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玉

訂閱

發行量:68 

和田玉匜,充滿無限神秘感

從古到今,器皿一向都是玉雕收藏中的重器。在古代,能工巧匠在相玉時,首先看的也仍是能否出器皿,其次才會想到其他物件,器皿這種形制在玉雕中的重要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器皿類的作品,其造型大多借鑑古青銅器與古陶瓷,且在此基礎上有所發展。今天咱們就來說一說器皿「匜」。

2020-01-06 22:4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從古到今,器皿一向都是玉雕收藏中的重器。在古代,能工巧匠在相玉時,首先看的也仍是能否出器皿,其次才會想到其他物件,器皿這種形制在玉雕中的重要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器皿類的作品,其造型大多借鑑古青銅器與古陶瓷,且在此基礎上有所發展。今天咱們就來說一說器皿「匜」。

  匜,它是中國先秦時代禮器之一,用於沃盥之禮,為客人洗手所用。

  匜,西周中晚期便已出現,盛行於西周晚期和春秋戰國時期。東漢許慎《說文》曰「匜似羹魁,柄中有道,可以注水」。

  它的形制有點類似於小時候見過的瓢,前有流,後有鋬。有的有蓋,有的體高,有的全身布滿花紋,造型不一。

  為了防止置放時傾倒,在匜的底部常接鑄有三足、四足,底部平緩一些的無足。

  「奉匜沃盥」是中國古代在祭祀典禮之前的重要禮儀,象徵著尊貴、潔凈之意。

  周人祭祀時,所有參加祭祀的人都要先洗手,也就是進行沃盥。《禮記》:「進盥,少者奉盤,長者奉水,請沃盥,盥卒授巾。」

  匜除了主要用於盥洗之外,也可用作酒器。

  從元代墓葬壁畫及墓葬或窖藏的伴出關係來看,匜與玉壺春瓶、盞一般構成酒器組合,從材質和工藝來看,匜也與玉壺春、盞的組合基本保持統一。

  元代葉子奇《草木子》中描述筵席:「筵席則排桌,五蔬,五果,五按酒。置壺瓶、台盞、馬盂於別桌,於兩楹之間」。

  由此可推斷《草木子》中所描述中的馬盂應該就是壁畫中最後剩下的匜了,同時用途也發生了變化,不再是西周時的盥洗用具,而是作為酒具來使用。

  玉雕中的匜,傳承了青銅器匜的部分造型,但又加了創新在上面。

  有的在口外沿和底周圍飾有陰線回紋,有的腹部用動植物紋樣為圖案雕刻而成,把手部位也有不同的設計。

  仿古不泥古,溫潤雅致的玉與古樸凝重的青銅器結合,充滿無限的神秘感。

藏玉App是一款專注於傳統和田玉的移動社交交易平台,集分享、交流、科普、買賣於一身。這裡匯聚了玉雕名家、收藏名家、資深玉友以及眾多和田玉愛好者,歡迎下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