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筆畫江山

訂閱

發行量:52 

劉邦成長"三部曲"

第一部:秦朝末年,民生凋敝。沛縣城裡的一間不大的酒館裡,一幫小混混正在飲酒作樂,喧鬧聒噪。一兩個已經爛醉如泥,癱倒在地。這時,一個農民模樣的精瘦的老人直衝進來,照著為首的哪名額頭高高隆起的男子就是一記耳光:"劉三,你又跑出來廝混!你看看你,整天除了吃喝玩樂,你還會幹什麼!

2020-01-05 01:3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第一部:秦朝末年,民生凋敝。沛縣城裡的一間不大的酒館裡,一幫小混混正在飲酒作樂,喧鬧聒噪。一兩個已經爛醉如泥,癱倒在地。

這時,一個農民模樣的精瘦的老人直衝進來,照著為首的哪名額頭高高隆起的男子就是一記耳光:"劉三,你又跑出來廝混!你看看你,整天除了吃喝玩樂,你還會幹什麼!你知道做人當有節制嗎?"說完,那人顫抖著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劉邦頓時酒意全消,原本迷醉的頭腦忽然間清醒得可怕。他走出酒店慢慢地踱到了泗水河邊。他瞥了一眼緩緩東流的河水,驀地看到了水中自己那個一身邋遢一臉憔悴的倒影。他不禁搖了搖頭:都快四十的人了,整天放浪形骸,連兄弟老子都瞧不上自己。

他痛苦地蹲下身,抱緊自己的腦袋。

第二部:造化弄人,不過一兩年光景,劉邦釋囚斬蛇,揭竿而起。其所率軍隊成為反秦義軍中一支舉足輕重的力量。劉邦聲名遠播,成為天下豪傑嚮往的領袖。

入夜,鞍馬勞頓的劉邦正在大帳中享受著兩名侍女的按摩。突然,侍衛推門而入:"報!有個叫酈食其的人求見!"劉邦依舊半躺,揮揮手道:"帶他進來!"酈食其衣冠整潔,緩緩步入,拱手彎腰打算施禮,卻一眼瞥見劉邦正愜意地躺在兩個女人之間,不禁冷笑道:"這就是你對待長者的態度嗎?你待人如此傲慢,又如何指望天下英雄會聚集到你的帳下?"

劉邦猛然睜開雙眼。那一瞬間,他身上的汗水完全濕透了衣襟。他慌忙立起身,屏退兩名侍女,整頓好衣冠,躬身上前,彎腰施禮:"請先生賜教。"

酈食其先是驚訝地看著他,繼而撫摸著稀疏的鬍鬚,面露欣慰之色:"知錯即改,善莫大焉。此人前程未可限量也!"

第三部:劉邦一路勢如破竹,順利拿下了函谷關。他率領軍隊一路攻入京城進入皇宮,那一扇扇大門之後的無盡珠寶、如花寶眷一下子迷住了他的雙眼,他難以自拔,沉溺其中。

這天,他斥退了又一位前來勸諫的臣子,轉身時突然停下腳步,停在一扇銅鏡跟前。鏡中人紅光滿面,卻帶著沉湎於聲色犬馬之中的恍惚與靡亂,身材亦已漸趨臃腫。

宮門外似又傳來大臣們無奈的嘆息。劉邦心頭一緊——我到底該怎麼辦?他不突然間想起了秦二世……他的心中猛然有了決斷:召集手下,封鎖了庫府;又召集了百姓,宣布約法三章——他用法令約束了百姓,也約束了自己那顆蠢蠢欲動的心。

第四部:四年的時間一晃而過,他終於端坐於龍椅之上,成了九五之尊。

正是他的警醒與節制,讓他一步步登上了至尊之位。但是,這種完全依賴於他人的告誡和自己心血來潮才有的警醒與節制,又如何保證一位擁有絕對權力的人永遠在一條正確的道路上行進?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