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藥無小事

訂閱

發行量:107 

高齡孕婦命垂一線,大人、孩子只能保一?看急診醫生如何創造奇蹟

每年流感季,急診室都會收到重症流感患者。2018年末流感季,有一位重症流感高齡孕婦給我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她差點被奪走「愛」的權利,但最終創造了生命奇蹟。一定要保住孩子!

2020-01-05 01:32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每年流感季,急診室都會收到重症流感患者。2018年末流感季,有一位重症流感高齡孕婦給我留下了特別深刻的印象:她差點被奪走「愛」的權利,但最終創造了生命奇蹟。

一定要保住孩子!

這位高齡產婦由於得了甲型流感引起的重症肺炎,送進醫院急診室時,呼吸非常困難,需要吸著較高濃度的氧氣才能維持人體基本需要(皮氧飽和度90%),病情極其危重。

對這位高齡懷第三胎的孕婦,我接診時感到好奇和不可思議:她已經有了兩個女兒了,都長大成人了,為什麼到這個年齡還想再生一個,難道為了生兒子?難道又一個不要命的?詳細詢問病史後,知道了原委:這位女患者兩年前又一次找到人生的另一半,先生沒有孩子,她下定決心一定要再生一個。由於年紀關係,費盡周折,第三次試管嬰兒才懷上寶寶,現已經妊娠27周多(27周+3天)。

病情嚴重的女患者一見到我,青紫的嘴唇顫動著說,一定要保住這個孩子。雖然她的聲音是那麼微弱,呼吸又那麼急促,但又是那麼有力量。我突然感到不能把這位孕婦稱叫「患者」了,應該改稱為「母親」。

這位母親雖然吸著氧氣,但臉色發紺,呼吸很費力,鼻翼在快速地煽動,用聽診器聽肺部發現情況非常嚴重,不但呼吸音很低,且充滿痰液。我看了家人遞過來的X片子,這位孕婦雖然僅發熱三天,但兩肺幾乎已經發白,病得很重。經驗告訴我們,這很可能是一例感染當下正在流行的甲型流感病毒引起的重症肺炎,不要說是孕婦,即使是一位正常人,死亡率都很高。

整個急診科馬上投入了生命保衛戰:採集呼吸道分泌物,送市疾病控制中心檢驗,很快明確了甲型流感;動脈血中在吸氧濃度很高的情況下,氧分壓還是很低(58毫米汞柱);馬上組織了全院危重婦產科搶救專家組會診。

參與危重婦產科搶救小組的專家會診時,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面對這樣一位病情嚴重的母親不斷的苦苦哀求——「一定要保住這個孩子」,保大人還是要小孩是醫生必須首先面對的問題。診斷是明確的,對於一位孕婦也要有心理預期考量,我們感到責任重大。

要知道,胎兒留在體內,對重症甲型流感引起的呼吸衰竭搶救極其不利,用藥和檢測都受到極大的限制,胎兒在體內造成膈肌活動幅度下降,不利於吸入更多的氧氣,如果能立即做剖腹產手術,給這個孕婦並發甲流引起的重症肺炎搶救會帶來較大的希望。

但是,患者本人和家人都堅持想要保住這個小孩。這裡要說明一下,孕27周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間。從產科角度來說,只要妊娠超過28周,胎兒就算是一個圍產兒了,也就是說這時娩出的胎兒是有可能成活的,但是孕27周多剖腹,新生兒的成活率非常低。我們再三考慮,為了保住這個孩子,冒著巨大的風險,暫時不做剖腹手術,畢竟珍重和保護每一個生命是我們的責任。

危險重重的轉院

所有的人都希望這位母親能穩住病情,只要能穩住,只要病情不再惡化,最好能到孕28周甚至更長。接下去的二天時間,我感覺過得好慢,恨不得一下能過去一周,但是事與願違,病情還是在惡化,雖然吸氧濃度很高,但已經維持不了人體的基本需求了,隨時需要氣管插管靠機器維持她生命,情況非常危急,所有人都非常緊張,這時家人提出:能不能轉到省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去?

家人的想法是合理的,但這時另一個問題又擺在我們面前,孕婦在呼吸如此困難的情況下,轉院風險極大:雖然救護車上有呼吸機等搶救設備,但總是不能與醫院相比,路上一旦出現危險那後果不堪設想。從縣區到省城約有二百公里左右的路程,在平時也需要二個小時左右,而那幾天都遇到了近年來少有的大雪,雪還在不停下,部分高速公路路段可能會隨時封道或限行限速,能順利到達就謝天謝地了。

但一定要完成這個看起來難以完成的工作。只能克服一切困難,別無選擇。為了母子安全,轉院途中必須有醫務人員陪同,以應對突發的意外。派哪位醫師去完成這個艱巨的任務,一下就成了難題,大家沉默了。作為老急診人,我理解他們:大家不是不願意,但是要去承擔這樣風險,壓力很大,況且涉及到二個生命,萬一家人不理解怎麼辦?想到這裡我馬上決定自己親自送,作為主任主動承擔這份責任,是對患者盡了我們最大的努力,也是對醫院盡到自己最大的責任!

經過積極準備,終於上路了,隨著救護車那刺耳的鈴聲,迅速在高速公路上飛奔。車外冰天雪地,車內「熱氣騰騰」,氣氛非常緊張:那位母親用面罩高流量吸著氧,呼吸非常急促,沒有一點力氣說話,只能默默閉上眼睛,仿佛在祈禱一定要保住那個兒子。車上醫務人員則緊緊盯著那位母親,生怕隨時出現危險。

我不時看看窗外,高速公路兩旁白雪覆蓋著大地,但在廣闊的田野上偶爾露出一些綠色,這點綠色似乎帶來了生命的希望。隨著離省城越來越近,高速公路上雪也越來越厚,這時只有一個車道能通行,車只得慢下來了,公路上護路人員穿著紅色帶黃色條文醒目的服裝在緊張地清除積雪。

這時,另一個擔心出現在我的腦海里,平時城市內交通非常堵,下高速公路後到市中心最少還得一個多小時。正在犯難時,救護車開始不停呼叫,我突然發現在進入市區後,雖然路比平時更堵,但路上的小車一輛輛停了下來,讓我們能儘快通過。作為一個急診人,這時感覺特別溫暖。

母愛和急診人共創生命奇蹟

三個多小時後,我們終於到了省醫科大學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急診室。對車上的每個人來說,這不是普通的三小時,分分秒秒難以用語言來形容。送到後,我們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深知後面的路更難走。整個急診團隊馬上全力以赴,氣管插管、上了呼吸機;8天後剖腹產下一名男嬰,馬上送省兒童醫院:一個月後患者脫離了呼吸機:二個多月後母嬰基本康復出院。

不要看這短短的幾行字,這是整個醫院團隊日日夜夜努力兩個多月才能得來的生命奇蹟,每一天都在和死神搏鬥……是他們的大愛給了母子生命!參與急救的醫生說:保住孩子的母性意念支持著患者全力以赴,對生命的敬畏支持著他們全力以赴!

一年過去了,我想起那位產婦和孩子,不知最近情況如何?剛想打個電話問候一下。沒想到這時,手機鈴響了,一看是那位母親發過來的微信語音通話的鈴聲,看來世界真有靈犀。電話那頭,聽到她聲音很洪亮,一年了,想再來複查一張胸部CT,看一下肺部恢復情況,她現在情況很好,兒子也非常健康。這就是緣分,愛的緣分!

寫在最後:

對於這樣一位母親,有人會說,不值得,拿自己的生命在開玩笑;有人可能會說,這是對醫師的「綁架」;也有人可能會豎起大拇指,但不管怎樣,在這個病例中,我們看到了愛的力量。

流感的預防一直是一個問題。在流感流行季節,少去公共場所去,尤其不要隨便到醫院去「探親訪友」。我經常看到孕婦或大人帶著孩子在醫院的電梯裡,我常常勸他們最好不要到醫院來,起碼要帶上口罩。

另外,預防流感,接種疫苗是預防和減輕病情的有效手段之一,尤其是孕婦、老人、孩子和體弱多病者,更應該接種疫苗。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