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家永遠愛你

訂閱

發行量:262 

桂綸鎂:好一個「不安分」的文藝青年

第一次演電影,就奠定了她「文藝女神」的地位;第一次提名金馬獎,就拿下了不知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影后桂冠。桂綸鎂,這個永遠清淺微笑、看起來稚嫩羞澀的女孩,不艷麗、不性感、不圓滑、不矯情、不做作,在五光十色的娛樂圈裡那樣淡然超脫。

2020-01-05 02:3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第一次演電影,就奠定了她「文藝女神」的地位;第一次提名金馬獎,就拿下了不知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影后桂冠。桂綸鎂,這個永遠清淺微笑、看起來稚嫩羞澀的女孩,不艷麗、不性感、不圓滑、不矯情、不做作,在五光十色的娛樂圈裡那樣淡然超脫。

她從不被演員這個身份所困,而是用旅行、閱讀和舞蹈去豐富自己的人生;她喜愛藝術與設計,研究文學、歷史與哲學;她總是在思考複雜的世界,卻用最單純的狀態去面對浮華。她雖討厭被人定義為「文藝」,卻以不安現狀、不斷探求生命的意義的行動書寫著文藝,那是從骨子裡透露出來的單純、凝練、洒脫的特質。



■青春·叛逆

「我還沒感受過自己的人生,就已經開始體驗別人的生活。」

桂綸鎂的清新氣質,也許源於家人對她的栽培。爺爺是國民黨高級將領,顯赫的家世讓她從來不愁柴米油鹽,她從小所要為之努力的,就是跳好芭蕾、彈好鋼琴、學好外文。她被當成公主一樣教化,外交官、音樂家、舞蹈家這些聽起來高尚優雅的職業,是她父母為她鋪好的道路。可是有一天,她突然覺得這一切都沒勁透了,於是,她開始叛逆以往的一切,把校服扣子解開,裙子改短,不再遵守門禁制度,一周換一次髮型……

說起來,拍電影也是她青春期的一次叛逆。17歲的夏天,她在逛西門町的時候,遇到了易智言導演。父母自然是反對她拍電影,但她還是倔強地利用暑假的時間主演了電影《藍色大門》,並從此愛上演戲這件事。兩年後《藍色大門》上映,喝彩聲不絕於耳,成為台灣小清新電影的標誌之作。桂綸鎂飾演的孟克柔有著淡淡的眼神與笑容,不漂亮卻那麼溫暖清澈,讓人想起那些酸酸甜甜的青春年華、那些我們愛過的人。因此,桂綸鎂「小清新」與「文藝」的標籤,從她剛出道便存在。

她縱然愛上了演戲,卻慢慢發現找不到自我。她不想從此以後都活在別人的故事裡,於是叛逆因子再度發作,拋下一舉成名的光環,一個人跑去法國,開始了遊學生涯。



■成長·突破

「我只想誠實地表演,給好的角色更多的生命。」

在法國的遊學生涯,桂綸鎂拒絕了雙親的探視,完完全全地嘗試一個人生活。從被法國人嫌棄她法語不好掛她電話到能夠自如地學習文史哲課程,從不會照顧自己到重病中自己買藥,從上學路上都會迷失到玩轉整個歐洲,她慢慢地成長起來,這些生活體驗,也成為她日後表演的養分。她始終無法忘記戲劇帶來的魔力,於是兩年後學業結束,她回到台灣,繼續演藝之路。之前,她是無意識地被選擇,而這一次她是深思熟慮之後主動選擇。

不得不說,桂綸鎂是幸運的。有的演員一輩子都難遇到一部代表作,而她第一次就遇到了。但隨之而來的煩惱也是顯而易見的:如何突破觀眾對她的固有印象成了她之後許多年都要攻克的難題。《停車》《最遙遠的距離》《不能說的秘密》……遊學歸來之後,她主演了好幾部電影,都是唯美風的文藝電影,可是觀眾還是只記得孟克柔,因此很多人說她「永遠只能演學生」、「演技從未進步過」。桂綸鎂的事業與理想,似乎遇到了瓶頸。

尋求突破,說來簡單,做起來卻很難。然而桂綸鎂接連用好幾個角色,顛覆了人們對她的刻板印象。為人處世的淡泊與低調,不代表她對表演藝術沒有追求。《女人不壞》中,她是風格狂野的「拳擊手」,紋身刺青、搖滾打扮讓人大跌眼鏡;《線人》中,她首次嘗試警匪片,飾演的黑幫大嫂眼神狠戾、殺人不眨眼;《龍門飛甲》中,她首次出演古裝,造型與性格同樣妖,極為神經質。桂綸鎂呈現了多樣化的她,有些特質,不僅觀眾,也許連她自己都未曾發現。她絲毫不在乎離開熟悉的角色與世界,哪怕撞得頭破血流,也要找到自己的無限可能。



■成熟·收穫

「我一直都在試圖看清自己,但目前為止,我都沒看過全部的桂綸鎂。」

桂綸鎂在不斷嘗試各種角色中漸漸強大和成熟,所以才有了厚積而薄發的《女朋友·男朋友》,有了「美寶」這個偽裝堅強內心細膩的角色,有了將三十年的年齡跨度遊刃有餘地展現的演技,也有了金馬獎影后與亞太影展影后這兩座沉甸甸的獎盃。在金馬獎台上淚流滿面的她,下了台之後依舊是從容沉靜的。影后是榮譽,更是鞭策,所以她寧願缺席亞太影展頒獎禮,也不願意請假去參加而耽誤劇組進度——她只能更努力,怕自己辜負了影后的名號。

桂綸鎂總是這樣低調,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麼。她從不覺得演員這個身份與其他人有什麼不同,也沒有在意過頭頂的光環。過於喧鬧的生活會讓她害怕迷失,所以她始終與娛樂圈保持著若即若離的姿態。她很少上綜藝節目,也不同時拍幾部戲,拒絕過大經紀公司的合約,圈內好友保持聯絡的只有陳柏霖與張震。她總是努力去保持演戲的純粹,提醒自己不要為了利益與金錢而失去演戲的樂趣。

生活中,她從不化妝,討厭穿高跟鞋,走在街頭不需要墨鏡與圍巾,想什麼時候出門就什麼時候出門。

除了演戲,桂綸鎂還會設計衣服和包包,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在台北的美術館有過展覽。她每隔一段時間就去陌生的國度旅行,最愛的事情是閱讀和跳舞。不管她是否厭煩了被貼標籤,但這種濃濃的文藝氣息確實已經滲透在桂綸鎂的生活與身體里,與她融為一體、密不可分。也正因為這種文藝不是裝出來而是隨興而發的,才更加難得。



桂綸鎂曾經希望自己是「一個自在、認真生活、有主見、聰明而有存在感的人」,毫無疑問,她離對自己的期許已經越來越近。而她身上的無限可能,也同樣令我們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