒每次唱到這《黃色大門》的這一句,都會難掩哽咽。

沒人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也沒人在乎,反正在痛徹的悲傷面前,我們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

《相依為命》陳小春

即使身邊世事再毫無道理

與你永遠亦連在一起

你不放下我

我不放下你

我想確定每日挽住同樣一雙臂

陳小春在演唱會上唱到這裡,身後站著古惑仔的兄弟,觀眾也正要走心的時候,他突然笑了出來。

觀眾席上的應采兒穿著T恤戴了個米老鼠的發卡,正表情行為誇張地跟著唱。

叫我怎麼捨得放下你呢?

《傾城》許美靜

熱情就算熄滅了

分手這一晚也重要

甜言蜜語 謊話嬉笑

所給我一點切勿缺少

燈光逐漸熄滅,我這就走了,你別哭也別在意,就像往常那樣待我,反正一切都會失去的,一切都會過去的。

《目黑》周國賢

命運就地改寫 只因你我當天那一眼

靜靜互望啞口無言 原來邂逅太簡單

和上面的一眾歌手相比,周國賢好像被人提及的並不多。

這首《目黑》是黃偉文給他寫的第一首歌,他本人19歲去日本留學認識了後來的太太,畢業便成婚。

他一直低調的唱歌、低調地享受生活,在黃偉文作品展上他說:「很感謝黃偉文請我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在這裡(紅館)唱歌。」

這句話並不討人心酸,也不是自我調侃,而是熱愛唱歌的他發自內心的驕傲與喜悅。

黃偉文說,如果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原來,他不僅寫詞作怪,還教給你如何長成大人。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