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投網

訂閱

發行量:1176 

歐元區內部矛盾將再次阻滯經濟增長

儘管歐洲股市在剛剛去過的一年取得了可觀漲幅,但根據歐洲央行的最新預測,2020年歐元區經濟形勢難言樂觀:通脹持續走低,外部需求不振,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英國脫歐後英歐貿易談判不確定性若隱若現,都使歐洲經濟前景陰雲密布。

2020-01-06 12:0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儘管歐洲股市在剛剛去過的一年取得了可觀漲幅,但根據歐洲央行的最新預測,2020年歐元區經濟形勢難言樂觀:通脹持續走低,外部需求不振,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英國脫歐後英歐貿易談判不確定性若隱若現,都使歐洲經濟前景陰雲密布。

歐洲央行預計,歐元區實際GDP增長到2020年將略微下降至1.1%,然後在2021年和2022年將增長至1.4%。歐洲經濟學者、沃頓商學院教授默羅·吉倫(Mauro Guillen)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指出,面對上述經濟挑戰,除了繼續前所未有的低利率貨幣政策,歐洲央行似乎別無選擇。

歐央行會繼續呼籲更多財政刺激

「他們(歐洲央行)不大可能提高利率,因為通脹率太低。失業率的問題仍然棘手,部分歐元區國家就業率很不樂觀。我認為,歐洲央行會繼續呼籲各成員國採取更多的財政刺激,特別是針對那些財政充盈的國家,至少是相對充盈的國家,比如德國。」默羅·吉倫說。

為提高通脹,歐洲央行2019年內先後採取包括維持負利率、重啟量化寬鬆、加大資產購買計劃等一系列刺激措施。最新數據顯示,目前歐元區通脹年率仍然僅為1%。歐洲央行預計,在2019年走弱後,2020年歐元區通脹將進一步放緩,到2022年將逐步升至1.6%。

貨幣政策刺激方案似乎已近山窮水盡。因此,不管是歐洲央行前任行長德拉吉,還是現任行長拉加德,都曾呼籲有條件的歐元區國家推出財政政策刺激方案以提振經濟。不過,默羅·吉倫認為,讓德國等財政狀況較為良好的國家推出財政刺激,「難度不小」。

南北歐經濟水平和政策觀念不同造成歐元區結構性問題難以解決

據其分析,難點在於,歐元區北部和南部不同地區的成員國家,彼此的經濟水平和政策觀念完全不同。包括德國、荷蘭在內的北部國家就業率較高,財政充盈;包括希臘在內的南部國家就業率較低,財政虧缺。在歐元區國家採取相同的利率,相同的貨幣政策,這樣做很難取得效果,這便是歐元區內部分歧越來越大的原因,也是說服德國推出財政刺激的關鍵障礙。

這一難題也直接指向歐元區經濟問題的結構性矛盾:各成員國經濟發展水平與經濟治理理念的不平衡,以及歐元區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的不統一。歐盟委員會此前研究表明,二戰後,法國、義大利等國的經濟增長模式立足於由公共部門和低儲蓄所拉動的內需,而德國、荷蘭等國的經濟增長則依賴出口。歐元流通前,法國、義大利通過貶值本國貨幣進行債務減計,以重獲競爭力;德國和荷蘭則通過提高勞動生產率來不斷增加出口,同時通過保持幣值穩定來保證儲蓄不縮水。

默羅·吉倫舉例時稱,德國政府和德國央行都很反對歐洲央行的低利率政策,而另一方面,低利率政策也沒能幫助南歐國家實現更大的經濟增長,以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

」所以歐元區的挑戰,一是南歐國家自身經濟增長陷入停滯,一是南歐國家與歐元區北部國家的政策取向上的分歧。我認為,這些分歧,將在不遠的將來,導致歐元區經濟發展舉步維艱。」默羅·吉倫如是總結。

外部挑戰也為歐元區經濟前景蒙上陰影

而除了內部因素,外部挑戰也為2020年歐元區經濟前景蒙上一層陰影。美歐貿易摩擦繼續發酵;英國脫歐之後與歐盟的貿易談判時間窗口極短、壓力極大,英國無貿易協議脫歐的風險正在積聚。

上述挑戰中,默羅·吉倫建議關注全球貿易談判進展。他指出,2020年歐元區乃至全球範圍內的經濟增長,取決於各貿易談判的進展——「明年上半年,全球經濟增速將會繼續放緩,因為製造業數據仍然疲軟,而且是全球範圍的持續疲軟,不僅僅是德國。好消息是,在下半年,經濟增長可能出現回升;前提條件是全球各貿易談判及英歐貿易談判的不確定性得到消除,而不是繼續增加。此外,針對2020年,還有一大不確定性,那就是美國大選。」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