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訂閱

發行量:7247 

一周綜述(1-4):新舊之年交替 市場風險激變

本周屬於新舊年交替之周,焦點重點事件較為分散,但美國因素依舊是引導市場的關鍵。

2020-01-06 11:5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本周屬於新舊年交替之周,焦點重點事件較為分散,但美國因素依舊是引導市場的關鍵。美國經濟數據持續穩中向好,加上美聯儲未來貨幣政策維穩的表態,美國經濟穩健性以及對比其他國家的經濟優勢再次凸顯;隨著美伊軍事敵對關係的不斷升級,三大美元錯落不一,尤其周內美股再創歷史新高到下跌,美國戰略打擊背後的經濟影響意味深遠。同時商品價格的高漲,為後期美元貶值方向協從留有餘地。川普將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簽署日期定於1月15日,這與其「彈劾案」結果公布時間節點一致,市場不理性情緒推升人民幣,這將為投機資金做空人民幣留下空間。

一周重點事件和數據如下:

1、美伊進入軍事對抗狀態,敵對關係不斷升級。2019年12月30日(周一)美國在敘利亞境內發動空襲,襲擊伊朗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聯合民兵組織,隨後美伊兩國進入軍事對抗狀態。2020年1月2日在美國一次空襲中,致伊朗一位少將身亡,雙方敵對態勢升級。1月4日川普發布推特表示,如果伊朗打擊任何美國人或美國資產,美軍將打擊已瞄準的52出伊朗重要地點。

2、美國12月達拉斯聯儲商業活動指數不及預期前值2019年12月30日(周一)美國12月達拉斯聯儲商業活動指數負3.2,不及預期值0和前值負1.3;12月新訂單指數1.6,好於前值負3;12月達拉斯聯儲製造業產出指數、就業指數均好於前值,但製造業裝船指數略不及前值。

3、中國12月官方製造業、非製造業均不及前值。2019年12月31日(周二)中國12月官方製造業PMI為50.2,與前值持平但好於預期值50.1;非製造業PMI為53.5,不及預期值54.2和前值54.4;12月綜合PMI為53.4,不及預期值53.7。

4、中國人民銀行調整CFETS、BIS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籃子貨幣權重2019年12月31日(周二)中國人民銀行調整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籃子貨幣的權重,新的權重依據2018年度貿易數據。此外因為國際清算銀行(BIS)2019年4月調整了匯率指數的貨幣籃子,交易中心計劃相應調整BIS貨幣籃子人民幣匯率指數的貨幣籃子和權重,該權重採用BIS貨幣籃子權重,與現版相比,貨幣籃子中減少了委內瑞拉玻利瓦爾,新增了冰島克朗。

5、川普給出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簽署時間。1月1日(周三)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將於1月15日與中國在美國白宮簽署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隨後第二階段會談將在北京舉行。

6、中國人民銀行將絕大部分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下調0.5%。1月1日(周三)中國人民銀行決定於2020年1月6日下調金融機構(不含財務公司、金融租賃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此外2020年1月1日,中國《外商投資法》《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同步實施落地。

7、中國12月財新製造業PMI終值不及預期初值。1月2日(周四)中國12月財新製造業PMI終值51.5,不及預期值51.8和初值51.8。

8、歐元區、德國、法國12月製造業PMI終值均較其初值有所上修。1月2日(周四)歐元區12月製造業PMI終值上修0.4個百分點至46.3,好於預期值45.9;德國12月製造業PMI終值上修0.3個百分點至43.7,好於預期值43.4,德國製造業PMI已經連續12個月位於榮枯線下方;法國12月製造業PMI終值上修0.1個百分點至50.4,好於前值50.3。

9、美國12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下修至52.4。1月2日(周四)美國12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較初值下修0.1個百分點至52.4,不及預期值52.5。美國至12月28日當周初請失業金人數新增22.2萬人,不及預期值22.5萬人但與前值持平。

10、美國12月ISM製造業不及預期前值,連續5個月位於榮枯線下方。1月3日(周五)美國12月ISM製造業PMI為47.2,不及預期值49和前值48.1。其中12月ISM產出指數、就業指數、新訂單指數均不及前值,庫存指數較前值略有上升。

外匯市場目前趨勢尋求的意向清晰,美元貶值帶動效應較強,尤其人民幣升值的突發刺激因素突出,其中包括川普貿易言語示好、我國央行降准決定,情緒化地推進人民幣升值具有很大幹擾,未來不確定較為糾結。而周末美國對伊朗實施打擊則引起金融市場大震盪,但匯率波動幅度有限,資產和商品價格一跌一漲十分顯著,這增加未來不確定性的影響是重點。

1、技術主導年初凸顯。新年第一周的匯率趨勢具有很強的主導意圖,收官與開局的設計因素為主,包括輿論導向的偏激刺激情緒引起變數是關鍵。尤其美元指數維穩96點是現在與未來指向的重點,美國方面以股指高漲調動信心,美元貶值敢於發揮;周末因伊朗事態美股下跌,美元上升,雖然幅度不大,但凸顯信心維護的搭配手法。目前美元駕馭政治關切的忽略性較強,特別是川普將中美貿易未來時段敏感點落至1與15日,其中川普自身政治變數將是核心,無論是否被彈劾成功,其引起的美國震盪在所難免。如果被罷免則面臨新總統的執政理念,包括貿易敏感的變臉都是難以預料;如果未被罷免,川普執政的法律依據和國會制度將挑戰其已經做出的承諾,關聯因素的變數在所難免。而周末川普指令對伊朗實施打擊則面臨更大的政治風險,甚至可能成為彈劾的誘因。因此,技術主導涉及到的深謀遠慮是關鍵,布局的長遠化是值得考量美元貶值的路徑與思路,這也是2020年重要的參數與影響。

2、試探性跨度尋方向。年初以來市場變化較大,尤其是匯率之間的擴大加大意味試探和尋求意向清晰且艱難定奪。其中商品價格驅動的關聯貨幣突破性是焦點,加元、澳元突破去年下半年以來的重要關口隱含意義和指向是關鍵,並且有利於美元指數的需求。歐系貨幣依然較為艱難,進而市場技術加強轉移性重點試探潛在動能的試水較為明朗。日元上漲0.17%至108.57日元,最高至108.21元,其中美國國債收益率下降觸發止損賣盤是關鍵。我國人民幣走勢的異常較為突出,經濟與政策面並未改觀,維穩的宗旨堅守之中的影響不大,但是市場借題炒作發揮導致情緒因素引起人民幣升值是關鍵。特別是我國央行降准決定依然被解讀為放水8000億的套路具有刺激作用,升值偏激為寬鬆貨幣政策的理解,這導致人民幣被升值化,實際則是技術尋求方向選擇,離岸做空的尋求是焦點。加之周末伊朗事件的突發導致商品價格上漲加大,尤其是黃金價格因心理恐慌導致的刺激性致使金價躍上1550美元,大漲24美元,一周漲幅2.3%,這對節制美元上升起到一定作用。

3、經濟比較難有轉變。年初經濟數據顯示分化局面依舊,美歐之間比較是焦點。如美國2019年12月Markit製造業PMI終值52.4,預期52.5,初值52.5,基本穩定利好局面突出。去年年底,美國首次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跌至4周低點,這是勞動力市場依然強勁的最新跡象。截至12月28日的一周,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下降了2000人至22.2萬人,基本符合調查,波動較小的4周平均值略微上升至233250人。但是周末美國美國供應管理協會12月PMI指數連續第5個月萎縮是美元不利因素,但並未拖累美元走低,反之市場突發事件則反之使美元上升,其中美聯儲會議紀要的立場是核心,即12月11日美聯儲例會對經濟評估穩健,未來通脹是焦點關注,預計2020年降息機率沒有,未來維持貨幣政策穩定是常態,美聯儲成員擔心低利率鼓勵冒險行為,這對美元具有穩定支持,美元基本穩定表現正常。反比歐元區顯示經濟正在企穩,但2019年12月地區製造業進一步下行;製造業活動指標從11月的46.9降至12月46.3,但略微好於估算,這是該數據第11個月低於50的榮枯分界線,這暗示製造業萎縮,尤其訂單下滑和就業流失的幅度創2013年初以來的最大。雖然隨著國際貿易局勢緩和、英國無序脫歐憂慮減輕,全球樂觀預期歐元區的經濟觸底反彈,但是上述指標令人失望。歐元區經濟難有歐洲央行新一輪貨幣刺激措施的支持,去年年底形勢不利和產出下降幅度創2012年以來的最大;面對如此劇烈的製造業萎縮,歐元區整體經濟是否能夠避免下滑仍然是歐元區面臨的一大挑戰。然而,上述反比則是2020年美元意願和歐元阻力的難點之重。

預計下周市場慣性能否持續存在不確定,但有利於美元貶值的氛圍與預期依然存在,美國內部政治和政策是焦點,經濟依託穩定是事實。但是伊朗事態發酵存在較大風險,伊朗強硬立場將難以預料海外地區的風險蔓延,這是2020年開年最大的黑天鵝事件,超乎預料之中美國政治擺布的謀略值得關注。美元走勢的關鍵依然是外圍阻力,歐洲事態預料之外也有風險。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