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網

訂閱

發行量:928 

女主播低價買禮物提人氣遭「殺熟」,騙局背後這種「擦邊球」需警惕

陪聊女主播為了給自己刷禮物沖業績,向熟人低價購買禮物,沒想到遭遇「殺熟」,被騙4000多元。上海松江警方千里追蹤破獲此案,抓獲犯罪嫌疑人王某。案件雖然涉案金額不大,卻暴露出直播平台的種種亂象與「潛規則」,亟待引起網絡管理部門的重視。圖說:受害人和犯罪嫌疑人的聊天轉帳記錄。

2020-01-06 21:2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陪聊女主播為了給自己刷禮物沖業績,向熟人低價購買禮物,沒想到遭遇「殺熟」,被騙4000多元。上海松江警方千里追蹤破獲此案,抓獲犯罪嫌疑人王某。

案件雖然涉案金額不大,卻暴露出直播平台的種種亂象與「潛規則」,亟待引起網絡管理部門的重視。

圖說:受害人和犯罪嫌疑人的聊天轉帳記錄。警方 供圖(下同)

買禮物自刷沖業績成「潛規則」

31歲的余小姐是一家新上線音頻直播平台的女主播,也是所在主播團「公會」的管理者之一,手下管理著七八十個線上陪聊、陪玩遊戲的主播。主播收入以粉絲打賞禮物為主,與平台分成。按照協議,這家平台薪水每10天為一期結算,如果當期直播間禮物流水超過17萬元,作為管理者,余小姐就能拿到70%左右的提成,如果流水低於這個標準,收入將大幅下降。這種「對賭」式協議,讓買禮物自刷補足流水成為直播平台「潛規則」。

2019年11月15日,眼看即將結算,余小姐直播間流水離17萬元還差3萬元左右。「直播間禮物收入起伏很大,旺的時候一期能做到30多萬元流水,淡的時候,只能自己買禮物給自己刷。」余小姐透露,平台的禮物用金幣購買,1元人民幣可以充值10枚金幣,當時,她的直播間還差近3萬元的流水,幾位管理者分了一下,各自要購買數千元禮物刷給直播間。

余小姐告訴記者,金幣除了購買,還可以通過平台設立的「抽牌」中獎的方式贏得,花上一定的金幣,可以抽中0-9之間的數字,獲得數字乘以10的金幣,因而不少粉絲手裡都有大量中獎金幣。但平台本身沒有變現的渠道,所以有人專門組建了交易金幣的微信「收幣群」,以正常價格7.8折或者8折左右的價格交易。

圖說:警方抓獲犯罪嫌疑人

女主播「收幣群」遭遇熟人騙局

余小姐當時算了一下,平台最貴的禮物是「天空之城」,價格52000金幣,也就是5200元人民幣,如果按照打折價格只需花4000多元收購一個「天空之城」,自己的份額就完成了。於是她在「收幣群」里發布收「天空之城」的消息,很快一個網名「duck」的人給她發來信息。巧的是,「duck」是她的熟人,也是另一家直播團「公會」的直播間管理者。

「duck」告訴余小姐,自己朋友手裡有一個「天空之城」,但朋友要求先付錢再給禮物。由於此前就認識「duck」,對方又是另一家「公會」的管理者,加上「duck」告訴余小姐,這個朋友也是主播,而且有一筆工資壓在自己手裡沒發,不會有什麼問題。余小姐就放心地將商量好的4310元轉給了「duck」。沒想到「duck」收錢之後,很快就將余小姐「拉黑」,就此銷聲匿跡。

余小姐到對方「公會」一打聽,獲悉此人已經辭職了一段時間,這才意識到自己被騙。雖然只是4000多元,但感到自己的信任被辜負,余小姐特別生氣,於是向松江警方報警。根據余小姐提供的手機號和支付寶帳號信息,松江小崑山派出所民警很快鎖定犯罪嫌疑人王某。2019年12月6日,松江警方趕赴廣西梧州將王某抓獲。目前,王某已被刑事拘留。

圖說:被害人贈派出所的錦旗

直播平台「抽獎式」賭博需警惕

王某是一名「00後」,今年只有19歲。據他交代,因為離職後沒有收入,就動起了歪腦筋。按他的想法,原本是想用余小姐轉給他的錢去「抽牌」賭一把,贏了金幣再給余小姐買禮物,自己也可以賺一筆,沒想到花了2000多元卻始終進帳不多,剩下的錢也很快被他揮霍一空。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不少直播平台都設有「砸金蛋」「抽牌」之類的抽獎遊戲,有些免費,但需要在線一定時間才可以抽一次獎,用以提昇平台的在線人氣,更多的抽獎遊戲是需要充值人民幣才能抽取。當金幣可以通過人民幣充值方式獲得,抽中的金幣可以通過線上、線下的方式交易成人民幣,所謂的「抽獎」遊戲無疑變相成為賭博。據報導,此前就有粉絲半年時間「砸金幣」輸掉100多萬元。

對於這種「擦邊球」式的抽獎方式,直播平台管理者和網絡主管部門應當引起重視,加強管理,杜絕其滑向賭博的深淵。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潘高峰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