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8186 

全球資管與中國資產

核心觀點:金融危機後,全球資管規模仍然穩步增長,其背後是全球私人財富超過GDP增速的增長。截至2019年6月,全球資產管理規模達到95.

2020-01-06 12:0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核心觀點:

金融危機後,全球資管規模仍然穩步增長,其背後是全球私人財富超過GDP增速的增長。截至2019年6月,全球資產管理規模達到95.3萬億美元,貝萊德持續占據全球第一大資管公司的位置;美國機構實力仍然最強,相較2008年,美國、加拿大、中國、澳大利亞資管規模的占比有所上升,歐日普遍有所下降;股債仍然是資管行業的主體部分,但另類資產有可能在未來呈現更快的增長;養老金為資管市場提供了最大規模的資金;中國資管規模增長較為迅速,且有24家機構進入了全球前500名的行列,但相較之下,中國資管發展仍有較大空間。

近年來,全球資管行業呈現出三個趨勢:一是頭部效應愈加明顯;二是被動投資比主動投資更加受到青睞;三是主動投資中,ESG策略更受追捧。

隨著中國加快開放進程,海外資管巨頭們與中國機構和市場存在著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一方面,海外資管機構無論通過主動還是被動的方式,都是未來外資投資中國市場的主力:另一方面,我國服務業對外開放,海外機構也分批獲得相關牌照而在國內開展資管業務,這也與國內機構形成競爭。外資機構的加入,將使得全球資管的大趨勢和投資理念也逐步滲透和影響到國內的資管市場,境內機構的挑戰與機遇並存。

以下為正文內容:

一、全球資管與中國資產

1、全球資管現狀

資產管理業務是指資產管理人根據資產管理合同約定的方式、條件、要求及限制,對客戶資產進行經營運作,為客戶提供證券、基金及其他金融產品,並收取費用的行為,凡是從事這一業務的公司均可歸為廣義的資管公司。資管行業起源於歐洲,在美國發展壯大。

金融危機後,全球資管規模的增長速度有所放緩,但總體仍然穩步增長,其背後是全球私人財富超過GDP增速的增長。2018年,由於政治風險發酵等因素,全球資本市場劇烈波動,全球資產管理行業也受此波及,全球資管規模在2018年出現下滑。

各機構統計的規模略有差異,但變化方向大體一致。根據Willis Towers Watson的數據,截至2018年末,全球前500名資產管理公司的管理規模合計為91.5萬億美元;而安永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全球資產管理規模為84.2萬億美元,2019年上半年出現快速增長,截至2019年6月,全球資產管理規模達到95.3萬億美元。

美國機構實力仍然最強。前20大資管機構中有13個美國管理機構,占前20名資產管理規模的72.6%;其餘為歐洲機構。2018年,美國排名前20位的機構管理資產下降0.9%(從28.3萬億美元降至28.1萬億美元),而歐洲(包括英國)位於前列的機構管理資產下降13.8%(從12.3萬億美元至10.6萬億美元)。

獨立資管公司與銀行系資管分庭抗禮。2018年,在前20名機構中,有一半是獨立資管公司,其次是銀行(7)和保險旗下機構管理者(3)。

地域分布

截至2018年末,北美、歐洲、亞洲(不含日澳)、日本和澳大利亞的資管規模分別占比49.0%、28.5%、10.0%、8.3%,拉丁美洲、中東非洲占比較低,僅有2.4%、1.8%。

2018年全球前500名管理機構資產管理規模下降了3.0%,歐洲(包括英國)、北美和日本的管理機構的資產管理規模分別下降3.9%,4.9%和0.4%。2018年世界其他地區管理資產增長了17.9%。

相較2008年,美國、加拿大、中國、澳大利亞資管規模的占比有所上升,歐日普遍有所下降,其中歐洲國家普遍微降,日本從8.04%下降至4.92%,降幅較大。

資產類別

2018年各類資產占AUM比重分別為:權益43.6%,固定收益34.4%,股債合計為78%,另類投資6.0%,現金7.7%和其他8.3%。

2018年,另類資產同比增長7.8%,增速最高,其次是現金,同比增長4.1%,股權(含REITSs)下降9.4%,固定收益下降0.5%。

過去三年,全球資管規模的快速增長主要依賴於股票市場的增長,即使經過2018年的調整,股債仍然是資管行業的主體部分,但另類資產有可能在未來呈現更快的增長。

客戶性質

Willis Towers Watson對部分資管機構的調研情況顯示,2018年,養老金計劃合計為資管市場提供了約54.6%的資金,其他保險公司占比10.3%,主權財富基金、基金會、央行分別占比3.5%、2.7%、1.8%,其餘占比27.2%,或主要涵蓋了非金融企業和居民。從變化趨勢上看,其他部分和非附屬保險公司的波動相對較大,而養老金計劃、主權財富基金、央行、基金會等的資金規模相對穩定。

中國情況

中國的資產管理規模所占全球份額從2008年的0.33%提高至2.7%,雖然增長較為迅速,但和其他國家及自身的體量而言,仍然較低,例如中國的占比僅為日本、加拿大的一半,僅略高於荷蘭,更與美國的51.7%有著極大的差距。

2018年國內共24家機構進入了全球前500名的行列。建信基金、中信證券和工銀瑞信基金三家機構的資產管理總額躋身全球前100位,建信基金以2355億美元的規模位列國內機構首位和全球機構的第84位。

2、全球資管趨勢

(1)頭部效應愈加明顯

根據Simfund和安永的數據,原本資管行業的行業集中度就較高,而近年來資金進一步加速流向頭部機構,頭部效應愈加明顯,位於前列的機構地位較為穩固。從2009年以來,貝萊德 BlackRock持續占據全球第一大資管公司的位置,而先鋒集團和道富環球也已經連續5年位列前三。

以美國市場為例,從2019年6月相較2007年的變化來看,美國基金市場集中度逐步提升:1-4名的份額從38%上升至51%,5-10名的份額從15%上升至16%;11-25名的份額從21%降至15%;其他575家從26%大幅下降至19%;小型資管機構更難以獲得穩定的資金流入。

2018年先鋒吸引了市場最大凈流入2559億美元,其一家占全美市場凈流入總額(2806億美元)的91%,全美前五大資管機構凈流入總額5061億美元,也就意味著除去前五大機構,美國市場的管理資產凈流出額高達2256億美元。

隨著2019年上半年資本市場升溫,資金加速流入市場,市場凈流入達3354億美元,超過2018全年水平,但頭部效應依然明顯,截至2019年6月,前五大機構凈流入總額2811億美元,占市場資金流入總額84%,重要原因之一是指數型基金及ETF等被動型產品吸引了超過2000億的資金凈流入。

頭部效應增強的原因之一是被動型產品所帶來的規模效應;原因之二是頭部機構的品牌、規模等方面的優勢進一步提升了其運營效率。

(2)被動投資比主動投資更加受到青睞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資金傾向於流入被動投資,主動投資面臨資金流出壓力,另類投資帶來的收入較高。

由BCG的數據可見,自2003年以來主動管理類產品在全球管理資產中的占比就持續下降,已從2003年的76%下降至2018年的44%;與此同時,被動型產品、另類產品、解決方案/負債驅動型投資/平衡型的占比分別由9%提升至19%、由9%提升至16%、由6%提升至14%。

雖然2018年被動型產品規模占比19%,但其為資產管理機構創造的收入占比僅為6%;另類產品(對沖基金、PE、房地產、基建、大宗商品和私募債券基金、流動性另類共同基金等)雖然在管理規模上占比僅為16%(2018年),但其為資產管理機構創造的收入占比卻非常高,2018年其占比已經達到45%。

從基金行業來看,2018年,全球被動型基金獲得高達6950億美元凈流入,而主動型基金則凈流出870億美元;2013年至2019年6月,美國註冊基金資產中,主動管理產品占比由80%下降至65%,而被動管理產品占比由20%上升至35%;2019年3月,美國股票市場上被動跟蹤指數的資產首次超過主動型基金,截至2019年6月,被動型投資占比50.7%,其餘為主動性投資。

被動型投資受到青睞的原因或來自於投資者重估「管理費-風險收益」後的需求轉變,隨著主動投資越發難以跑贏指數(以2018年為例,只有38%的主動管理型美國股票基金跑贏了被動基金的平均表現),投資者開始懷疑高費率的主動管理型產品是否能夠帶來與之相對應的投資收益。

發展被動型產品一方面依賴於先發優勢與規模效應,另一方面還依賴技術水平。在此大背景下,81%的資產管理機構增加了用於技術和大數據的資源。

(3)主動投資中,ESG策略更受追捧

2018年基於因子投資策略(如規模、價值、動量、波動性、信用風險等基於基本面和技術面的規則策略)的資產規模減少了6.2%,而基於ESG投資策略管理的資產規模大幅增加了17.8%,ESG策略明顯受到追捧。ESG通常代表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三大因素,是社會責任投資中決策的重要考量因子。而社會責任投資選擇的投資對象就是除了企業基本面表現外,在這三大因素方面也表現更為優秀的企業。近年來在實踐總ESG投資策略的收益水平較高並跑贏基準,因而得以不斷發展壯大。

3、全球資管與中國資產

隨著中國加快開放進程,海外資管巨頭們與中國機構和市場存在著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一方面,海外資管機構無論通過主動還是被動的方式,都是未來外資投資中國市場的主力:我們在過去的報告中已介紹過,我國股票、債券均在逐步被納入國際重要指數的過程中,海外資金將被動增持我國資產,而基於海外機構對全球第二大市場仍然低配、中國市場與全球市場低相關性帶來分散化效果以及獲取Alpha三方面的原因,資金也在主動選擇增持中國資產。而除了由海外資管機構管理外,一些資金也在選擇直接與中國資管機構合作的方式來增持中國資產。

另一方面,我國服務業對外開放,海外機構也分批獲得相關牌照而在國內開展資管業務,這也與國內機構形成競爭。根據麥肯錫預計,到2021年,中國可投資資產超過1億元人民幣的富豪客戶將超過13.4萬人,僅次於美國,成為富豪家庭數量全球排名第二的國家;而根據波士頓諮詢的預測,到2025年中國的資產管理規模將增長3倍,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資產管理市場。這意味著中國的資管市場也是全球增長最快的市場之一,對海外資管機構而言也是獲取增量業務的重要市場。

截至當下,已有23家外商獨資私募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在我國基金業協會登記:富達利泰、瑞銀資管、英仕曼、富敦、惠理、景順縱橫、路博邁、安本標準、貝萊德、施洛德、安中、元勝、橋水、畢盛、瀚亞、未來益財、聯博匯智、安聯寰通、德劭、野村、騰勝、霸菱、東亞聯豐。2019年以來,外資私募已發行了39隻新基金產品,遠超2018年的總數。截至目前,外資私募備案的中國私募基金數量達到65隻,其中瑞銀、惠理產品數量較多。除了傳統的股票、債券基金,外資私募2019年還推出了FOF、多元資產等策略產品,比如瑞銀資管備案的「瑞銀中國A&;Q多元策略FOF私募基金一號」,是首隻外資資管境內FOF。2019年外資私募在中國市場的業務範圍進一步拓展,已有瑞銀、富敦、路博邁、貝萊德、橋水、畢盛、安本標準和元勝等8家機構在基金業協會完成在中國提供投資顧問服務的登記備案。拿到投顧資質,意味著這些外資私募可以在中國市場開展機構業務。

此外,外資也正在謀求國內公募牌照。期貨公司、基金管理公司、證券公司分別將於2020年1月1日、2020年4月1日、2020年12月1日起取消外資股比限制。據媒體報導,目前較為明確表達對中國公募基金牌照興趣的外資包括富達、貝萊德、領航先鋒等。外資機構的加入,將使得全球資管的大趨勢和投資理念也逐步滲透和影響到國內的資管市場,境內機構的挑戰與機遇並存。

二、11月外匯零售市場供求形勢

11月我國外匯市場供求形勢邊際惡化,代表零售外匯市場的銀行結售匯實現逆差-396億元,規模較10月份擴大85億元,銀行自身結售匯的變化影響較大,代客結售匯逆差僅小幅擴大。

11月我國外匯市場供求形勢邊際惡化,代表零售外匯市場的銀行結售匯實現逆差-396億元,規模較10月份擴大85億元,銀行自身結售匯的變化影響較大,代客結售匯逆差僅小幅擴大

分項目來看,經常項目惡化、資本金融項目改善:經常項目逆差擴大267億元至423億元,與11月貿易順差環比下降一致;11月資本與金融項目結售匯實現順差104億元,相較上月改善247億元,與我們所看到的外資買債規模顯著回升一致。

11月遠期凈結匯簽約950億元,較上月上升185億元,好於往年同期水平。

11月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實現逆差-32億元 ,由上月順差轉為逆差、邊際惡化805億元,涉外外匯收支差額順差大幅收窄,人民幣收支差額變化不大。從經常項目的情況來看,11月由上月的順差472億元大幅惡化至逆差1097億元,主要受貨物貿易收付情況惡化的影響,顯示上月的高水平有一定偶然性,服務貿易逆差僅小幅擴大,且逆差規模處於較低水平;資本與金融項目順差規模邊際上升772億元至1032億元,或受到11月外資流入我國股債市場規模均環比上升的影響。

從結售匯率的變動情況來看,10月份結匯率環比回升5個百分點至63%,售匯率小幅上升1.3個百分點至66.5%,結匯率回升幅度高於售匯率,表明企業的結匯意願或隨人民幣升值有所修復。

11月央行外匯占款餘額變動為-11.8億元,央行仍未直接干預外匯市場符合我們的預期,11月中美貿易形勢好轉給人民幣提供了升值動力,央行干預外匯市場的必要性相對較低。11月末央行官方外匯儲備餘額為3.10萬億美元,環比減少96億美元,與我們測算的匯率折算因素帶來的負貢獻基本一致,此外美債收益率小幅上行帶來的資產價格變動也有小幅負貢獻。

三、11月陸港通資本流動速覽

從陸股通的統計數據來看,11月份單月外資凈增持A股604億元,較10月大幅增長(10月陸股通凈流入321億元)。

11月陸股通累計凈流入604億元,較上月上升。其中,滬股通11月全月累計凈流入231億元,深股通全月累計凈流入374億元。此外,港股通11月份累計流入資金297億港幣,較上月擴大,12月以來港股通流入速度加快,目前港股通已連續10個月實現資金凈流入。

AH股溢價小幅回落,港股的相對吸引力仍較強。

從外資的行業配置情況來看,11月份外資主要增持了科技、材料、耐用消費品與服務、銀行等行業,消費品、服務、公用事業等板塊資金流入較少。

11月份A股市場小幅下跌,其中醫藥板塊、食品飲料的調整幅度均高於大盤。

四、11月境外機構人民幣債券託管情況

根據中債登與上清所最新發布的託管數據,境外機構11月份在中債登的債券託管總量達到18706億元,11月份單月增持債券645億元,增持規模相較上月下降529億元(10月增持116億元);境外機構11月份在上清所的債券託管總量為3141億元,11月單月減持74億元(10月減持8億元),繼續為負,其中增持同業存單26億元(10月減持同業存單59億元)。

11月份單月,境外機構在中債登與上清所合計增持571億元人民幣債券,增持規模明顯回升,境外機構截至2019年11月末持有的人民幣債券規模為21847億元。

境外機構仍青睞利率債,本月外資增持國債和政金債規模接近。11月份單月境外機構共增持利率債574億元出現回升,其中增持國債310億元有所上升(境外機構10月增持國債157億元),增持政金債264億元大幅回升(10月減持34億元)。中美利差在11月維持了141bp的年內高位,但匯率風險對沖後的中美利差有所下降。

分機構情況來看,11月各類機構均增持利率債,其中配置力量有所減弱,交易和境外力量有所加強。商業銀行、保險等配置力量分別增持利率債1474億元、74億元,境外機構也小幅增持574億元,基金和證券公司等交易力量分別增持利率債336億元、202億元。

11月份境外機構增持同業存單26億元,由負轉正,與人民幣匯率的走勢一致。

境外機構在我國國債市場中的占比持平於8.63%(上月為8.54%),債券市場整體的境外占比為2.53%(上月為2.49%)。

本文源自軒言全球宏觀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