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飛文學

訂閱

發行量:120 

「散文」 一籬繁花,兩顆素心

[散文] 一籬繁花,兩顆素心作者:清風淡雅晨起,去河堤路上鍛鍊。   本來約好和閨蜜一起去的,可是中間出了點變故,我便成了「獨行俠」。   我甩開雙臂,昂首闊步向前。剛走了一里路的樣子,忽然,眼眸被路旁菜園子裡的兩個躍動的影子給吸引住了。

2020-01-06 02:1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散文] 一籬繁花,兩顆素心

作者:清風淡雅


晨起,去河堤路上鍛鍊。
   本來約好和閨蜜一起去的,可是中間出了點變故,我便成了「獨行俠」。
   我甩開雙臂,昂首闊步向前。剛走了一里路的樣子,忽然,眼眸被路旁菜園子裡的兩個躍動的影子給吸引住了。於是,我緊步走近,定睛一看,原來是兩個老人,他們正躬身在地里刨著什麼。
   站在那裡良久,細看這兩位老人在菜園子裡做著什麼。四五分鐘後,我終於得到了答案,哦,原來是在刨土豆。我不由得暗自佩服和艷羨這兩位白髮如霜的老人,他們的身體素質如此好,他們的心境如此悠然。


   這個不足三十平米的園子,在他們的精心打理下,變得奼紫嫣紅、活色生香。用竹竿搭成的豇豆架連在一起,就是一堵鏤空的籬笆牆,那些與竹竿纏綿的綠白莖蔓,柔軟溫和,將一個個美麗的弧線交織融合,宛若女人的蕾絲裙。上面還點綴著淡紫色的花,昨晚的一場綿雨,使它們顯得愈發潤澤、精神,高出的豇豆架,俏麗無比,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香氣,空氣里盈滿著清新和芬芳。

   一旁的絲瓜也不示弱,在碧綠的葉間綻放出一朵朵金黃的花兒,格外耀眼,像是要和那俏麗的紫花兒相媲美。菜園子中間的一簇簇潔白的辣椒花兒,在煦風中輕悠悠地搖曳著,像是在給它們伴著曼妙的舞姿。
   最引我注目的是,菜園裡北邊不高的棗樹枝上,爬滿了野生的牽牛花,形狀像一個個小喇叭,外延是玫紅色,或深紫色,中間點綴著金黃色的花蕊。按照往年我干農活的慣例,一定是要把這些野花給請出去的,好騰出個地方來,能多種點是一點。可是,這園子裡的牽牛花,顯然是主人有意識留下來的,還特意將根部的雜草給清理得乾乾淨淨的。


   這一對老人,在這燥熱的三伏天裡,不顧烈日的暴曬,在菜園裡欣然挖著土豆。這種舉動,讓我十分好奇。

   恰好有他們的熟人經過,喊了他們的名字,做了簡單的交談。站在一旁的我從而得知,原來是嬸子平日特別喜歡侍弄菜園,大叔雖然身體不好,但怕累著老伴,就主動陪伴了。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守護,是最溫暖的承諾。如果說,風花雪月、海誓山盟屬於年輕人的話,那麼,眼前這對老人,他們把同甘共苦、相濡以沫化作了看得到、摸得著的相伴和守護。
   一籬笆樸素的牽牛花,還有跟前的格桑花,隨風輕輕搖曳著,散發著淡淡的清香,沁人心扉,醉人心魂。
   這對老人不看重名貴之花,就喜歡這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民花,像極了他們的生活。人都說,所愛之物恰是心靈的折射。那麼,我也可以說老人菜園裡的這些樸素的花兒,就是他們純真心靈的外化表現。這些花兒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對環境的要求甚少,生命力卻異常的旺盛,照樣可以綻放出鮮艷耀目的花兒。


   再看看這一對老人,大叔掄起小鋤頭刨著土豆,大嬸在一旁躬身撿拾著。兩人的動作不緊不慢,舉手投足,渾然天成,配合得是那麼的默契,那麼的自然和諧。地壟上放著一部不大的錄音機,播放著五六十年代的老歌曲。忽然,一曲黃梅戲《天仙配》悠然響起。聞聽著這情真意切的唱詞,看著如影相隨的他們,讓我羨慕不已。如此優美的場景,如此浪漫的情調,這對老人真如一對神仙下凡人間!
   勞動,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種田園之樂。一起耕種,一起管護,一起收穫,一起享受,其樂融融。大嬸見老伴的額頭沁出些許汗珠來,就勸他休息會。說罷,給他遞上了一杯水,大叔用毛巾擦了一把汗,笑盈盈地接過了水杯,接著打開了杯蓋,往杯蓋里倒了些水,遞給了大嬸,兩人微笑相視著,小口喝著水。一副相敬如賓的溫馨畫面,沒有矯揉造作,只有真情流淌……


   細細地端詳著滿園的蔬菜花、牽牛花、辣椒花、豇豆花和各類蔬菜。我想,他們養的不是花,種的不是菜,他們是在守護著一方靜謐的心靈的「世外桃源」。
   一籬繁花,兩顆素心,心心相依,默默相守。這一對白髮老人,不帶緇塵半粒,用純心和愛心,默默守護著彼此……
   我手扶著園子的籬笆,靜靜欣賞著這對老人,就如欣賞著一副閒適的田園人物素描畫卷。相親相愛的一對老人,和一籬素花、一塊菜園渾然融合在了一起,那麼的自然,那麼的親切,那麼的溫馨……


百度搜索逸飛中文網,欣賞更多精彩文章,詩意每一個平凡人生。





文章標籤: