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職有你

訂閱

發行量:59 

優衣庫員工被嘲每天花8小時偽工作:其實90%的人,都在假裝上班

前段時間和朋友Amy吃飯,她一直在吐槽自己現在的工作。 我們都很驚訝,Amy現在的東家是BAT三巨頭之一,是不少人擠破頭都想進去的大企業,Amy的待遇也很高,是我們這群人收入的好幾倍,有什麼好抱怨的? 但Amy卻嘆著氣說:「你都不知道我現在做的都是什麼事。

2020-01-06 07:02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前段時間和朋友Amy吃飯,她一直在吐槽自己現在的工作。

我們都很驚訝,Amy現在的東家是BAT三巨頭之一,是不少人擠破頭都想進去的大企業,Amy的待遇也很高,是我們這群人收入的好幾倍,有什麼好抱怨的?

但Amy卻嘆著氣說:「你都不知道我現在做的都是什麼事。」

一個普通的促銷活動,要經過總監、主管,然後才能傳達給下面的美工和策劃,橫向還要涉及市場部、銷售部乃至財務部各個部門的協調;

光是各種工作郵件,Amy每天都要寫十幾封,什麼事情都要走流程申請。

有時候Amy想讓媒體幫忙發一下公關稿,寫完稿子後,PR老大看一遍,項目負責人看一遍,項目負責人的老大看一遍,如果涉及產品或者公司VP級的採訪,還要給他們的秘書看一遍。

這樣一套流程走下來,稿子面目全非,時效性也過了,基本沒啥效果。

Amy的工作時間基本就是996,有時候她好不容易終於下了班,想想自己今天正事沒做多少,全部拿來回覆郵件了,心裡就覺得不舒服。

因此她總會想:我每天這樣辛辛苦苦工作,真的有意義嗎?

這不僅是她一個人的感受,也是很多網友現在的感受,於是在網上一個詞語開始走紅——「偽工作」。

什麼叫「偽工作」?網友們給了一個定義,就是那種完全沒有實際意義但同時又消耗精力時間的工作。

人生匆匆幾十年,如果要把寶貴的時光都花在沒意義的事情上,那未免太恐怖了。

但實際上,「偽工作」又是企業運作的必需品,我們被夾在其中,覺得飽受折磨,但又覺得無可奈何。

面對職場上越來越流行的「偽工作」,我們應該何去何從?


01不理解「偽工作」就當不成老闆?

之前在豆瓣上有一個很火的討論,「你做過哪些『偽工作』?」,有人舉了優衣庫員工的例子。


優衣庫有規定,在晚上關門之後,員工還要收拾賣場,把每一件衣服疊得一模一樣,然後按照相同的間距間隔開來。

優衣庫員工們每一天晚上辛辛苦苦,甚至加班加點,終於把賣場都收拾得整整齊齊。

但第二天一打開店門,只需半個小時,就會變成這樣:

我去逛優衣庫的時候,也會發現店裡的員工最常做的就是在那裡疊衣服。

在不少人眼裡,這就是「偽工作」——每天都在疊衣服,疊了亂,亂了疊,如此循環往復,到底意義何在?

我也會想,要是我天天做這種事,很有可能會產生「我到底在幹嘛」的虛無感。

問題是,這種收拾賣場的工作,真的是毫無意義嗎?

如果你是顧客,來到店裡,發現所有衣服都是亂糟糟地擺放在一起,你還會有購買的慾望嗎?

別說買,看到如此亂糟糟的環境,不少人甚至連進店看一下的慾望都沒有。

要求員工把衣服都疊整齊,對員工來說似乎毫無意義,反正疊了還會亂嘛。

但站在大局去看,這樣做是能通過良好的視覺效果,提高顧客試穿和購買的慾望,分分鐘比廣告還管用。

很多人都會吐槽自己企業的「偽工作」,但對於很多大企業而言,「偽工作」不僅存在,而且都是有必要的。

知名職場作家梁爽就曾說過一個故事:

她之前的公司,有一次要給有關部門出具情況說明。

整個流程是:

先擬好電子版內容,找主管過目修改後,申領印有公司名稱的抬頭紙列印,然後填寫蓋公章的申請表,經主管、部門經理和分管經理三級審批,才能把章蓋上。

她有點牴觸,不就是蓋個章嗎,為啥需要這麼麻煩?

但後來她才聽說,原來公司不是跟效率過不去,而是曾有人私蓋公章造成重大損失。

一個公司的運作系統,往往是經過充分調研設計出來的,為的不是儘可能地減少某一個人的工作負擔,而是要讓整個體系最高效地運轉。

一家大企業,就是一台龐大的機器,如果需要其運轉自如,就需要全部齒輪緊密結合。

在這過程中,難免會產生損耗,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偽工作」。

很多時候你看不懂、覺得很沒必要的步驟,其實企業高管也心知肚明,但站在他們的角度,他們能看到這些步驟看起來很沒必要,實際上能避免更大的損失。

誰都想高效率做事,不想浪費太多精力在流程和形式上,然而所謂的流程和形式,往往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作為員工,我們也要看到「偽工作」在我們實際生活中的價值,如果你沒辦法接受這一點,那你終日都會活在自我懷疑之中。


02「假興奮」,就是「假高潮」


有一些「偽工作」是企業運轉所產生的必要損耗,但還有一種「偽工作」讓大家深惡痛絕,那就是「假勤奮」

具體來說,就是每個人都很焦躁,害怕自己的時間閒置,覺得自己的時間利用率過低,恨不得每一秒都用在工作上。

有時候是公司「假勤奮」:

項目沒有經過充分討論,就匆匆上線,上線之後各方面資源不匹配,又結束了事;

什麼風口都想追,看到什麼流行都做什麼,結果還是破產收場。

有時候是個人「假勤奮」:

下班了不願走,寧可留在公司看劇也要營造「加班」的假象;

每天做著各種瑣事,日復一日地重複,和「自我提升」根本就是八桿子打不著。

我有一個前同事,每次路過他的電腦前,總能看到他在噼里啪啦敲打鍵盤寫文檔。

他寫啊寫,從早上寫到晚上,還經常加班,似乎永遠也寫不完。

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了,就問他:「我們有那麼多東西要寫嗎?最近項目不是很多啊。」

他抬頭看著我,眼裡滿是血絲,說:

「老闆不滿意,所以推倒重寫,寫了好幾遍,所以要加班玩命寫。」

我問:「他為啥不滿意?」

他回答:「他就說這不是他想要的東西,我也不知道他想要啥。」

我無語了:「你不知道他想要什麼,那你為什麼不問?」

他嘆了一口氣:「哪來那麼多時間,要改的地方那麼多,時間又緊,再問時間都沒了。」

然後,他就轉回去,繼續噼里啪啦地打字。

就是這位同事,時不時總會抱怨:

「那個李XX,平時從不加班,怎麼就能升職加薪,我天天加班,怎麼老闆一點表示都沒有?老闆太偏心了。」

看著他忙碌的背影,我突然明白他為什麼總是那麼忙碌、總是那麼覺得委屈了。

領英專欄作家肥肥貓曾說過一句話:

「忙碌看似是萬能解藥,除了讓你自high一下,帶來的只有假高潮。」

在不少人的觀念里,只要我努力做了,就一定能有好結果,但光靠勤奮,真的奏效嗎?

這種不看實質、只看形式的 「勤奮」,歸根結底還是一種自我安慰,想要用戰術上的勤奮掩蓋戰略上的懶惰。

如果光靠勤奮就能發財,那麼富士康的工人早就成為億萬富翁了。

永遠要記住,做正確的事情,比正確地做事,要重要100倍。


03「你到底想要什麼?」


說到這裡,終極問題來了:我們應該如何面對職場中所存在的「偽工作」?

我的回答很簡單:首先你要弄清楚,什麼事情對你來說是最重要的。

就像我開頭所說的朋友Amy ,她一方面對自己的工作並不滿意,覺得自己就是一顆小小的螺絲釘,每天做著重複無趣的事情,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但另一方面,她又貪戀大企業帶給她的種種好處,根本不捨得辭職。

用她的話來說,自己網際網路大廠員工的身份,走出去都有面子;收入也很高,都是以年薪算的;最重要的是所有工作都有特定的流程,雖然很繁雜,但她只需要按流程走,大機率上不會出錯。

「要是辭職了,我還能找到收入這麼高的工作嗎?還能什麼事情都做得這麼順利嗎?」她非常疑惑。

什麼都想要,什麼都不想放棄,或許才是她現在痛苦的根源。

作為員工,你也要明白,在大公司上班,你或許是一顆普通的螺絲釘,你的存在價值是為了讓企業這個龐然大物安穩運作,企業往往很難顧得上給你個人成就感。

有些人會覺得無所謂,反正就是一份工作,枯燥重複也沒問題,努力做好然後賺大錢,照顧妻兒才是正事,

有人會覺得害怕,覺得以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出去挑戰自我就是找死,還不如留下來當螺絲釘;

也有人會覺得,我就是不能接受這樣的工作,我希望自己能在工作中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

無論你的想法如何,其實都沒問題,反正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和考量。

覺得穩定更要緊,那就留下來,在日常生活中尋找工作的價值感;

如果實在沒法認同自己目前的工作,那還是趁早辭職,去尋找真正適合自己的工作。

選擇這件事從來沒有對錯可言,關鍵是找到自己心中最重要的那部分,勇敢地做出捨棄。

但如果你想逃避「偽工作」,不願意自己的人生在無用功中被蹉跎,那我給你一個建議:

永遠去做那些能真正發揮作用的工作。

知名作者河森堡曾說過,如果你不知道哪些工作是「偽工作」,可以捫心自問一個問題:

假如你自己是一個資金緊張的創業公司小老闆,你是否願意花錢僱人來做這項工作?

如果你不願意付出真金白銀的代價請人來做這項工作,那這項工作就很有可能是偽工作。

換做是我,我不會專門找人去貼發票,也不會專門找人每天來做PPT和回覆郵件。

實際上,很多我們看上去非做不可的事情,其實想通了並沒有那麼重要。

時間寶貴,我們還是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那些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上,而是要去做那些真正有益於自己,能讓自己發揮作用的事情。

沒有天生的強者,只有平凡的英雄。告別「偽工作」,你才會活得更明白,更精彩。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