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槿花

訂閱

發行量:18 

從實力派演員到「小三」,任素汐就這樣一步步把自己「作死」了

在沒被曝光出軌做插足他人家庭的「小三」前,一直挺喜歡任素汐這個人的。

2020-01-06 12:16 / 36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沒被曝光出軌做插足他人家庭的「小三」前,一直挺喜歡任素汐這個人的。

腦迴路里一直停留在她參加《我就是演員》時說的那段引起無數觀眾共情的自我推銷:

其實我為什麼要來這兒

我來的原因就是

我看到很多好劇本

但是他們(導演)不來找我

但是我在想我其實演得很好

我想告訴他們我演得很好

所以我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我

那時候,連徐崢都被感動了,撂下一句流行至今的話:好演員的春天到了

徐崢的話沒錯,但是這個「春天」屬於別的好演員,而不屬於任素汐,原本即將到手的「春天」,活生生被她自己「作」死了,可嘆,可惜,可憐,可恨,可悲。

她曾是一個不起眼的話劇演員

擱在這個看臉的時代,任素汐的長相併不出彩。

甚至在看完《驢得水》之後,有網友還調侃她的臉就像一張驢臉。她的臉有些長,但也不至於丑,不過,在普羅大眾都以瓜子臉審美的年代,任素汐的長相確實普通。但好在她有才華,鋒芒畢露的才華彌補了她長相上的不足。


任素汐出生於一個藝術之家,母親拉得一手好手風琴,父親是二胡演奏員,姐姐是煙臺歌舞劇院的舞蹈演員,在這樣的家庭氛圍里成長起來的任素汐,也有著與眾不同的藝術細胞,17歲就參加藝考進入了中戲導演系。

大二那年,本是學導演的她,陰差陽錯被師兄師姐們「扶」上了話劇舞台,同一年,還因舞台劇《人之初》獲得中央戲劇學院「戲劇小品大賽」,最佳舞美、最佳燈光、最佳演員獎,從此,任素汐與舞台劇結緣,那一次獲獎,也讓任素汐在舞台表演上獲得了信心。

2012年,中戲老師周申拿著話劇《驢得水》劇本找到了任素汐,邀請她參加話劇表演。又是自己老師,又是話劇編劇兼導演,任素汐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驢得水》講述的是民國時期的故事。一群在城市有「污點」的人來到邊遠鄉村辦起了學校,為了更多經費,校長將一頭驢虛報成英語老師。但誰知特派員突然來檢查,銅匠被頂上冒充叫「呂得水」的老師。

任素汐飾演的張一曼作為作品的一條「引線」主要的任務就是引導劇情的發展,這個角色,外表風騷,而內心善良。

話劇公演的那一天,台下可以用「門可羅雀」來形容,觀眾少得可憐。

可是,令任素汐,包括劇團所有演員都想不到的是,這部批判意識極強的話劇火了,任素汐一演,就是5年,演了600多場。每一次的出演,都給任素汐一次洗禮很沉浸,張一曼讓她火了,而她也成就了張一曼。任素汐也成了大家公認的「小話劇女王」。

她選擇了一條更為艱難的道路

2016年,開心麻花決定將話劇改編成電影,主角張一曼還是由任素汐來演。

事實證明,《夏洛特煩惱》的巨大成功讓開心麻花在喜劇電影上獲得了不少經驗,用在《驢得水》上來同樣適用。投資1000萬,票房1.73億,《驢得水》成了當年開心麻花的賺錢機器。

看過《驢得水》之後,可能你會忘記裡面的一些情節,但是,卻忘不了任素汐演的張一曼。她放縱不羈愛自由,甚至一度被認為是中國「女權」的一大進步。

那也是任素汐真正意義上的大熒幕首秀。任素汐也順利進入了開心麻花旗下,但讓人奇怪的是,任素汐在開心麻花沒待多久就選擇了離開。有很多人理解不了,在開心麻花不是很好嗎?有沈騰的力捧,有無數的資源。

但我認為,任素汐的選擇無疑是最明智的。她不想成為商業團體流水線生產模式下的犧牲品,不想永遠演一種角色,因為那根本錘鍊不出自己的演技。開心麻花會成為她的「舒適區」待在裡面,她可以像《愛情公寓》里的李金銘和婁藝瀟一樣,永遠啃著類似的角色,也會有導演不斷邀約飾演同類角色,但是卻很難再有突破。

所以才會有王傳君的突圍,不想再做「關穀神奇」,一而再,再而三顛覆大家對關穀神奇的印象,事實上,王傳君也是明智的,起碼《我不是藥神》里的出色表演已經獲得觀眾的認可。成功的道路有千萬條,但王傳君和任素汐都選擇了最難的一條。

《驢得水》之後,任素汐終於等來了另一部令她再度大火的《無名之輩》,在電影里,她飾演馬先勇(陳建斌 飾)的妹妹馬嘉旗再次讓她獲得關注。從《驢得水》「浪」的模式,到《無名之輩》「喪」的模式轉變,任素汐如同一隻涅槃的蝴蝶,張開了美麗的翅膀。

她飾演的馬嘉祺,將小人物那種無望和無奈詮釋到極致。而為了演好這個角色,任素汐也做出了常人難以做到的努力。電影開拍前一個月,她就住進了拍攝地貴州,瘋狂練習方言,每天走街串巷體驗當地生活。即使是導演饒曉志也找不到挑剔的地方,他認為任素汐在《無名之輩》里的表演甚至要比《驢得水》時更為細膩。

《無名之輩》成為當年的一匹「黑馬」,由最初的票房慘澹,到後來觀眾的自發宣傳,無論是口碑還是票房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然而,當大家都認為任素汐的「春天」就要到來的時候,卻忽然傳來了她做小三的消息。

人設崩塌,她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從被爆出出軌,到被「實錘」,不過24小時的時間。

任素汐先是被爆與陌生男人玩手機打鬧,共用一根吸管喝飲料,再到一起回酒店。

被爆料之後,很多喜歡她的網友都表示不相信,跑到她的微博下去質問她:是真的嗎?趕緊出來解釋。

然後出軌對象很快被挖出是董博,一個不知名的話劇演員,常年混跡話劇圈,然而,勁爆的不是這個,而是隨後一位自稱董博前妻閨蜜的人爆料,任素汐和董博都是婚內出軌。

還在爆料中曬出一張任素汐和董博的親密照,而那時候的董博,手上還戴著結婚戒指。

有這麼大的「瓜」,娛樂媒體自然不會放過,採訪了任素汐的前夫李洋。李洋表示,從時間上推算,確實是婚內出軌,只是當時內心這個坎有點過不去。

有了任素汐前夫的「證詞」,網友和媒體很快「挖」出了男主董博的前妻馬琦雅,接受媒體採訪時,她也證實了董博和任素汐婚內出軌,還送了任素汐八個字:「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和大多數被曝光出軌的明星一樣,任素汐也採用了慣常的套路:公關。將微博熱搜第一名,直接降為22名,想遏制住熱度的勢頭,然而,面對「實錘」還是無可奈何。

10年的北漂,觀眾打心裡感受到任素汐的不易,在演藝圈的摸爬滾打,讓觀眾看到她的努力,感嘆這個看臉的時代,好的演員得不到好的劇本,引起大家的共情心理,甚至對她產生同情,但是,明明是一把「好牌」,最後卻被任素汐自己打得稀爛。

做什麼不好,幹嘛要婚內出軌,介入別人的家庭,破壞別人的婚姻,做小三呢?



——END——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