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

訂閱

發行量:967 

程式設計師要為降薪做好準備

也許很多人都意識到了程式設計師的高工資很有可能是暫時的......因此有必要對未來的工作做出明確的計劃,以防失業後無法找到可與先前匹敵的高薪工作。作者 | Jeff Kaufman譯者 | 王艷妮,責編 | 郭芮以下為譯文:如果考慮到工作量,就會覺得程式設計師這一職業的報酬高得驚人。

2020-01-06 22:15 / 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也許很多人都意識到了程式設計師的高工資很有可能是暫時的......因此有必要對未來的工作做出明確的計劃,以防失業後無法找到可與先前匹敵的高薪工作。

作者 | Jeff Kaufman

譯者 | 王艷妮,責編 | 郭芮

以下為譯文:

如果考慮到工作量,就會覺得程式設計師這一職業的報酬高得驚人。以下是Dan Luu將其與其他高薪職業作比較的一段話:

如果有志於法律行業,就必須先足夠幸運地進入一所頂級學校,這將花費數十萬美元的學費。然後,你必須幸運地獲得足夠好的成績才能進入頂級公司。再然後,你必須持續贏得職場競賽才能避免被踢出局,這需要犧牲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諮詢、投資銀行等與此類似,得到的補償似乎與付出的犧牲程度成正比(例如,投資銀行家的薪水更高,但工作時間卻比律師更長)。

從付出和犧牲的角度來看,醫學這條路似乎要好一些,因為有卡特爾限制人們進入該領域,但是與像Facebook和Google這樣的大多數工作相比,醫生這一職業所要求的學習和實習經歷仍然是極其殘酷的。

我姐姐目前處在醫學實習的第二年,而我覺得,「極其殘酷」這個詞甚至都不足以描述她吃的苦。她每周工作80個小時,經常是夜班,救死扶傷,而在醫院裡看到的生離死別的場景就算回到家也不會忘記。她已經在醫學院學習了四年,還得有至少一年的時間才能開始賺到醫生級別的錢。相比之下,我大學一畢業就開始做程式設計師,一周工作40小時,掙得更多而且還不用隨時待命,我感到挺不好意思的。

但是,令我不安的是,我們並沒有真正明白為什麼程式設計師能得到這麼高的報酬,尤其是為什麼這種情況能夠持續存在?人們有很多猜想:

  • 需求:隨著軟體吞噬世界,需要程式設計師去做的事情比程式設計師的數量要多得多。

  • 供給:把人們培養為程式設計師很難,適合這個領域的人比預期的要少,而且編程培訓班還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好。

  • 初創公司:大公司需要與選擇自己創業單幹的程式設計師們競爭,而創業在許多領域都很難做到。

  • 新穎性:這個領域是相對較新的,新領域的某些特質可能導致更高的利潤和更高的報酬,也許是由於競爭關係還不成熟?

  • 其他:我很好奇別人是否還有其他想法——請在評論區討論吧!

現在形勢都很好,而且自Dan 2015年那時候發表的評論以來,情況似乎變得更好了,但變化也有可能會發生。鑒於我們對深層原因一知半解,並且未來的變化方向可能多種多樣,我認為我們應該認真對待崩潰的可能性:不是一定會發生的事情,或者會在任何特定時間範圍內發生的事情,但足以讓你認真對待並做好準備。

具體來說,我建議你以自己收入的一小部分作為生活費,並每月攢下數倍於生活費用的錢。比起保持支出水平不變,削減支出要痛苦得多。但攢錢的時間越長,你的處境就越好。如果採用這種方法,但程式設計師的行業並沒有迎來降薪,那麼你仍然會在一個好處境:你可以提早退休或把錢用來支持自己所愛的事情。

如果被解僱而找不到類似的高薪工作對你來說將是一場災難,那就弄清楚你需要進行哪些改變,以避免這種情況。

(這一點並不只針對程式設計師,但是我認為行業降薪發生在技術界比發生在那些更成熟的領域的幾率更高。)

以下是部分網友的評論精選:

@NewEntryHN:

許多程式設計師錯誤地認為自己做的事情很容易或者很簡單,因為他們發自內心喜歡這件事,並且很多時候都把它當作一種業餘愛好。他們的職業選擇從來都不是為了贏,他們只是碰巧贏了而已,所以他們會覺得自己是騙子。

把編程當做愛好的程式設計師(通常也是最好的程式設計師)通常會通過在業餘時間做自己的小項目來為自己未來的職業發展投資,這意味著很多周末和夜晚都用來嘗試新事物、寫代碼、閱讀、學習等等。這通常是一項無形的投資,因為這是一種業餘愛好,而且感覺並不像在工作。

最後,其實程式設計師並不需要研究多深,就能讓自己的知識面足夠做出個讓旁人一頭霧水的東西來的。

沒有人熱衷於用心記住人體的骨骼或有關智慧財產權的法律文本。但是程式設計師很有可能熟知大量的Bash命令及其選項、HTTP狀態代碼、API接口等。醫生能夠從一系列症狀中找到解決健康問題的方法似乎是非常高級的技術,但是在計算機外行看來,從一個Error提示的線索中就能解決計算機問題的能力簡直就是魔法。

@Ikeboy:

我碰巧有喜歡閱讀智慧財產權法律案件的愛好,這最開始是由我的公司受到智慧財產權問題的影響而引發的。

但在那之前,我也有閱讀各種案例的業餘愛好,純粹是因為覺得有趣。我記得讀過Ross Ulbricht的許多審判文件,並將其與他的支持者所聲稱的事情進行了比較,這個過程很有啟發性。

@Ethn:

工資不取決於工作的難度。

工資基於因就業這一行為而產生的,未捕獲的勞動力價值的機會成本。對於軟體工程而言,這種對立是尖銳的,因為擁有相同的技能,一個雇員可以自己成立一個競爭性企業,並捕獲所有價值。

在其他行業,你需要擁有大量資金才能做到,因此,如果你沒有這樣的資金,則機會成本要麼不存在,要麼因融資成本、風險而進一步降低。

你的最終SWE工資最終將是你可以折現到期望值而無風險的價值。

比起同一個企業的員工,公司的風險更小,從而能擁有更好的EV,從而能從雇員身上獲利,其中的原因包括品牌、現有客戶群、速度、專有市場分析等等。

@Austincheney:

經濟學對軟體行業的理解很差,所以在雇用或支付開發人員方面,我質疑其中經濟考慮的正確性。

由於低廉的複製成本,軟體行業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規模。在別的行業,比如汽車行業,你可以輕鬆地預想到增加新勞動力的成本,可以將這些支出直接映射到增加的生產數量上。在這種情況下,勞動與產品的比例並不完全是1:1,但是接近的——但在軟體中這種接近1比1的比例不存在。

也許最大的不同是,在汽車裝配的流水線上,工程師只占少數。大部分勞動是由工人的體力勞動和機器人產生的。在軟體中,真正的工程部分同樣只占少數,但真正的工程和機械的增刪改查之間並不容易區別。

能證實這一點的是,許多開發人員害怕並堅決拒絕寫任何形式的原始代碼。如果你對編寫一個問題的原始解決方案感到害怕,那麼你做的事情又怎麼能被稱為工程呢?

原文:https://www.jefftk.com/p/programmers-should-plan-for-lower-pay

本文為 CSDN 翻譯,轉載請註明來源出處。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