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回答1988》德善:為什麼懂事的人,卻活得不開心?

看韓劇《請回答1988》,我特別心疼二女兒德善。姐姐寶拉是個暴脾氣,想怎樣就怎樣。弟弟餘暉最得爸媽的寵愛。而德善,總是最善解人意的那個。一家人吃烤雞的時候,三個孩子都盯著大雞腿。媽媽先撕下一隻大雞腿給姐姐,再撕下另一隻大雞腿給弟弟。德善,只分得一隻小雞翅。

2020-01-06 23:44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看韓劇《請回答1988》,我特別心疼二女兒德善。

姐姐寶拉是個暴脾氣,想怎樣就怎樣。弟弟餘暉最得爸媽的寵愛。

而德善,總是最善解人意的那個。

一家人吃烤雞的時候,三個孩子都盯著大雞腿。媽媽先撕下一隻大雞腿給姐姐,再撕下另一隻大雞腿給弟弟。

德善,只分得一隻小雞翅。

媽媽在做早餐的時候,姐姐和弟弟都都讓嚷著要吃荷包蛋。冰箱裡只剩下兩個雞蛋。

不想讓媽媽為難,德善主動說:「不用管我了,我不吃也可以。」

可是,明明她也很想吃大雞腿,很想吃荷包蛋啊。

總是照顧別人的感受,而忽略了自己的內心的聲音。努力回應別人的要求,讓別人快樂,自己卻活得小心翼翼。

這是高敏感人士的特點:非常的善解人意,甚至是委屈自己,體貼別人。壓抑自己的真實需求。

我自己深有體會。

從小,我奶奶就要求我,放學後要馬上回家,不能去別的地方玩,不能出去「野」,要做個乖孩子。

有一天,我的朋友們都約定,放學後去山裡的古廟玩。出了校門往西,沿著山路一直騎,就可以到達。我也很好奇。跟著他們騎了大約20分鐘,突然覺得很害怕。怕家裡人等太久,怕他們罵我」不乖「。

於是,我獨自折返了。我沒有見到那座古廟。

長大後,這種「善解人意」也影響著我的方方面面。

部門團建,一起爬山。女同事看我背著背包,問我,能不能把她的水壺放我包里?那是一個很大很重的水壺。

我內心是拒絕的,但說出口的話卻很善意,我說:」好啊。「

一群人圍坐吃飯,其他人聊的話題,我不感興趣,可是又怕自己不說話,讓別人尷尬,於是拚命找話題。

朋友多次向我傾吐不開心的事情,把我當做情緒「垃圾桶」,我感受到滿滿的負能量,想要喊停,卻開不了口。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拒絕不了別人?為什麼我要為別人的情緒負責任?

我最近在看丹麥心理治療師伊爾斯·桑德所寫的《共情溝通》。裡面提到一個現象:

「很多高敏感人士坦言自孩童時期起,他們就在努力營造出一種祥和愉快的氛圍。比如在看到媽媽情緒低落時,他們會為她作幅畫或是表現得異常乖巧,用這種方式來博取媽媽的歡心。」


我們在孩童時期,需要在父母那裡獲得兩樣東西:歸屬感確認自我的重要性

當父母無法滿足我們的需求時,我們會要求自己更懂事,以此來換取父母對我們的關注。

就像德善那樣,說自己不想吃大雞腿和荷包蛋,其實是為了照顧父母的情緒。

高敏感人士大多從小生活不安全的環境中,比如忙碌家庭、缺愛家庭、單親家庭、經常有語言暴力、肢體暴力的家庭等環境裡。

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孩子,有一個信念:我一定要做到爸媽期許的樣子。

而信念,決定了行為。

你想要一雙新的運動鞋,但是你轉念一想,爸媽賺錢辛苦,你要求自己要體諒他們,最終,你沒有開口說買鞋的事情。

老師說,要交一百塊材料費。你回到家都不好意思開口,你覺得很愧疚。拖到最後一天,才艱難地向爸媽提交費的事。

你大學畢業,很想去北京闖蕩,去時尚雜誌社,但你的爸媽希望你畢業後回老家,考公務員。在這個分叉口,你會做出什麼選擇?

如果你的人生信念是「我一定要做到爸媽期許的樣子」,那麼,你最終一定去不成北京。

大部分高敏感人士都信奉著這樣的信念:

  • 我一定要做到爸媽期許的樣子
  • 我不能成為別人的負擔
  • 當朋友深陷水深火熱時,我一定要幫助他
  • ……

這樣的信念是不是對的?它會指引你走向幸福的人生,還是限制了你的選擇,導致你過著不滿足的人生?

伊爾斯·桑德在書中舉了一個例子。

聖誕節快到了,簡想要去海濱度假,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不去了。可是這個決定又讓她很不開心。

伊爾斯·桑德問簡:為什麼不去海濱度假?

簡說:我得陪在我爸媽身邊。我做事不能以自我為中心。而且,度假太花錢了,這是不對的。

這三句話,就是簡的人生信念。

她按照她的人生信念做出了選擇,但她沒能實現自己真正的心愿,她其實並不快樂。

這就是不恰當的人生信念。

要怎麼突破呢?

作者繼續向簡發問:你為什麼不允許自己以自我為中心?

簡說:我小時候想要參加羽毛球賽,可是我爸讓我照看弟弟,不讓我去參賽。我爸說了一句話,我記到現在——如果每個人在做任何事情時都只想著自己,那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

作者又問:你為什麼不能做到既參加羽毛球賽,又照看弟弟呢?

簡說:現在想想,還是有辦法的。可以讓我祖母照看我弟弟,或者,把我弟帶到球場上,讓他在旁邊看我比賽。

審視這件事之後,簡發現自己一直遵循的信念是有問題的,這些信念制止自己去做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於是,她修改了她的信念:

  • 我應該陪伴我的父母,但不是每時每刻
  • 做事偶爾以自我為中心,並沒有什麼不對
  • 偶爾給自己放個假,花點錢,沒什麼大不了的

聖誕節,簡去海濱度假了,過得非常愉快。

最後做個總結,高敏感人士常常為了照顧別人的情緒而委屈自己,這種行為背後其實是受制於自己的人生信念。

那麼,要如何突破人生信念?

作者告訴我們,向自己提三個問題:

1、你為什麼非得這樣做?

2、如果你不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

3、你為什麼不能……

我是@埃及藍的書影人生,多平台簽約作者,分享優質書評、影評、人物故事。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