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黑板

訂閱

發行量:35 

千年老二又拿下一城,AMD:做夢也沒想到會領先Intel

文 | 貢曉麗新年就該有新氣象,現在的AMD就是這樣的狀態,一切都太順利了。在2019年,AMD的股價上漲了150%,是美國標普500指數中表現最好的股票,遠超Intel、NVIDIA等競爭對手。2020年一開年,AMD股價依然止不住,周四一飛沖天到了49.1美元(周五為48.

2020-01-06 03:3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 | 貢曉麗

新年就該有新氣象,現在的AMD就是這樣的狀態,一切都太順利了。

在2019年,AMD的股價上漲了150%,是美國標普500指數中表現最好的股票,遠超Intel、NVIDIA等競爭對手。2020年一開年,AMD股價依然止不住,周四一飛沖天到了49.1美元(周五為48.6美元),超過了2000年6月份美股巔峰時的47美元,創造了20年來的新高。

目前AMD的市值已經達到了541.2億美元,雖然總市值還比不過Intel、NVIDIA,但是AMD的發展前景確是不可小覷。2019年,對於AMD來說,不僅是50周年紀念,還在這一年實現了大翻身——7nm Zen2架構的銳龍及霄龍處理器讓AMD在X86市場上脫胎換骨,有了全面競爭的底氣。

沉寂多年的AMD再一次以挑戰者的身份,站在了Intel的腳下,試圖再次衝擊多年來由英特爾建立起來的市場圍牆。而且這一次的勢頭,比以往來的更猛烈些……

做夢也沒想到會領先

2019年8月初,當AMD執行長蘇姿豐博士在舊金山發布第二代Epyc (霄龍)處理器(代號 Rome)後,人們明顯感覺到晶片行業實力天平的轉變。

蘇博士在發布會上說:"今天,我可以自豪地說,第二代Epyc是世界上性能最強的x86處理器。它有著難以置信的性能,我們將向您展示一個又一個新的性能基準,新的工作負載。今天我們將向你們展示80項世界紀錄,它們是我們創造這個處理器的同時被創造的。"

這不是AMD的自誇。業內專家一致認為,Epyc處理器在性能和安全性方面非常突出,戴爾EMC、HPE、聯想和英國Scan Computers都爭相向AMD拋出橄欖枝。實際上,Scan Computers的技術專家將第一代和第二代 Epyc 之間的性能提升描述為"史無前例"的性能飛躍。

憑藉第二代 Epyc,AMD遠遠領先了英特爾的Xeon。Epyc7002系列不僅在大多數情況下都超過Xeon(基於真實測試,而不僅僅是 AMD 的說法),同時功耗更低;實現了更低的 CPU 價格;用戶還可以從雙插槽系統切換到單插槽,從而進一步削減成本。

但是英特爾認為自己在試圖從14nm製程過渡到10nm製程的過程中確實過於激進,犯了一些錯誤,但技術上仍然領先。

其執行長鮑勃·斯旺在8月初發表的一個聲明也在重點宣示其領先的技術:"我們的7納米工藝有望在2021年實現首批產品生產,它將提供2倍的縮放比例。因此,從過程的角度來看,我們與代工廠並駕齊驅。這個再加上我們在封裝、互連、架構和軟體方面的創新,很顯然,我們有能力在當今和將來交付行業領先的產品。"

面對英特爾的逞強,AMD方的演講火藥味漸濃。

AMD數據中心集團高級副總裁諾德就自豪地宣稱:"這是半導體行業第一次,我們要打破過去半導體行業30年的'自然法則',即英特爾擁有更先進的製程工藝。四年前,我們還認為我們將會與英特爾勢均力敵,我們做夢也沒想到現在會領先。"

10月AMD大中華區合作夥伴峰會上,AMD全球副總裁首席技術官Joe Macri更是披露了下一代ZEN3架構和ZEN4架構的路線圖:目前,採用7nm的ZEN2架構已發貨,代號MILAN的ZEN3架構晶片將採用7nm+工藝,目前產品已設計完成。晶片最高64核,支持SP3插槽、DDR4、PCIe 4,預計將在2020年第三季度推出。再一下代的ZEN4架構晶片代號為GENDA,目前正在設計當中。

目標就是做第二

作為x86架構的兩大玩家英特爾AMD間的競爭一直是圈子裡備受關注的焦點,AMD的產品也一直對標英特爾。那現在AMD贏得晶片大戰了嗎?事實其實是微妙的。

雖然英特爾推遲推出10nm核心晶片遭到了持續的批評,但無論是利潤,CPU銷售額還是股票價值,英特爾一直都在統領全局。AMD這個千年老二憑藉敏捷的動作拿下一城,在半個世紀的拼搶大戲中又添了新篇章,但雙方相愛相殺的戲碼還遠沒有結束。

要了解上述事實的背景,需要將時間回溯到兩家公司成立之初。不管AMD英特爾如何相愛相殺,他們倆其實是"一母所生"的"兄弟"關係。

AMD英特爾的前身是仙童半導體公司,由肖克利博士於1957年創建,肖克利是一名富有創業精神的物理學家,曾招攬了一批全球頂尖人才,這裡面就包括安迪·格魯夫和戈登·摩爾,兩位英特爾公司的創始人,和AMD創始人傑里·桑德斯。

AMD英特爾兩家公司成立僅相隔一年,英特爾是名副其實的技術流派,掌握著晶片研發的最高話語權,是強勢一方,而AMD則作為以銷售主導的公司,在初期只有投資商資源。

正因如此,AMD初期定位很明確,以市場為導向,憑藉優質廉價的產品努力成為第二供應商,努力學習模仿以及提高生產製造能力,而當時英特爾是典型的技術領先與創新者。

1974年,英特爾推出了8080處理器,取得市場的熱烈反響,AMD在這個時候也看到了微電子處理器市場的巨大潛力,於是決定投入研究微電子處理器並取得了成功。AMD從來沒想過做出一款和英特爾不同的晶片,而是推出和英特爾兼容的,更便宜的代替品。

AMD從K7開始反擊

上個世紀80年代,IBM大量需求處理器,而他的採購原則必須有兩家以上的公司參加競標,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英特爾主動讓AMD生產自己的晶片賣給IBMAMD成了英特爾的代加工廠,這也為以後的AMD在處理器研發上奠定了基石。

1982年,AMD英特爾的80286微處理器為藍本,搖身一變,成了Am286。更低廉的價格,更高的性能,消費者逐漸開始購買AMD的微處理器。

AMD的崛起讓英特爾十分警覺,當英特爾1986年推出80386處理器的時候,英特爾直接撕毀了當時和AMD此前簽訂的5年技術交流協定。英特爾的出爾反爾惹怒了桑德斯,雙方的官司足足打了五年,AMD最終獲得勝利。

1992年,法院正式發出一項裁決,並授予AMD1000萬美元的免稅版權,讓AMD可以順利使用386晶片中的任何Intel專利技術。

這場意料之外的法律糾紛點醒了AMD,也徹底激發了AMD對於晶片設計的濃厚興趣。自此,AMD決定開發屬於自己的X86架構晶片,並於1999年6月發布了基於K7微架構的Athlon(速龍)晶片。這也是AMD歷史上第一次性能超過了英特爾的產品。也是這一年,AMD徹底改變了CPU的市場格局。

2000年,AMD推出了1GHz的速龍CPU,也是世界上第一款1GHz主頻的CPU,同時期的英特爾不得不倉促的把還不穩定的奔騰III率先發布出來應戰,結果因為質量問題還造成了大規模的產品召回。那一年,AMD也以1055項專利在全球科技公司中排名第12,可以說在那個年代,AMD是把英特爾按在地上打。

2002年4月AMD創始人桑德斯宣布退休,在這第二年AMD發布了全球首款64位個人電腦CPU—速龍64,依靠著向下兼容32位程序的設定,讓速龍64得到了全球市場的認可。隨後,AMD拿出了K8產品,讓AMD第一次進入了利潤豐厚的伺服器晶片市場。在2003年到2006年,AMD奇蹟般地拿下了22%的伺服器晶片市場。

英特爾以Core2扭轉局面

直到2006年英特爾Core2誕生一舉占下大半江山,局面出現了根本性逆轉,Core2聲稱能夠在增長40%效能的同時減少40%的功耗。產品推出之後,相對性能落後的Athlon 64 X2價格暴跌,單顆處理器一夜跌幅超過千元。英特爾在此後的十幾年中一路領先,AMD的市場份額也不斷被壓縮,英特爾AMD牢牢的踩在了腳下。

英特爾能夠一路高歌猛進,完全得益於鐘擺計劃,即每一次處理器微架構的更新和每一次晶片製程的更新遵循"Tick-Tock"規律:Tick代表工藝的提升、電晶體變小,並在此基礎上增強原有的微架構;Tock代表微架構的革新。每一個Tick-Tock代表著2年一次的工藝製程進步。這樣在製程工藝和核心架構的兩條提升道路上,總是交替進行,可以對市場造成持續的刺激,並最終提升產品的競爭力。

Tick-Tock戰略確立了AMD難以匹敵的處理器開發步伐,令競爭對手處境艱難。

2014年,AMD來到了生死存亡的邊緣。這一年推出的第一款ARM架構處理器皓龍(Opteron)A1100,並沒有在伺服器市場引發強烈反響,也沒有打破英特爾在伺服器市場的壟斷,AMD在伺服器市場的份額跌倒了1%。,市值由最高時期的750億美元跌落到了30億美元以下,連英特爾的一個零頭都不到了。

AMD重回巔峰

也是在2014年,AMD原COO蘇姿豐博士接任了CEO,這位曾經在IBM、飛思卡爾、德州儀器擔任過技術顧問的女性CEO在上任之初可以說是壓力巨大。

無論以何種標準來衡量,自從蘇博士接任 CEO 以來,AMD 已經走過了非凡的五年。這一事實在股市圖表中得到了反映,2014 年 10 月,當她上任時,該公司的股價徘徊在每股3美元左右。如今,它的價格已經超過48美元。

AMD利用重要合作夥伴台積電的7nm製程技術,僅僅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完成了對英特爾的漂亮反殺。2016年底,知名媒體曝光了AMD全新CPU銳龍的跑分資料,震驚了全世界,因為在此之前,大多人都認為AMD高管談到的新一代Zen架構的性能會提高40%以上的說法是在吹牛。

2017年2月,AMD發布了它的全新CPU產品銳龍系列,銳龍系列在性能上全面超過同級別對手,而價格卻只有同級別對手的一半,這也讓全世界消費者感嘆,那個曾經的技術控AMD又回來了。

現在看來,AMD 在7nm晶片上下的所有賭注,都得到了回報。隨著三代銳龍和二代Epyc的發布,AMD重回巔峰。

現在的英特爾是否感到驚慌失措?看似平靜的表面下是否暗流涌動?AMD的四代銳龍能否實現全面反超?我們都不得而知。但我們唯一能確定的是,勢均力敵的競爭有利於整個行業的發展和進步,到最後,受益的還是消費者。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