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天堂

訂閱

發行量:57 

不是垃圾就是最愛,這可能是珍珠醬爭議最多的一張專輯

《生命動力學》的問世,距離前一張專輯大獲成功不過一年的時間,但它的風格跟前一張專輯卻截然不同。珍珠醬經典的搖滾獨奏和在《女兒》時期的唱腔早已不復存在。為了盡力擺脫傳統的音樂市場,《生命動力學》一開始只在1994年11月22日發布了黑膠唱片。

2020-01-06 05:3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生命動力學》的問世,距離前一張專輯大獲成功不過一年的時間,但它的風格跟前一張專輯卻截然不同。珍珠醬經典的搖滾獨奏和在《女兒》時期的唱腔早已不復存在。


為了盡力擺脫傳統的音樂市場,《生命動力學》一開始只在1994年11月22日發布了黑膠唱片。樂隊沒做多少宣傳,也沒有發布視頻或計劃巡演。兩周之後, CD版於12月6日發行,一周之內賣出了87.7萬張。



今天我們就來給這張專輯裡的所有歌排個序。這顯然要比做大多數有名的唱片簡單,因為裡面的歌呈現出了明顯的兩極分化,不是粉絲最愛就是不知所云的垃圾。


不過這張黑膠唱片標誌著當時最出名的樂隊的轉型,為他們數十年的職業生涯奠定了基礎。


文:墨璽

編:Aki


14

《蟲子(Bugs)》


珍珠醬不是一個充滿藝術氣息的樂隊,他們是搖滾樂隊。儘管維達想將他們的名氣付之一炬,但這首歌是維達在樂隊去商業化上最糟糕的一次嘗試。


整首曲子都是維達在彈奏一把二手市場買來的手風琴,嘴裡嘟囔著「屋裡有蟲子/床上有蟲子/耳朵里有蟲子/腦袋裡有蟲卵」。聽起來確實讓人覺得腦子裡有蟲。


13

《阿雅達娃尼塔(Aya Davanita)》


這是一首將近3分鐘的吉他即興演奏的循環,維達反覆哼唱著「Awooh... aye davanita... awooh... awooha...」,對,就是這樣。


12

《愚蠢的拖把 (Stupid mop)》


一段完全沒有意義的凌亂的吉他和不著調的部落鼓點,配在一段在精神病醫院錄製的病人難以辨認的聲音上。據說這段錄音是維達17歲的時候錄製的一段新聞。


11

《刺探(Pry, To)》


這是一首開頭漸強結尾減弱,只有1分鐘的歌,類似紅辣椒樂隊的那种放克,整首歌維達都在哼唱「隱私對我來說是無價的」。至少這首歌似乎傳遞了維達對搖滾名聲機器的憂慮,是《生命動力學》中很飽受批判的一首。


10

《撒旦的床(Satan’s Bed)》


終於,一首完整的歌。開頭是鞭打的聲音,隨後是風捲殘雲般的鼓點和粗糲的吉他即興前奏。「可笑的是他總能融入/可笑的是我總想放棄」維達厲聲吼著,緊接著唱到副歌,「已經陷入愛河!」


9

《不朽(Immortality)》


歌曲開頭的即興吉他是典型的西雅圖之聲,有點像聲音花園或囚徒愛麗絲,很多粉絲則認為這首歌是關於柯本的,因為維達提到了雪茄盒(柯本的屍體旁就發現了一枚雪茄盒)。


維達否認了這種猜測,他說這首歌是在涅槃主唱去世前寫的,不過他確實寫到了名氣和毒癮的問題,甚至在歌詞里提到了「拍賣前臂」和「沉船」。「我無法停止想像在黑暗中奔跑,」他悲嘆道,「出現了路標。」


8

《鞭笞(Whipping)》


這首一首朋克和經典搖滾的碰撞,珍珠醬在後來的很多張專輯中都對其進行了二次創作。微弱的即興重複段和強力和弦的搭配,讓我們看到維達的音樂中的生命力,從輕淺溫柔,到咄咄逼人的咆哮:


不需要頭盔,有堅硬的腦袋/不需要雨衣,我已經濕透/不需要繃帶,已經流了太多血/沒多久就會落下/他們揮舞著的鞭子。


7

《黑色輪迴(Spin the Black Circle)》


這首歌奠定了《生命動力學》的重要性,它就像反手打在人臉上的一耳光一樣振聾發聵。雷蒙斯式的朋克速度加上嗡嗡雞樂隊尖銳的吉他,再加上維達對黑膠唱片的讚頌:你如此溫暖/充滿儀式感/我躺下的時候/你彎曲的手臂。深有同感!


6

《最後的出口(Last Exit)》


作為專輯的開場白,這是珍珠醬未來的又一藍圖。經典搖滾的吉他和狂躁朋克的碰撞,有點像低保真版本的誰人樂隊。


維達在這裡畫了一幅蕭索的圖景,被一些人理解為在名氣的漲潮中溺死:抓住別鬆手/緊緊握住/很快結束/我變得溫和/讓海浪溶解過去。接著他釋放了聲音中的怒氣:讓我的靈魂通過/這是我最後的出口。


5

《顫抖的基督(Tremor Christ)》


這首歌的歌名、歌詞中黑暗的宗教相關的意向和陰鬱的氛圍,聽起來就像聲音花園。尖銳的吉他和斷斷續續的節奏,配上維達的聲音:


他華麗的救世主看到了她,在他尾流中溺亡/每日嘗到她淚水的鹹味,譴責命運的機會/小秘密引發的顫動引發了地震/最小的海域盪起波濤洶湧的巨浪。


4

《不是為你(Not for You)》



現在進入了經典搖滾的領域。在這張混亂的專輯中,這首歌就凸顯了出來。它初登場於94年春天的《周六夜現場》,配著辨識度極高的失真吉他重複即興段和主流爵士的鼓點,維達對自己音樂的商業化變得越來越激動:


神聖的一切來源於年輕/虔誠的奉獻,天真卻真實/失去動力,無事可做/我還記得,為什麼你卻忘了/這不是為你。



3

《一無所有(Nothingman)》


有時候我們很難相信這首歌居然來自於這張專輯,這可能也正是它屬於這張專輯的原因。這首華麗的民謠歌頌了逝去的愛情,整首歌的情緒一點點擴張,直到你開始落淚。幾乎所有的粉絲都記住了開頭的歌詞(通常還會模仿維達低沉的嗓音):


一旦分開,便一無所有/說出的話,便無法收回。歌中滿是令人難以忘懷的歌詞:一道閃電落下,詛咒他的放手。接著他提高了八度唱到:她曾篤信他講的每一個故事,他的遺忘卻註定被銘記。正是這些歌詞塑造了這首傳奇的歌。


2

《更好的人(Better Man)》


這是樂隊標誌性的一首歌,一首樂隊之前從未涉獵的流行搖滾。這是維達在高中的時候寫的歌(本來打算髮在第二張專輯《Vs.》中,但是因為他們覺得它太簡單被拒絕了。)它講述了一個悲傷的女人被困在了一段不健康的關係中無法抽身離開:


她撒謊說自己還愛他/找不到更好的人。輕快的吉他和風琴帶出了維達最標誌性的聲音,足以令人陷入愛情,他的聲音漸漸變得婉轉動人:她愛過他/她不想就這樣離開/她飼養他/所以她一定會回來……


1

《燈芯絨(Corduroy)》


如果有一首歌能夠直擊《生命動力學》混亂的中心,那就是這首副歌歡快主歌繁雜的曲子了。這首歌同樣是對樂隊突然成名的對抗。靈感來源於維達在商店裡看到的一件500美元的燈芯絨背心,標籤上寫著「珍珠醬樂隊埃迪·維達同款」。


他唱道:「我不想聽到他們的聲音/他們買得到,卻穿不上我的衣服」。樂隊在橋段部分將維達的情緒不斷推進:一切都戴著枷鎖!任何事情都沒有改變。問題是在《生命動力學》之後,一切都為他們而改變了,枷鎖大概也變少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