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壹點

訂閱

發行量:5070 

50年「酒齡」男子自行戒酒出現幻覺,專家提醒自行戒酒危害大

60歲的老鄭(化名)已近50年的飲酒史,沒事就喝點,最近二十多年越來越離不開酒,酒越喝越多飯量卻越來越小,想戒酒卻戒不掉,每天渾渾噩噩過著荒誕的嗜酒歲月,還出現了幻覺、手腳發麻、出冷汗等情況,直到有一次連路都不能走了,到醫院一診斷,才知道這是一種病——酒精依賴綜合徵。

2020-01-06 12:43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60歲的老鄭(化名)已近50年的飲酒史,沒事就喝點,最近二十多年越來越離不開酒,酒越喝越多飯量卻越來越小,想戒酒卻戒不掉,每天渾渾噩噩過著荒誕的嗜酒歲月,還出現了幻覺、手腳發麻、出冷汗等情況,直到有一次連路都不能走了,到醫院一診斷,才知道這是一種病——酒精依賴綜合徵。

蘸酒嘗鮮結下酒緣

盲目戒酒反而「精神」了

老鄭與酒的淵源,還應從他幾歲時就被爺爺抱在懷裡用筷子點著酒「嘗鮮」說起,長大後對酒香的追求就沒中斷過,酒量越來越大,飯量卻逐漸減小,身體也每況愈下。家人也嘗試勸他戒酒,可他卻打起了「游擊戰」。「我也知道不能再喝了,都快走不動路了,可不喝不行啊,到點不喝就全身難受,出冷汗、哆嗦、手抖、噁心、甚至滿屋亂轉悠,但只要喝上酒所有的難受勁就都沒有了。」老鄭無奈地說。

每次出現腳麻、走不動路的情況後老鄭也著急,聽人說用草藥泡腳能好點,他天天晚上準時泡腳,可總覺得水不熱,一次老鄭給自己的草藥里添了滿滿一暖瓶熱水後舒舒坦坦泡了個腳,可第二天醒來發現腳上已被燙的全是水泡。

躺在家裡恢復期間,在家人的監管下,老鄭酒喝的比以前少了,卻開始自言自語,記憶力變差,說過的話轉頭就忘了,吃點東西就想吐,還滿頭大汗,全身哆嗦。之後整夜睡不著,出現了幻覺,不時用手拍床說床上都是蟲子、蛇,地上牆上也有。家人一看不對勁,趕緊把老鄭送到了家附近的醫院,治療5天也沒什麼好轉,反倒越來越亂,在醫生的建議下來到了山東省戴莊醫院酒依賴科。

該院酒依賴科副主任醫師寧艷玲介紹,根據患者的表現、檢查結果以及病史,診斷其是長期大量飲酒已經有了酒精依賴綜合徵,現在出現了嚴重的戒斷反應,還出現了精神病性症狀,符合「使用酒精所致的精神和行為障礙」中「伴有譫妄的戒斷狀態」以及「精神病性障礙」的診斷。而之前腿麻,感覺不到燙則是由於長期飲酒後引起的「酒精性末梢神經炎」。

打敗了「酒魔王」

60歲的他看到新希望

根據老鄭的情況,醫生制定了治療計劃,入院當天夜裡,老鄭終於睡了近1周第一個好覺,一個星期里,雖然看不到蟲子和水了,但是依然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聽到」那些人講一些奇奇怪怪的話,家人很是擔憂。

「患者是長期大量飲酒導致的嚴重腦功能損害所致的意識障礙、戒斷反應和精神症狀,如若不及時治療很可能會發展成嚴重記憶和認知功能損害的韋尼克腦病,目前針對酒癮和精神症狀都給予了對症治療,由於症狀存在時間比較久,更需要家屬的耐心配合。」聽完醫生的講解,老鄭家人懸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

每天按時打針、吃藥,做經顱磁治療,雖然「酒魔王」依然住在老鄭身體里,時不時跟老鄭「聊聊天」,但出來的次數一天比一天少了。老鄭夜裡能睡著了,吃飯也比原來多了,原來總說著腳麻、沒感覺,現在覺得腳麻也好多了。

戒酒的過程並不是一帆風順,最初因戒斷反應重全家人心驚膽戰,好不容易身體有了起色,老鄭就鬧脾氣想出院,最後情緒穩定下來,積極參加理療和心理治療。治療了近二十天時,老鄭突然很開心地告訴醫生說,「我把酒魔王打敗了,它不來了!」那一刻,老鄭笑得像個孩子。

「太感謝酒依賴科的醫生、護士了,來的時候我吃不進去東西連路也不能走,現在都有了很大好轉……」出院時,老鄭握著醫生的手很是激動,身體的逐漸好轉為他的戒酒之路增添了很大信心,老鄭表示,此次成功戰勝「酒癮」後要好好回歸家庭,彌補對家人的缺失。

節日期間親朋好友相聚,少不了推杯換盞,山東省戴莊醫院酒依賴科主任孔祥娟提醒市民應健康飲酒,對於已經成癮的患者來說,切勿強行戒斷,以免出現生命危險,酒依賴患者應及時到醫院系統治療。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唐首政 通訊員 山君來 王新亮 穆迪

找記者、求報導、求幫助,各大應用市場下載「齊魯壹點」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點情報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體記者在線等你來報料! 我要報料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