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紅棗期貨上市八個月,「保險+期貨」會用了嗎?一財記者帶你走進新疆阿克蘇

2020年第一周,紅棗期貨主力合約收盤價為10905元/噸 ,上漲40元/噸。自2019年4月30日上市以來,紅棗期貨整體運行平穩。截至2019年11月底,紅棗期貨總成交量2682.74萬手,日均成交18.63萬手,日均持倉6.61萬手。

2020-01-06 09:3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20年第一周,紅棗期貨主力合約收盤價為10905元/噸 ,上漲40元/噸。

自2019年4月30日上市以來,紅棗期貨整體運行平穩。截至2019年11月底,紅棗期貨總成交量2682.74萬手,日均成交18.63萬手,日均持倉6.61萬手。

我國紅棗主要產自河北、河南、山東等地,而如今新疆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商品化紅棗種植基地。說起新疆,總是讓人想起吐魯番葡萄、庫爾勒香梨、阿克蘇蘋果,還有哈密瓜、巴旦木等等,那裡紅棗的生產又是怎樣一幅圖景呢?

近日,第一財經記者赴新疆阿克蘇實地調研,並與當地紅棗生產合作社以及期貨業人士進行了交流。在他們看來,越來越普及的「保險+期貨」模式,正為越來越普遍的紅棗規模化種植提供便利。

「棗棗」致富

經過五個小時的長途飛行,第一財經記者到達阿克蘇時已是傍晚7點鐘,這高緯度地區的冬日,天邊仍是青色,霞光未褪。

踏上這片西域闊土,沙塵捲起乾燥的冷空氣。車很快就開出了數百里。

道路兩旁站了筆直的白楊,如劍似鞘挺拔入雲霄。 抬眼眺遠,即是大漠筆直的孤煙。長河落日果然更大更圓。

阿拉爾是阿克蘇轄區內的一個縣級市,北起天山南麓,南至塔克拉瑪干沙漠北緣,傍依阿克蘇河、塔里木河、台蘭河、多浪河水系。在蒙古語中,阿拉爾有「匯聚、交匯」之意,想必正是緣於雪山、沙漠、河流匯聚於此的地理位置,孕育了阿拉爾地區70萬畝的紅棗種植基地。

2005年以來,隨著紅棗種植給當地棗農帶來良好的經濟效益,新疆地區紅棗種植面積和產量迅速攀升,當前新疆已經超過河北、山東、河南等傳統紅棗產區,成為國內最大的商品化紅棗種植基地。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十三團紅福天果品合作社負責人何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0~2011年是紅棗價格最好的時候,當時品質較好的紅棗價格達到40元/公斤,當時如果擁有了幾畝棗園的農民,年收入逾10萬元是很常見的。

但隨著全國近年來多地紅棗產區過度擴張,市場供需失衡,紅棗價格曾一度下跌嚴重。「如2018年一級若羌紅棗均價不足10元/公斤,阿克蘇、和田、喀什等地2018年秋冬收購季紅棗價格一度在3~4元/公斤,遠遠低於5~6元/公斤的種植盈虧平衡點。」 何軍說,因為棗農的收入得不到保障,且還需要投入額外的成本管理棗園,所以部分棗農就把棗園給撂了荒。

供需失衡是棗價低迷的根本原因。第一財經記者通過走訪調研發現,由於地域差異、氣候及管理等原因,新疆各地區的紅棗在品質上存在著差異,品質高的紅棗和品質一般的紅棗價格自然相差較大。但是隨著產能的擴大和品質一般的紅棗的大幅降價,直接也拉低了品質高的紅棗的價格。「劣棗驅逐良棗」的現象隨之出現。

棗農利益如何保障?2019年4月30日,紅棗期貨在鄭商所上市交易。紅棗期貨的上市,形成了連續透明的期貨價格,為紅棗企業和廣大棗農提供定價和避險工具,也通過合理設定交割質量標準,引導紅棗企業改善生產經營方式,提升產品的標準化水平和附加值,促進紅棗產業轉型升級。第一財經記者達到阿拉爾的第2天,正好是鄭州商品交易所(下稱鄭商所)相關工作人員到該地進行紅棗「保險+期貨」試點的首次理賠。

「在金融工具的幫助下,建立紅棗市場價格波動風險的管理長效機制,令棗農可以有更公允的定價和穩定的收益。『保險+期貨』試點項目就像是雙重保險,在降低棗農初期參保負擔的同時,最大程度保障棗農種植利益。」鄭商所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如是說。

一般來說,作為農產品,紅棗收購方式是地頭收購,即不用進入市場,在田間地頭就能完成交易。每年的收購季,全國各地的客商來到新疆地區收棗,全憑的是肉眼觀察、往年經驗及地域概念來定價。而紅棗期貨的上市,對棗農最實在的意義就在於價格標準化。並對於深化紅棗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規範市場經營秩序、統一紅棗質量標準、指導農戶調整種植結構,都具有重要促進作用。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十三團棗農孫有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家中共有42.5畝土地,其中20畝種植了紅棗,自2016年以來棗價越來越低,從20元每公斤掉價到現在的4元每公斤。近些年,每年在紅棗成熟與出售的時候,他就發愁——不但不知道紅棗要賣給誰,而且還不知道以什麼價格出售更合適。

孫有珺在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態下,於2019年9月參加了首期紅棗「保險+期貨」試點項目,三個多月後,孫有珺拿到了6000元的賠付。這筆錢可能並不算多,但對孫有珺來說,給了他來年繼續幹下去的信心。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20年他打算再多承包20畝棗園。

什麼是「保險+期貨」?

「保險+期貨」是指農戶向保險公司購買農產品價格保險,保險公司向期貨公司購買看跌期權,期貨公司再在期貨市場上複製該看跌期權進行套期保值,實現農產品市場風險的轉移和對沖,最終保障農戶利益,促進農業生產,合理利用和發揮期貨市場的風險管理功能。

格林大華期貨研究員王立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當前紅棗價格持續低迷,接下來棗價若還是上不去,農戶參加「保險+期貨」項目起碼不會虧損。且按照此次的賠付情況來看,還會有一定的補貼,即補償農戶種植除紅棗以外作物所得的平均收入。

「如果紅棗行情有所好轉,農戶們擔心的保費『打水漂』現象理論上還是存在的,但保險的作用就是當你發生了不幸的事情,有人來幫助你共渡難關啊。」 王立力分析稱,目前「保險+期貨」還是試點項目,目的就是為了幫助農戶對農作物價格樹立保險意識,並最終能夠主動投入參與。

上述鄭商所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即便是這樣,對於邊疆的農戶們來說,「保險+期貨」仍然是很陌生的概念。

「早期做培訓的時候,最難的就是向農戶闡明什麼是「保險+期貨」。無論怎麼培訓、講解,都很難消除農戶們對金融產品固有的偏見。老鄉們覺的保險就是騙人的,更別說期貨了。」平安財險新疆地區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為了紅棗「保險+期貨」的產品服務更加深入人心,交易所、期貨公司、保險公司等參與方沒少花力氣做宣傳普及。第一批試點項目農戶的保費是由政府和交易所共同資助,農戶們沒有掏一分錢。農戶們這樣才開始參加。

據了解,此次格林大華期貨紅棗「保險+期貨」理賠項目惠及150戶棗農,涉及紅棗數量3000噸、面積約5994畝,保險保障金額逾3268萬元,最終理賠金額約101萬元,平均每戶賠付約6733.4元,合337元/噸。第一財經記者注意到,當天賠付儀式結束,農戶們都沒有直接散去,拿到賠付金的農民們臉上洋溢著喜悅。很多農戶說,如果還有「保險+期貨」項目,他們願意自己掏錢付保費。

格林大華期貨總經理王永茂對第一財經記者說,實際上,目前期貨公司和保險公司合作來做「保險+期貨」項目是不以盈利為目的的,更多的是企業社會責任的體現,「但是長遠來看,也是有盈利的可能的。因為只有種植戶具備相關風險管理意識,才能切實發揮農業價格保險的社會管理作用,同時提高資金的利用效率。通過金融工具來穩定農民收入,提高生產者種植積極性,這也是為活躍市場交易做鋪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